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親身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一九八二年,我在一次體檢中發現自己得了嚴重的乙型肝炎,而且是慢性的。各項肝功能指標均不正常。當時我正在上大學,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搞得我垂頭喪氣。因為病很重,我住進了校醫院,並且休學了一年。在住院的八個月期間,我天天打針,吃藥,打點滴,每個星期都查一次血,可肝指標一直都不正常,而且有加重的趨勢,人在這種環境中心情是很不好的,自己總覺得自己不是一個正常人。為了把病去掉,我先後練了幾種氣功,可沒有一個起作用。出院後,我還經常去查指標,還沒有一次正常過。有個大夫就直接對我說:「你這個病沒治了,以後一輩子都好不了了。」

工作以後,我又學過其它的氣功,有的氣功還教人家治病,我自己一身病還學著給別人治病,想起來真是可笑。來美國後學習很緊張,身體也虛得很厲害,久病成醫,肝功能很不正常的狀態我還是能時常體查出來。

一九九五年七月的一天,那是我永遠難忘的一天,父母托來美國探親的岳母帶來了兩本書,《轉法輪》和《法輪功》。那天晚上,我翻開書,剛剛讀完書開頭的《論語》,就覺得身心受到了強烈的震撼,我再不願放下這本書,所以一直讀到第二天早晨。後來的幾天,我又把《轉法輪》讀了好幾遍,每次都有截然不同的體會,書中的每句話,每個字,都說到了我的心裏,我真象迷途的羔羊找到了家一樣。我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明白了煉功為甚麼不長功的原因;明白了人的生、老、病、死的根源所在。所有在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在書中都一一找到了答案。

說來也很奇怪,我那時還不會做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在看書時就感覺到身上有熱流在流動,暖融融的非常舒服。有時覺得有一隻大手在抓我的肝臟。在看書十天左右的時候,右邊肋骨前邊肝的部位出了一片淤血,就像被重物撞擊後的那種紫色,而且後背相應的部位也出現了同樣大小的淤血,幾天後就散掉了。

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為我淨化身體,但我並沒有太在意,因為我明白了宇宙的特性-佛法,其它任何東西,包括我的身體和生命,相比之下都顯得微不足道。我只覺得大法在猛烈地淨化著我的心靈,我要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返本歸真,返回到我先天的本性上去,回到我真正的家。我把家裏亂七八糟的氣功書、不健康的書和錄像帶都處理掉了,把多年來伴隨我的各種藥物也都扔進了垃圾箱。從此我就與藥無緣了。

二十多天以後,我有幸找到了亞特蘭大的一個老學員,學會了動作。煉功初期身體的變化很明顯,走路輕飄飄的,身上有使不完的勁。又過了一個月,我在老學員家抱輪的時候,覺得我小腹部位有個東西在急速旋轉,就像自行車輪子旋轉很快的那種感覺。我知道我得到了最珍貴的東西-法輪。因為煉功人的身體是沒有病的,所以我也沒有再查血來證實我的肝確實痊癒了。九八年二月,公司做了一次身體年度檢查,在三十二項指標當中,有四項肝功能的指標,結果全都正常。這是一九八二年以來的第一次。不僅如此,其它二十八項指標也都正常。

師父說過:「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在日常生活中,各種常人利益的干擾也時常考驗我對法是不是堅定。在查血的前一天晚上,我夢見我所有的指標都不正常。早上醒來,覺得渾身無力,肝區脹痛,過去那些感覺又出現了。我想就是過去怕指標不正常的心還沒有去掉,因為它也是活的,所以我還要遭一點罪才能去掉它。拿到體檢結果後,心中又升起一種感恩戴德的感覺。但因為有法在,我們很容易就辨別出這也是人的執著心,也要去掉。

我從自己的親身經歷中體會到,雖然在修煉中每個人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考驗,但師父在《轉法輪》中把修煉的實質,甚至考驗的形式都講出來了,又講得那麼透徹,明瞭。只要以法為師,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就能分辨出自己的執著心,就能去掉它。只要時時能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即使師父遠在天邊,我們也能夠得到應得到的一切。

(1998年紐約法會選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