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煉幸運了我們一家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三日】 我是某縣社員,96年4月末開始修煉大法的。自從我走上修煉的路後,我才知道自己找到了救星,找到了回家的路。

下面我就把我和我丈夫真修大法,師父給淨化身體的奇效說一說:在我出生6個月的時候,左眼被針扎壞,55年沒有看到光明。5歲時,因腿生病,紮火針錯位,導至左腳踮腳,從此再也沒能落地,離地7釐米,就這樣用腳尖走了49年。小時候因生天花,臉上留下了許多麻坑。得法之前,因家貧困,長年勞累,又使我增添了許多病,如關節炎、附件炎、腎炎、胃炎、嚴懲的風濕性心臟病,腰骨質增生,95年,那只好眼(右)又患有玻璃體混濁症,隨之全身浮腫。我到醫院支檢查,大夫說我從頭到腳都是病,問我先治哪裏,連大夫都不知先從那裏下手治,叫我住院,那時我家境貧困,沒有經濟來源,哪裏有錢住院呢?我們是社員,丈夫在18年前出民工建電站,因工傷造成腰椎骨粉碎性骨折,從此5年沒能下炕,而今他才40幾歲的人瘦的不成樣子,就像六、七十歲的人,後經治療,拄棍才能勉強活動,但身邊一直離不了人,就這樣的情況怎能住院呢?

這樣我硬挺著到了96年4月,我的身體真的要不行了,那時我真叫天天不應,入地地無門,從前看著丈夫那痛苦的樣子,總覺得自己比他還強,行動還能自如,就這樣扛來扛去,就扛成了活不起的樣子。背地裏我不知哭了多少次,多少次想到了死,可又扔不下可憐的丈夫,直到全身浮腫的厲害,走路都走不動了,穿襯褲都緊得難受,我感覺到我的生命快到盡頭了。

一天,丈夫對我說:「你病得這麼厲害,你不去醫院就到公園裏鍛煉鍛煉去。」一語點醒夢中人,我想起頭年到楊大夫那裏去看病,聽他說過法輪功過年4月組織在公園煉功。這是4月末了,我去找一找,煉一煉,活動活動。當時不知道法輪功是個甚麼樣的功,我只知道跟著煉動作,輔導員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糾正,煉了幾天後,站長和輔導員通知看《李老師在濟南講法》錄像帶,看完第四講的這天夜裏,我突然拉起肚子來,從半夜12點開始不停的拉,開始往外跑,因廁所太遠,後就往馬桶裏拉,不到天亮就拉了兩馬桶,一直拉到第二天上午12點才算是基本停了。

當時不懂得這是老師給淨化、清理身體,就覺得像沒發生過什似的。我想好人就這麼拉,也得躺下幾天。事後人雖然是瘦了一圈,可身體卻輕鬆了,晚上又去看李老師的講法錄像,看完後急忙往回跑,進門趕緊上廁所,這一瀉好像瀉去了沉重的包袱,頓時身體輕鬆了,一直把李老師的錄像十堂課看完,我才懂得法輪功就是修煉,李老師是往高層次帶人的,給真正修煉的人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

李老師說:「幾乎人人都是業滾業滾來的,人身上都有相當大的業力。」我明白了我一生為甚麼有這麼多病,這麼多難,活得這麼累這麼苦。這都是我的業力造成的。我還懂得,作為一個真正煉功的人,老師把你的業力給消去一些,把剩下的一點給你安排在各個層次,給你提高心性用,我深知我得到了一個好功法,找到了回家的路,我決心煉個到底。

通過煉功學法,奇蹟出現了,我身上的病不僅全好了,49年的踮腳,煉功三個月就落地了,和正常人一樣,可以腳踏實地了。97年夏天失明55年的左眼重見了光明。同年冬天,右眼的玻璃體混濁症也徹底消失了,看書、看字都特別清楚。

96年秋天,我丈夫在我學法受益後,親眼看到我身體的巨大變化,他也走上了修煉的路。開始不能煉動功,他就堅持聽師父講法磁帶,慢慢地依著炕沿邊堅持和我一起煉功,煉功半月,又是一個新的奇蹟出現了--傷了18年幾乎是殘廢的人,能獨立行走,能和正常人一樣生活了,半年後能上山背花土,能抱很大的石頭壘花池。他扔掉了拐杖,扔掉了陪伴他18年的藥,就連負責民工養傷的單位領導都感到非常驚奇,每年都要給單位花去上萬元的醫藥費,如今一分沒花就都好了。

大家都知道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們全家,給了我們第二次生命,使我們全家有了光明,有了笑聲,生活一天比一天好,現在我們全家共有10個人煉法輪大法,都是大法的真修弟子,我家是個學法點,每天都有幾十人學法煉功。我要牢記師父的話:「……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轉法輪P38頁)。」我和我丈夫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我們要把全部的生命溶入法中,堅持實修,一修到底,乘法船奮力精進,直至功成圓滿,報答師父的恩德。(1999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