2000年10月31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31日】 2000年10月31日大陸綜合消息

【大陸】廣州大法弟子繼續以靈活多樣的方式向世人說明真相

「 仙女散花」:10月29日在最繁華的商廈----廣州王府井大廈樓上飄灑下數以千計的大法傳單,遊人和顧客紛紛搶閱,不少人看後放入挎包衣袋帶走。

郵寄校園:廣州一些校園的教授們近來陸續收到大法郵件,內含「江澤民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等揭露邪惡,說明真相的傳單。一名知名教授、博士生導師看後說:「我雖然理解不了法輪功的理論,但我認為應該允許別人相信,允許像佛教、基督教一樣讓人們信仰自由,不能用鎮壓來解決信仰問題。」多數收信的教授都有同感。



【大陸】國慶期間山東高速公路上出現大法橫幅

山東萊西消息:國慶期間,在山東「濰萊」高速公路和「煙青」一級公路萊西段,出現了「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等橫幅,學員的這一壯舉再一次有力的證實了大法的威力,打擊了邪惡勢力的囂張氣燄。

十月初,萊西市個別地區法輪大法的橫幅四處可見,某鎮東側一級公路旁的一個「法輪大法正乾坤」的橫幅整整掛了一天,直至傍晚才被摘下。

十月20日附近,萊西市的主要街道掛出了「法輪大法」、「真善忍」巨大橫幅,震撼了世人,鼓勵了學員,嚇壞了邪惡勢力。

近期,萊西市委根據青島市委的指示召開了各單位主要負責人會議,會上布置了舉報發送大法真相資料學員的任務,並要求全體幹部職工得到法輪功資料不要傳,不要看,立即銷毀,同時公布了舉報電話,舉報一名法輪功學員獎金300元。這一教唆和慫恿群眾出賣他人、出賣道義的罪惡行徑應受到所有善良人的譴責。

目前,萊西市已被勞教的學員有:
高陽(男)、李國修(男)、吳國清(女)、趙洪永(男)、居瑞紅(女)和展樹欣(男)。

吳國清「十一」期間和六、七位學員去北京為大法和平請願,在當地火車站被公安截回,行政拘留期滿後,剛回家住了幾天,又被抓走勞教。

李德偉在日莊鎮前龐村散法大法資料時被舉報,被公安人員抓住並毒打,現關在萊西市看守所刑事拘留。

夏格莊鎮醫院醫生劉尚邦在市集上散發大法真相資料時被抓住,現關在萊西市看守所刑事拘留。



【大陸】山東萊陽許多印刷大法資料的學員被抓

十月下旬萊陽市公安部門抓捕了許多印刷大法資料的學員和有關負責人,他們的具體遭遇和詳情不得而知。原大法萊陽分站站長宋素廣被逮捕,同時被抓的還有宋吉龍、劉愛麗等學員。

山東青島消息:青島市委前幾天出台了"嚴厲打擊"的邪惡政策,以「十一」為線,凡在此後進京為法輪功上訪、煉功、打橫幅的學員,一律「三開」,黨員開除黨籍,學生開除學籍,公務員開除公籍。多次進京和散發大法資料的學員被視為法輪功骨幹和組織者,一律勞教三年。10月26─28日為防止大批法輪功學員進京抗議將法輪功打為「邪教」一週年,各單位根據這一錯誤政策,配合公安對不寫保證書的學員嚴加看管,限制行動自由,態度堅決者拘留關押,直至勞教,許多學員被迫離開自己熱愛的工作崗位,走向進京請願之路。

蘇英,女,49歲,家住青島市市南區浮山所,今年7月21日去北京天安門打橫幅證實大法時被抓走,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院內,隨後被一警察帶走盤問家庭住址及姓名,從此與大法弟子失去聯繫,至今下落不明。三個月來家屬一直在四處尋找。

市南區寧夏路街道辦事處梁主任逼迫大法學員進學習班,並叫家屬交生活費每天每人40元,家屬說沒錢,梁主任竟說:沒錢賣房子也得交。自10月25日起,所有堅修大法的學員一律抓去辦學習班,聲稱必須寫出保證不去北京,不聚集等等,如不寫就判刑。



【大陸】山東膠州20多大法弟子被發往大西北勞教

由於在「十一」期間,膠州市的大法弟子去北京到天安門煉功打橫幅的人數在青島市居第一位,膠州市委受到了青島市委的嚴厲批評。為此,膠州的邪惡勢力加大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已有20多位學員被發往大西北勞教,70多人被拘留。以前明慧網報導的關於膠州市政法委利用精神病院迫害學員的罪惡仍在進行著,原膠州市輔導站站長周彩霞等三位學員已於十月中旬成功從精神病院逃離,現在外流浪。



【大陸】10月26日廣場見聞

10月26日,也就是法輪功被定為X教的日子。上午11點我到天安門廣場,這裏的遊人很少而警車卻異常的多,大約下午1點在旗桿和人民英雄紀念碑之間偏西側,有學員舉起一面很大的橫幅,由於離得遠也沒看清寫的是甚麼,就見二、三百人衝了過去:有學員也有便衣,學員們是為了保護橫幅。可惜不到幾分鐘就被搶走了,這次學員們沒有順從地上警車,而是互相保護儘量不被抓走,有的學員跑了十幾米遠仍被便衣按在地上一陣亂踢,最後拽著衣領拖上了車,有的老太太被打得昏了過去它們連看都不看抬起來就往車裏扔;有些年輕的婦女被揪著頭髮推上車。當時的情景可想而知,它們真是慘無人道,不管男女老少上去就打,有的手臉被它們抓破,有的鞋子被它們踢飛,有的眼鏡被它們打碎,有的衣服被它們撕破,有的背包被它們搶走,就在這種情況下學員們卻喊:「法輪大法好!我們的老師是被冤枉的!」這種悲壯的場面持續了將近二十分鐘。遊客們感動的流著淚說:「這些人也太狠心了!犯甚麼法也不至於打這麼狠,這些煉功的真有骨氣!」帶相機的遊客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拍了幾個鏡頭,卻被警察沒收了相機,若反抗或辯解一律帶走。

