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樣得法的(譯文)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二日】大家好!我叫傑森,家在緬因州,是波士頓塔福賜大學的學生。七個月前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是怎樣得大法以及大法是如何改變我的人生的。

我第一次注意到法輪功是通過貼在塔福賜大學校園中心的一張傳單。看到它之前,我從未聽說過法輪功,甚至連氣功是甚麼也不知道。在讀傳單的時候,我心裏有點兒懷疑是否九天弘法會能給人一條修佛的道路。可是當讀到返本歸真以及修煉的道路是從做好人開始,直到開功開悟時,我變得很有興趣了,而且很高興弘法會是免費的。我決定去參加弘法會因為返本歸真是我最大的心願。

我複印了一張傳單,把原件依舊貼在校園中心的布告上,以便別人也有機會看到它。接下來的幾天,我越與朋友提起這張傳單,去參加九天弘法會的熱情越大。甚至熱情到把傳單給了一位向我散發一種宗教傳單的陌生人。現在回頭看,我似乎在得法之前就開始弘法了。因為沒有記住弘法會的地址,還把唯一的傳單送了人。我想只要回到校園中心再複印一張就行了。

可是,星期六早晨,也就是弘法會的第一天,當我趕到校園時,發現大樓的門因為週末給鎖上了。我圍著大樓轉來轉去,檢查每一扇門,想找到一扇沒鎖的,甚至試圖撬開後門,卻毫無用處。在搜索了整個校園以期找到另一張傳單後,我給校園警察打了個電話,請求他們為我開門。可他們拒絕了,我很失望。隨即我又想起一個主意,立即趕回家,按照那張宗教傳單背面的電話打了電話,我希望能問到弘法會的地址,可是聽到的只是電話留言。

那天下午,我向一位朋友訴說我的困境。她給我出主意說可以假裝她被鎖在了公寓的外面,並且告訴警察她的鑰匙忘在校園中心了,以便他們能讓她進去。起初我很想這樣,可是不久我發現自己卻對她說我不想給她找麻煩。那時,我放棄了努力,不得不準備放棄九天弘法會的前兩天。於是我倚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來。

這時已是下午五點半,而弘法會五點已經開始了。五點四十五分當聽到門鈴響時,我立刻有一種特殊的感覺,這是我的朋友,出於一片好意,她成功地為我拿到了傳單。雖然我已經告訴她不必麻煩。謝過她之後,我立即趕去弘法會。

在進去之前,我不知道法會上會遇到甚麼。看到老師這麼年輕讓我有點兒吃驚。我晚到了一個多小時,並不想打擾別人,就靜靜地站了一會兒。直到一位輔導員走過來告訴我沒有同聲翻譯的耳機了。可是留下來聽同樣會受益的。我在地上坐了下來,李老師說的話我一個字也聽不懂,但我感到非常輕鬆自在。在最後二十分鐘的時候,我拿到了耳機。當聽到師父說我們來到學習班就是緣分,我確信無疑。輔導站的人真好,讓我當晚留下來補聽了第一講。

在九天弘法會中我的感受很神奇,使我真正地相信了大法。開始,我的左右肩膀先後出現疼痛,僅僅持續了幾天,那幾天我朝哪邊睡都不舒服。可是我沒在意,因為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經常是每一講之後,都會感到很輕鬆,走回家時彷彿體重都減輕了。可有時我的腦子裏很忙,我會提出好多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我想得太多了,我的思考和業力有關係嗎?儘管過後我就忘記了我的問題,可是第二天的講法就讓我想了起來,因為師父講到了思想業。我驚喜地發現我的問題這麼快就得到了解答。另一個問題是:為甚麼法輪圖形上會有萬字符?師父第五講就談到了這個問題。第三個問題是:如果我不以喝酒為嗜好,我能不能喝酒呢?同樣,在接下來的一講中,師父說煉功人不能喝酒和吸煙。在這九天中,我提出了許多問題,師父全都解答了,而且常常是在想到的24小時之內解答的。

