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雙腳站立(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二日】 這篇報告是回憶我修煉法輪大法六個月中改變我人生之點滴。先談談我個人的背景和得法以前的狀況。出生於貧窮之家又帶著滿身病患,我以為生活謹此而已。在十歲時,暈倒和偏頭痛的毛病被說是有羊癲瘋小發作所致,服用鎮靜劑成了長期處於藥物影響下的開始。學習障礙、自閉症的傾向以及抑鬱病的早期發作卻都沒有找到原因。在三十多歲前,不能正確嚼物的毛病也沒被發現,直到兩頰嚴重發痛時,才被強迫進行兩次校正手術。

最近我又開始嘗受童年就有的另一個長期折磨-在睡眠中不能順暢呼吸以及白天無法用鼻呼吸。事後診斷是中等至嚴重的間斷性睡眠呼吸暫停症和鼻腔內隔偏離。手術校正了偏離的毛病,晚上靠呼吸助理器幫助呼吸。除此之外,我每天還得面對限制我行動範圍腳傷的挑戰。藉著醫療系統的幫助,藥物和營養補充品成了我的生活。八年中,我磨垮了很多和我有接觸的人士,也沒有一個全職的工作。感覺孤獨而又脆弱,我發現我生活在一個非常不健康的環境當中。回顧起來,那個醫療制度和系統雖有助於我,卻也是我的障礙。我生活中這麼多解答不了的問題,真是不堪其擾。能不痛的用雙腳站立似乎是如此的遙不可及。

此時我住處的情況比我的病況還糟。過去一年中三次和再前四年多次的淹水,迫使我有放棄這廉價住所、另尋較好居處之慮。受了醫生們和朋友們的不斷支持,我終於決定邁出另覓新居、尋找改變的第一步。

在一份週刊上尋找新居時,我看到一個免費傳授氣功的廣告。由此引導我聯絡上一位法輪大法修煉者。此後連續兩天,我到一煉功點去學五套功法。第三天就有機會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我所尋找的改變來了,是巨大的改變來了!

早期接觸大法的日子中,使我相信我和法輪大法是有緣分的。就像李老師在《轉法輪》英文版第二頁所說「…當然我們講緣分…」。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一直要找我回宇宙家之路。身在世間卻並不屬於此的感覺充滿了我的生活。當我讀到《轉法輪》第五頁:「…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我知道我面臨的是嶄新而偉大的東西。

頭幾個星期的煉功,是處在滿身病患和抑鬱之中堅持下來的。雖然我行走困難,但我知道我正向修煉之路前進。當我讀到《轉法輪》英文版第一百四十六頁:「…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我明白我是在還業債。修煉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外觀,同時也引導我身心健康的成長。當我決定自己不是殘瘴,而僅僅是在償還我的業債以後的三個月,每天早晨四點半,我不需要鬧鐘就起床前往十哩外的煉功點。有了和其他功友們相處的機會幫助了我煉功。我發現和他們一起在戶外煉功點上,我比較能做完五套功法。我不再尋找任何能使我痊癒的人,能使我修煉成功的改變和調整已經開始了。我了解到要自己理解大法和提高心性才能提高自己的層次。

走上這一條新道路後,我發現理解大法的重要性一天比一天多。我想起《轉法輪》「心一定要正」一節中,英文版第二百四十六頁提到:「…在另外空間甚麼都給你清理,你家裏的環境也要清理的。環境不清理,各種東西干擾你,你怎麼煉功?…」,我知道這正是在說我。「…修煉歷來講不二法門…」也是在說我。

當這些法理在我意識中生根時,我開始清理我的公寓,也剪斷了我過去九年的精神寄託。經過三個月煉功和學法之後,我走進新油漆的、鋪新地毯的老住宅裏,眼中只見大張發光的法輪畫像。得法以前的生活殘渣幾乎全無。我生活的通道已不再被過去多門亂修所堵塞。洪水般的改變洗去了我的舊師和自學專家們,他們的書籍和物品也失去了痕跡。我決不再回頭了。

之後不久,我開始注意到有更多的人注視著我、想和我接觸。興奮之事也開始發生。三個月以前,我找到一個短期看管一棟十七世紀老式大廈的工作;一九九八年十月,我又有機會去加拿大多倫多參加五天集體學法,幸運的能和同修們相處並聆聽他們的學法經驗。看到他們也和我一樣想要多理解法,我很受感動,就決定回波士頓後要多花時間和同修們一起學法。而回家不久,馬上又南下參加紐約中央公園和聯合國大廈前的集體煉功,其間在毫無準備中遇到了李老師!

在醫療上支助我的人對我的改變都很吃驚但也覺得好。有一位看護著我多時的醫生下斷言說,是法輪大法促使我站起來的。那時去作身體檢查,一位醫務人員和我都對我的進度感動得落淚。

在過去一兩個月裏,我看到了我難得的好運。修煉大法六個月,我站立和獨立都大有進步,我也不再服用過去的任何藥物。我相信通過對大法理解的增加,我已踏上真修之路。在繼續修煉之中,我提醒自己:此後都是光明大道。

(紐約法會選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