這邊警車剛走,那邊又有人站出來,有的打橫幅,有的發資料,幾百份資料隨風飄出很遠,但很快就被警方搶去,可見當時國家派了多少人手。從他們的行為看來根本不像人民警察,卻很像地痞無賴,因為只有那些流氓才會使用這種兇狠、卑鄙無恥的手段。

有些女警,二十幾歲,一臉兇相,逢人便問:是否練法輪功,法輪功好不好,如果拒絕回答就抓起來,有的學員被逼問的大聲喊:「李老師是好人!」其後果必定是一頓拳打腳踢之後關進警車。

有些男警負責搜包,只要他們覺得可疑就強制搜查,他們這種行為在遊客中影響極壞,有一被搜查的老者,氣憤的要找他們領導。



【大陸】石家莊竟重賞抓大法弟子的地痞流氓

石家莊市一名大法弟子發放大法真相資料時被邪惡之徒強行抓走,有消息稱:石家莊市公安最近雇佣了一批地痞流氓,許諾「抓住一個獎勵5000元」,企圖破壞和遏止大法弟子向廣大人民群眾揭露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邪惡真相,希望廣大學員靈活機智,不要被邪惡所控制。



【大陸】煙台大法弟子被公安當頭澆開水

煙台市漁業公司的大法弟子徐承本,上訪後被當地公安抓回拘留。被釋放後,被單位保衛科帶回單位。保衛科科長問:「李洪志是誰?」答:「是我師父。」一連問了三遍,弟子仍然回答:「是我師父」。隨後,他就拿了一壺開水從弟子頭上澆下。然後,又問同一問題,弟子仍然如上回答。於是,他又澆開水。如此三遍。使弟子臉被燙傷,至今仍然留下疤痕。隨後,他又用手銬把學員銬在了單位門口的大鐵門上,讓過往的行人看。其殘暴令人髮指。



【大陸】現世現報,江蘇牛塘警察暴斃

江蘇牛塘的大法弟子走出來證實大法,被牛塘的警察抓回去。其中一位警察毒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默默地承受,無怨無恨。事後,仍善意地問他:如果我們大法正過來你怎麼辦?警察毫不在乎回答道:那就讓我死掉吧!結果沒幾天他就暴斃,真死掉了。

這事在當地警察中傳播開來,引起震動。因為這個警察身材魁梧,身體健康,突然暴斃,足以說明現世現報的真實性。從那以後,警察不再敢輕易打大法弟子了。



【大陸】心念正,顯神跡

10.1下午4點多,北京的兩位大法弟子走出來來到天安門證實大法。他們兩個來到廣場中央坐下,開始打坐。開始還能聽到旁邊的人在說:「這兩個人怎麼敢在這兒打坐」,一會兒就入定了,聽不到了聲音了。半個小時過後,兩個人出定了,起來一看,也沒人管他們,於是,兩個人就回家了。甚麼事也沒有。



【大陸】北京弟子發放資料時被抓

徐培紅,北京石景山大法弟子。9.27晚發放資料時被八寶山派出所兩名警察抓走至今沒有放出。

陳紅,9.27日晚在東城發放資料時被抓至今,下落不明。



【大陸】河北省石家莊市辛集市法輪功學員國慶期間五十多人去北京和平請願,辛集市主要領導被免職。

國慶期間辛集市法輪功學員五十多人去北京和平請願在「十一」這天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等多個橫幅,當天被捕人數超過兩千多人,僅辛集市的大法弟子被抓回的就有五十多人。

石家莊市委、市政府因此向基層政府、黨組施加壓力,不管基層組織的政績如何、黨風如何,僅因法輪功學員進京被抓,便將其主要領導人革職,理由是「鎮壓法輪功不力」。「十一」五十多名學員進京,該市主要領導市長、市委書記已全部被撤換。近日來,該市的邪惡氣燄十分囂張,市政府密令「只要不打死就行」,「罰款上不封頂,罰他個傾家蕩產」。據聞某鄉就罰了三十多萬。又來一輪的所謂控制辦班、轉化。對於講清真相做大法工作的學員,採取殘酷毒打方式。看守所、派出所、政府都是他們施暴的最得力的急先鋒。

被撤職的原市委書記、市長對此頗有怨言。他們說:在國慶期間,我們根據6.10辦公室的指示,採取公安、行政兩條線,對法輪功人員實施監控,採取層層承包,幾看一等多項措施,不許一人進京。本來對法輪功群眾煉功,政府應加以引導,應使其為現代化建設做積極貢獻,而目前採取無情鎮壓的方法導致群眾不理解,有對立情緒,上訪又不讓群眾講話,因而去北京的法輪功人員越來越多。根本問題不解決卻想靠圍追堵截解決人員進京問題,無異於揚湯止沸而已,這正說明鎮壓法輪功的決策是錯誤的。由於江澤民的錯誤決定卻將如此剝奪民眾自由、草菅人命的責任推到我們身上,不知還會有多少政府領導因上級的錯誤政策無法順利實施而被革職。



【大陸】佳木斯市張某、曹某,打著大法弟子的名義,在大法弟子中招搖撞騙,到被關押弟子家中,說能幫著把學員保出來等說法,詐騙數萬元。並用散發資料的方式,騙取學員的信任,在大法弟子中到處打聽資料來源、誰誰要去北京等消息,然後由警察到學員家中搜查,目前已有數名學員家被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