弘法會結束的第二天,我開始閱讀《轉法輪》。同時也開始參加集體學法。因為弘法會結束了,我感到我必須嚴格要求自己以堅定修煉的決心。那一個星期,我的自行車撞倒了兩次,我卻沒受傷。第一次,我撞在一塊石頭上,車後輪壓過了我的頭,我摔在人行道上,沒有恐懼,也沒有受傷。第二次,我騎著車,一手扶著車把,另一手拿了一塊三明治,急匆匆地趕去參加學法,一邊騎一邊吃。拐過一個拐角後,自行車突然失控了,翻倒在地。我非但沒有一點擦皮傷,而且我仰倒在地上,手卻高高舉起三明治一點也沒弄髒。我知道是師父的法身在保護我呢,因為我沒有害怕。

第一次考驗是在弘法會一週以後,這次我對法輪功的堅定性受到了挑戰。我有一個看似很重要的理由要在週末趕回家,儘管我不得不放棄週五、週六和週日的煉功學法。起初,我最好的朋友邀請我回家和他一起去打高爾夫球,還和其他的朋友玩球、喝啤酒。我覺得儘管不想喝酒,我也應該回家去,不能錯過和不常見面的朋友分享快樂時光的機會。我害怕失去他們的友誼。緊接著,我母親打來電話說弟弟生病了。我開始擔心起來,覺得應該回去照顧他,給他吃一種湯和有機食品。我甚至認為他生病是因為我比以前好了。因為有師父多次的告誡,我知道不能用氣去給我弟弟治病。但因我正在吃一種特殊的健康食品,我想可以用好吃的和安慰話來幫助弟弟。似乎為弟弟著想回家去是我該做,而且最不自私的事,我不知怎麼辦好,於是給我的輔導員打了電話,我們談了一個多小時。她最後說不會告訴我如何去做的,但是通過我們的交談,我對法的認識逐漸清晰起來。我知道我弟弟應該自己還自己的業力,我不能幫他。同時我也發現了自己對於宣傳飲食和自己的觀點方面有很強的執著。

我放棄了特殊飲食和害怕失去朋友的想法。那個週末沒回家,卻在煉功和學法上收穫很大。例如,在週六早晨煉功前,把自己的思想梳理了一遍,我意識到自己對於名、利、舊觀念、大麻、女孩子、情感、競爭和需要就是合理等等方面的執著。因為大法,我感到這些都一錢不值,而且頭腦也比以前更清楚了。

過去,我不是個早起的人。可是第一次弘法會後的那個星期裏,我開始睡得少了,有時不用鬧鐘早上四點就睡醒了。要在過去,我就會繼續睡下去。可是因為法輪功,我真心感激自己有這樣一個機會早點醒來開始新的一天。我認為這是在點化我,讓我早晨起來煉功。第一次弘法會後,我又參加了第二次。現在多數早晨我會去參加集體煉功。

現在我相信是由於大法,使我在得法前的幾個星期走出抑鬱,放棄煙和大麻,開始健康飲食、鍛煉身體,也正是如此我才能做好修煉的準備。我早有一個做好人和返本歸真的願望,所以我相信是師父的法身幫我消業,帶我找到法輪功。而且,當我第一次走進弘法會,雖然誰也不認識,可有些人我一見到就感到很熟悉。現在我知道是緣分,這真的很特殊。我由衷地感謝能有這個修煉的機緣,以及這次心得交流會與大家在一起的機會。

另外,在那次我想回家幫我弟弟治病的一週後,我寄給他一本《轉法輪》,並且附上幾句話說我覺得他會理解,而且不要在書上亂劃。令我高興的是他讀了書並且接受了大法。他的病也好了,他還在所在高中以及他的朋友們中開始弘法。

(1999年紐約法會選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