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使我丟掉了雙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我家住山東濟南,今年四十四歲了。以前我是個走路離不開雙拐的殘疾人,大法使我丟掉了雙拐,從新健康的生活。通過兩年來不斷的學煉大法,我越來越體悟到大法的奧妙無窮,大法的威力無比,大法太神奇了。

我的腿是一九九三年六月八號中午在上班的路上被轎車撞傷致殘的。經省中醫院做手術,把膝關節打開修補,並取掉一塊骨頭。在我出院時醫生告訴我說:你的腿已經廢了,如果能好的話,只有萬分之一的希望。我當時聽到醫生說話的口氣,心就涼了半截。後來經過眾多的名醫、專家會診,並用了許多偏方,都不見效,我的心徹底涼了下來。腿每天腫痛難忍,大熱天套上棉褲,腿還是冰涼冰涼的,坐不下,站不住,睡不安,心也像針扎一樣的難受,經常是痛的我眼淚直流。我度日如年,真不如死了好。為保住這條腿,家人天天陪著我圍著濟鋼轉兩三個小時,可是一點效果也沒有。就在我絕望的時候有緣得了大法。

一九九五年九月三十日,經同學介紹我開始學法輪佛法。剛學六天身體就有了變化。十月六日吃完早飯,當我雙手捧起寶書時,突然感到高血壓的症狀又犯了,頭痛的很厲害,雙眼也看不見了。我知道是消業,可是心煩意亂,不知怎麼辦好。就在這時,我想:雙眼黑黑的怎麼能看大法呢?就這麼一想,左眼突然能看見了,我就用一隻眼繼續讀大法。老師說:「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乎乎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轉法輪》)看到這裏,不管身體怎麼難受,我還是堅持看下去。兩個小時後腿和頭都不痛了。當時我又興奮,又激動,心想大法太神了!我一定要學煉這個法。

第二天我拄著雙拐來到煉功場。功友們用憐憫、複雜的眼光看著我。我想,我怎麼辦?退回去?決不,既然來了,我決不回去!我靠著牆煉。結果四套動功下來,我的腿痛的難以形容,由鑽心的痛到麻木,最後沒有知覺了。這九十分鐘我是咬著牙一分鐘一分鐘熬過來的,就這樣我每天堅持早晚兩次煉功,後來我又參加了學法小組。老師說:「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轉法輪》)我這才明白了,我遭這麼大的罪是我自己的業力所致,要消去生生世世的業力,唯有修煉。我更加刻苦的學法、煉功。兩個月後,九十分鐘的動功我就感到不那麼吃力了。

從此我更信大法好。有一天我到老年組學法,一位功友說:「有一個組沒地方學法。」我回家後就和丈夫商量:「到咱們家學行吧?」他說:「行!」就這樣我家也成立了學法小組。這個問題解決了,新的問題又來了。組上學完一遍《轉法輪》後,需要看老師講法錄像,我們家沒有彩電和放像機,功友們就搬來放。時間一長,我丈夫說:「咱不能光讓人家搬。」我們就商量買了一台放像機,專門用來看老師錄像帶。到夏天很熱,組上人又多,我們裝上吊扇。有的同事到我家玩時,看見我們買了這麼多小凳子,就說:「你家瘋了,買這麼多幹甚麼?花多少錢呀?」我和家人都笑了。常人不會明白煉功人的。

一九九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晚上,我突然感到全身發冷、發抖。心裏明白老師又一次給我消業,這是對我心性的考驗。到了半夜,我發冷的身體蓋上許多被子也不管用,頭暈,雙眼看不清東西,家人就給我讀法。老師說:「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轉法輪》)老師還說:「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業力阻;橫心消業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聽到這時,我的心平靜多了,心想:無論關有多大,我一定要過去,並且要過好。就這樣,我又聽了一夜老師講法錄音,早上我仍堅持到煉功點煉功。在回家的路上,腿又疼痛難忍,我悟到是老師進一步給我清理身體,也不去管它。第二天腫的更粗,再肥的褲子也穿不上了,我形容不出來當時有多難受。可是我記著老師的話:「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我咬緊牙關挺住了,只見腿上的業力從大腿根漸漸往下消,黑紫色的皮膚變成白色了,而且消過的地方也不痛了。就在我過消業關的同時,又來了心性上的考驗。

第二天晚上,我丈夫下班回來告訴我:「咱家定做的那個茶几給做的方不方、圓不圓的,顏色也是紅不紅、黑不黑的。」女兒一聽就提醒我說:「媽媽,你在消業,要守住心性。」女兒一說,我想對呀,我要忍住,要守心性。可是我丈夫又說:「這個茶几拿回來嗎?實在是太難看了。」他這樣一說,我又忘了自己是煉功人了,就急了,說:「你看看能不能改或能不能退錢,你要是辦不到,我就是拄著雙拐也得去評這個理!」這一關沒過去,下一關又來了。那茶几就那樣沒變動拿家來了。拿來後,我們又從新上了油漆,剛上好,不知怎的放在縫紉機上的一個打坐的墊子很奇怪的落到了茶几上。我丈夫急眼了,埋怨起我來,我沒有守住心性和他幹起來。這第二關沒過去,第三關又來了。我丈夫說:「家裏的沙發,還有幾件東西,我答應給老家,可能要來人拉走。」我一聽,沒跟我商量就自己做主,火就不打一處來,又忘了自己是個煉功人。三關沒過好,眼看著腿上的業力消到小腿不往下走了。我都看見了還不悟,我後悔莫及,含著眼淚看大法,抄大法。老師說:「你在長功的同時,心性提高的同時,你的業力也在同時消,同時轉化。在遇到矛盾時,可能就會表現在人與人之間心性魔煉當中,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它們就熔合在一起了。」老師還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我明白了,修煉心性才是關鍵的關鍵。我明白了這三關是我丈夫在幫我提高心性,好徹底消掉腿上的大業,可我沒過去。但是我會牢牢記住這沉痛的教訓。我的小腿還是很痛,可是我既然悟到了,我也就不管它。

二月一日早上堅持去煉功,煉功中,就感覺有法輪在托著我,身體輕飄飄的,就像沒站在地上一樣,根本沒有消業的感覺,舒服極了。晚上做了一個夢,看到又寬又長的大馬路上,我和一些人在一起跑,跑著跑著,我就跑到最前邊了,我的腿像以前一樣沒有傷。醒來後感到真真切切,我悟到是老師點化我:拐杖該扔掉了。

二月二日早上煉完功在回家的路上,我無意中把拐杖提了起來,沒用它。一個認識我的人說:「你怎麼不用拐了?」我一看,是呀,我不用拐杖了!我含著眼淚一直走到家,一進家門,我一眼看到老師的法像笑瞇瞇的看著我,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流個不停。我雙手合十給老師鞠躬,感謝老師救我脫離苦海。

我丟了雙拐,家人為我祝賀。女兒說:「媽媽,你要圍著濟鋼轉幾圈,讓人們都知道是法輪佛法救了你。」弟弟來我家,看我丟了雙拐來開門,他也驚呆了,流著淚連聲說:「大法真好!」當我丟了雙拐,第一次穩健的走到煉功場時,功友們都用驚異的眼光看著我,接著大家都圍過來,為我高興,為我祝賀。我逢人便說:「是恩師救了我,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我現在能和功友們一起去弘揚大法了。我能夠丟掉雙拐站在這裏,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我要大聲的告訴所有的人:法輪大法太好了!我希望所有有緣之士都能儘快入道得法,功成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