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跟老師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7月3日】我叫XX,今年57歲,父母早死,與孤兒無別。從記事起我便病痛不斷:小時候因跌傷腰、腿,落下了風濕關節炎,有好幾次腿腫得只好用凳子當拐杖;後來為了充飢誤食了有毒的東西,從此經常頭暈頭痛。62年分配到X區教書,以為有公費治病可以脫離苦海,事實不然。有時痛得難忍常常半夜起來打止痛針。西醫無效改吃中藥,天天煲。令人給了我一個綽號──「藥煲」。但舊病未好新病又來:胃痛,心慌,血色素總在四、五十克。

97年5月的一天早晨,我到河邊散步,看見有些人在河邊安詳地打坐,旁邊掛著《法輪大法簡介》。我認真地一口氣看了下去,心裏很舒服,就急不可待地說:「我也煉這個功。」有位認識我的人問我:「你捨得放下以前花了不少錢學的其它功嗎?」我說:「有這麼好的大法,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就這樣,我參加了修煉。並請回了大法的全套經書。當我連續不斷地把書看完了之後,豁然開朗了起來: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過去所遭的罪都是因為自己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債。我深深的記住:要放下治病的心,放下求心。老師在《學法》經文中說:「要無所求而自得。」

隨著不斷地學法煉功,我身上的病症竟悄悄地不見了,我真正體會到了無病的滋味,感到神清氣爽,精力充沛。

98年元旦廣州功友來連南弘法,鼓勵我們要多學法,不能雙盤的要突破這一關。以前我總是埋怨自己的腿太粗太胖,通過反覆學法我明白了那是向外去求,是自己怕苦怕痛,心性沒得到提高。晚上回家我用皮帶、繩子抒腿捆起來煉,痛得眼淚直流,我下定決心聽老師的話:「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轉法輪》第129頁)。

98年5月下旬的一天早上,起床後突然感到天旋地轉,接著一個跟頭栽在了地上。等明白過來的時候,一看自己左手腫起來很高,感到大腿膝蓋很痛。我趕快爬了起來,心裏說:「我要趕著出去煉功!」趕到煉功場還沒有遲到,而手居然也不腫了。那天我雙盤坐了半個小時。一連幾天早上起床都感到天旋地轉,但我抱定一個信念:「我要起床去煉功!」而每過一天我雙盤的時間就長一點,這一關就這樣過去了。

過了一段時間,又出現了全身發冷發熱,疼痛無力。家裏人都勸說要我上醫院,但我心裏很清楚:這是消業。不久身體又好了。我又過了第二個病業關。緊接著又出現了拉肚子,真是暴風驟雨一般的直瀉而下。但排了幾天,不僅沒事,反而感到全身輕鬆了。不入又接連咳嗽了幾個月,但是,這些都沒有影響到我學法煉功。到現在我也記不清到底過了多少次病業關,但我始終堅信大法。李老師在《病業》經文中說到:「關於新學員在一開始學功時,和身體已經調理過的老學員,為甚麼會在修煉中出現身體不舒服,像得了重病一樣哪?而且每過一段時間會出現一次呢?我在講法中告訴你們那是在消業,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力的同時也是提高一個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驗著學員對大法是否堅定,一直到走出世間法的修煉,這是概括地講。」

去年7月,兒子因為受到報刊對大法誣陷的影響,阻止我煉功。我說:「我學的是李老師的宇宙大法,是正法大道,我一定要去煉功!。」這件事情過後我沉思著,反覆讀著《精進要旨》第82頁:「大法是宇宙的」「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嗎?所發生的事不是在考驗大法弟子心性嗎?甚麼是修?你說好,我說好,大家都說好,那能看出人心嗎?就是要在關鍵時刻看人心怎麼樣」。我豁然開朗,明白了要為自己而修,要為別人而活著,不能只顧自己。也要考慮到別人的感受。我懷著對大法堅定的信念對兒子說:「大法我要學,功我要煉。如果你怕我學大法影響了你們,那我就回到自己的住所好了。」就這樣大約過了兩個月,兒子,媳婦帶著子女一齊來到了我的住所,叫我回去一起住。現在全家都支持我了。

通過學法煉功,我身心有了很大的變化。徹底摔掉了藥煲,與藥物絕緣了。過去臉青唇白的我,如今好像換了一個人。曾經有人問我說:「你用了甚麼口紅?」我說:「我沒有用口紅,這是法輪大法的威力!」同時心靈也不斷得到了淨化,我曾經拾金不昧,在利益面前不計較得失。今後,我要堅修大法,放下一切有為之心,跟老師回家!

(連州XX)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