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過關,瞎眼見光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九日】 我今年60歲,原在石家莊市某區教育局工作,已經退休了,我是1996年12月中旬開始學煉法輪大法的。

開始是我的鄰居向我介紹法輪大法,我聽後覺得好,就向他借了一本《轉法輪》,回去後我就如飢似渴地看了起來。我左眼失明有21年了,右眼高度近視,看書很困難,但是我還是抓緊時間通讀了一遍。李老師的高深大法深深地吸引了我,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價值,我想我現在不修等待何時?機會難得,一種緊迫感油然而生。

次日早晨我就想到煉功點學功。我家住在支農路,到煉功點才有兩站地的距離,我竟走了一個小時,等到了煉功點一看,一個人也沒有了,我掃興而歸。第二天早晨我早早地去了,這才正式邁進了法輪大法修煉的大門。

李老師在經文《何為修煉》中談到:「至於那些只練動作不學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學法修心,加上圓滿的手段──煉功,確實從本質上改變著自己,心性在提高,層次在提高,這才是真正地修煉」我牢記師父的教導,決心苦煉實修,去掉一切執著心,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

有一天上街回來,路過一個小學校,正趕上學校放學,好多家長等著接孩子,這時有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子,突然怒氣沖沖地朝我走來,二話不說,上來照著我的胸膛就給了我一拳,使我倒退了好幾步,這還不算,他緊跟著追上來繼續打,嘴裏還不停地罵,當時我心裏很平靜,很坦然,我知道這是在還業債,就沒有和他理論,並且樂呵呵地說:「老師傅,你認錯人了吧?」只聽他哼了一聲「錯了?」這時旁邊一位學生家長說:「你把人家打壞了怎麼辦?」他再沒說甚麼,一聲不吭地拉上他的孩子走了。我一邊走一邊想:這是在考驗我的心性。

那年臘月二十八,我騎車到年貨市場買東西。回家過馬路時,按照習慣先看了看兩邊都沒有車,才推車往馬路對面走。可是當我走到馬路中間時,突然從東面疾駛過來一輛吉普車向我撲來,眼看要撞上的一瞬間,只覺得有人用力把我往後一拽,我從自行車上摔下來,趴在了汽車左邊地上,這時吉普車直衝著自行車撞上了。我從地上爬起來,從汽車上下來一位解放軍和一位司機,軍人給我撿起甩出去的帽子,問我:「摔壞了沒有?」我說:「沒事兒,沒事兒。」一位過路的老師傅把車子給我扶起來,幾個人又給我拍打身上的土。我趕緊說:「謝謝你們,你們都走吧。」自行車大樑摔彎了,我甚麼也沒說就推著車子回家了。

第二天是年三十,我去修車,修好後我騎著車子往回走,在穿越馬路時向南北看了看沒有汽車和機動車。當我快到慢車道時,突然從北邊飛弛而來一輛摩托車,掛住了我的車把,由於車速太快,我稀裏糊塗地飛到了他的摩托車上,手抓住了他的衣服,右腳卻踩住了他的左腳面,摩托車失去了平衡,「啪」地摔在地上,我的右腳又踏進了保險槓。小伙子跳下了摩托,急忙拉我,可是腿被保險槓卡住了,拉不出來。這時一位交警過來幫助慢慢地把我的腿拉了出來。我說:「慢點拉,別把摩托弄壞了。」那位警察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讓我活動活動看有事沒事,我說「沒事兒,沒事兒」,他又讓我檢查車子壞了沒有。我說車子無所謂。他非讓我檢查不可,我說沒有事。那位交警最後說了聲:「沒事你走吧。」我邊走邊想:咱甚麼事也沒有,可人家的摩托擋風板、倒車鏡都摔壞了,感到很內疚。

通過這兩次難,使我深深地體會到了老師說的一個理:「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地出現危險。」(《轉法輪》第117頁)師父的話在我身上應驗了。

一天晚上,我從學法小組回來,走到胡同口,覺得有人用手攔住了我的去路,我向四週看看沒有人,這時從胡同裏邊騎出一輛自行車。啊,我明白了:胡同裏沒有路燈,太黑,如果我繼續往前走可能被自行車撞上,是師父的法身又一次保護了我。就在這天夜裏兩點半鐘左右,我發現擺放在書架上的法像紅光四射,滿屋通紅,我把燈打開覺得比往常亮,怎麼回事呢?我把右眼閉上,啊!奇蹟出現了,我失明了21年的左眼看見東西了,我心裏非常激動,如果不是學了大法我的眼睛是絕對不可能重見光明的。

煉功以來我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轉法輪》第92頁)我牢記師父的話,堅定不移,真心實意來修煉,因而身體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我患有膽囊炎、肩周炎、胃炎和高血壓等多種疾病,體重只有85斤,面黃肌瘦,說話有氣無力,無精打采。煉功三個月一切病狀全部消失,一片藥沒吃過,精神煥發,體重增加到116斤,胃口大增。生活習慣也向良性方向變化了。

(石家莊來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