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喜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 我是大慶某廠小學英語教師,1996年起開始在大法中修煉,明白了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深奧法理,才真正懂得了人為甚麼活著。從此,我的人生觀和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大法的神奇威力在我身上也得到了真實的體現。

從前,我曾患過多種慢性病。由於病魔纏身,使原本充滿青春活力的我,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每天在痛苦中煎熬。我從十三、四歲時起,就經常頭痛,並且越來越重,讀初、高中期間曾兩度休學。十七歲時又得類風濕,每天上課後背疼得坐不直,冬天穿多少衣服都冷。記得上高一時別人在教室都不穿大衣,只穿一個小棉襖都不冷。而我穿著棉背心、小棉襖、羽絨服、棉大衣,一共四層還不覺得暖和。椅子上放著厚厚的坐墊還覺得涼得透骨。腳上穿著厚厚的棉鞋,裏面套上毛襪子,墊上厚厚的氈墊還覺著凍腳。由於吃了大量的抗風濕類的藥物,這類藥物是很刺激胃的,所以藥物的副作用使我患上了嚴重的胃病,常常胃痛。疾病使我耽誤了學業,沒有考上理想的大學,只好自費上了一所普通的師範類專科學校。這一結果使我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所以疾病也是有增無減。

結婚後,又雪上加霜又先後患上了膽囊炎、心肌炎和婦科疾病。我跑遍了市內外的大小醫院,曾就診於北京301醫院,黑龍江省醫院,哈醫大二院,齊齊哈爾鐵路醫院,齊齊哈爾203醫院,以及一些個體診所,也曾練過兩種氣功,求助於巫醫神漢,用過各種偏方,都沒有明顯療效。每天頭痛頭暈,混漿漿的,不清亮。胃病使我這個不敢吃那個不敢吃,涼了一點不行,硬了一點不行,太飽一點就脹,稍餓一點就疼。甚至生一點氣都胃疼。膽囊炎說犯就犯。風濕症使我全身的骨頭都疼,就像受刑一樣,到了春秋兩季,那種又酸又疼的滋味就別提多難受了。特別是心肌炎,由於我當時按感冒治誤診了,所以沒得到及時治療,發展成心肌炎綜合症。沒有甚麼特效藥,就是維持。我當時的症狀是心悸、胸悶、胸疼、後背疼、渾身無力,精神狀態極差。當時我家住在六樓,每天上樓都成了我的一道難關,中間得休息兩次,到家後氣喘吁吁,大汗淋漓。心就像要從喉嚨裏跳出來一樣。就這樣,年輕的生命在痛苦中掙扎著,不知何時是一個盡頭。我曾想到過死,以次來求得徹底的解脫,但扔不下年幼的孩子和年邁的父母。所以只能在痛苦和無奈中煎熬。

修煉後,法輪大法徹底地把我從苦海中解救出來。記得我看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像,只幾天的時間,我的一些疾病就有所反應,看完兩遍錄像,我就達到了一身輕的狀態。那種感覺真是太美妙了,我出門就想跑,想跳起來夠樹上的樹葉。心情舒暢得像打開兩扇門,身體輕鬆得像要飛起來。這種感覺好像我從來都沒有體會過。回想起我喝過的可以用缸來裝的湯藥,頭上紮得像刺蝟一樣的銀針,打點滴打的發癟的血管……我是多麼高興啊!法輪大法太神奇了!是真正的科學!超常的科學!

目前我已經修煉三年多了,病的感覺早已完全消失了,偶爾有時出現象發燒感冒的感覺也不當回事,很快就過去了。修煉三年來,我一片藥也沒吃過,為國家節省的醫藥費近萬元。而且我身體健康精力充沛,工作盡頭足。我除正常的滿負荷教學工作量以外,還兼任學校的宣傳工作。每項工作我都完成的很好,達到了領導的滿意。其實像我這種情況在我們煉功點簡直太多了,在廣大修煉者中間又何止是千千萬! 

(大慶某廠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