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改變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北京市一名初中二年級的學生,修煉法輪大法雖然才半年多,但是談起煉功的體會,實在令我感慨萬分。

我自幼身體很弱,從記事起就沒斷過吃藥,每月幾乎得感冒三、四次,常常是這次還未好又連到了下次,用「見風感冒」這個詞形容我也不為過。無形中養成個習慣,每到書店總買些醫療方面的書,看電視時也格外注意廣告中又出了甚麼感冒藥。學習時常覺的精力不夠,極易疲勞,眼鏡度數也不斷加深,最後終因患胃炎於一九九六年暑假後休了學。頻頻去醫院後,雖然疾病得到抑制,但精神上卻十分苦悶,性格更加內向,每日裏鬱鬱寡歡。

有一天,母親的同事來我家談起了法輪大法。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我心中竟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親切感,很快便和那位阿姨接上話,而且談的很投機。到她家看了教功錄像帶,李老師那慈祥的面容令我激動不已,真是比見到父母還要親。回家後我仔細讀了《轉法輪》,大法就像一盞明燈,照亮了我的心田。手捧寶書,我今天才真正體會到「愛不釋手」這個詞的真正含義。

今年四月初,我和媽媽開始到玉淵潭公園煉法輪大法。

可以說從我煉功一開始,消業的各種表現就像暴風雨一樣襲來。大概是煉功的第四天,患胃炎時的那些症狀全部翻了出來,每天早上一起床便劇烈嘔吐,我咬牙堅持去煉功。也奇怪,一到煉功場準好。第二天早上又是如此。就這樣,持續了幾天過去了。

還有一次煉功回家後,突然間發起了三十九度的高燒,睡在床上昏昏沉沉的,我心中明白這是李老師在幫我消業。我叫媽媽將李老師的講法錄音打開,我聽著大法,迷迷糊糊的時睡時醒。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突然,我猛的驚醒了,耳畔清清楚楚的聽到錄音機中李老師的聲音在點化我,提醒我,我真激動極了,心也就更坦然與堅定了。到了夜裏十二點多時,我渾身疼痛,特別是雙腿疼的更厲害,連媽媽也猶豫要不要吃點藥,而我始終堅定不移。大概是兩、三點鐘時,我突然醒來,覺的周身輕鬆,體溫退到三十六度多,第二天就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連發燒後的疲乏也沒有。面對事實,我爸爸也連連稱奇。

類似這樣的消業經歷了多次。一九九七年九月份的一天早晨,我一起床就開始胃痛、噁心,劇烈嘔吐不止,但心裏卻很踏實。後來嘔吐越來越厲害,竟然一口口吐出血來了,鼻子也流出了血。但我和媽媽一點兒也不害怕,而且我覺的法輪在腹中飛速的旋轉。又是一陣劇烈的嘔吐,吐出了兩塊大約長四釐米、寬兩釐米左右的棕褐色像粘膜一樣的東西,我和媽媽同時意識到這是把胃中的病灶給清理了出來。在嘔吐剛一止住時,我居然吃了一碗麵條,這在常人是不可思議的。當時我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

舉一個心性考驗的例子,那是我新學期開始沒幾天,大家正在上課,突然「銧當」一聲響,教室裏靜了片刻後大家哄堂大笑起來。原來是我坐的椅子散了架,我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地上。老師把我拉起後,讓我帶上錢去教務處換一把新椅子,讓我賠錢。我剛剛上學才幾天,怎麼能說是我坐壞的呢?帶著一肚子委屈上了英語課,可是怎麼也壓不住冒出來的念頭。這時候,英語老師突然大聲嚷道:「李老師給你們說了這麼多,你們怎麼就是悟不出來呀!」我立刻清醒了,這不是咱們的師父在借她的嘴說我嗎?我算甚麼煉功人呀?把這事看的這麼重?椅子確實是壞在我的身上,賠錢是應該的,有甚麼可委屈的!於是,我心裏平靜下來。下午我帶上錢,搬著壞椅子去教務處交錢。那裏的老師看了看我,又看看椅子說:「這麼文靜的小姑娘怎麼會坐壞椅子呢?給你換一把新的,就不要錢了。」這件事情對我的教育也很大,在修煉的路上不管遇到甚麼麻煩事,只要能以法為師,提高悟性,就能夠過關,昇華上來。

我是一名學生,擺好學法和上學的關係十分重要。平時學習緊張,但每晚完成作業後,我都堅持聽半個小時法,雙休日堅持跑步到煉功點煉功,做到學法和上學兩不誤。現在我身體很棒,勁頭十足,體重增加了十幾斤,學習時間長了也不覺的疲勞,從早到晚有使不完的勁。凡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和以前大不一樣了,判若兩人。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