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幹警:我修大法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 我是某公安分局一名公安幹警,今年58歲,我是九六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回顧三年來的修煉體會,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李老師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諦,走上了一條修煉的路,下面把我修煉情況向各位功友作一彙報:

一、病魔纏身,苦不堪言

我19歲參軍,在海軍服役多年,後到地方公安局工作。四十年來,參軍、立功、受獎,獲得了各種榮譽稱號。這一直是我所榮耀的,認為這就是人生的價值。我不分晝夜,不管酷暑嚴寒, 拼命的工作,由於長期的精神緊張,過度勞累,我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終於有一天在破獲一起扒車案時我暈倒了,住院檢查,一看醫院診斷書上整整寫了一篇:高血壓、冠心病、膽結石、風濕性關節炎,尤其嚴重的是心臟左偏45度,導致心臟不能正常工作,醫生意見:立即住院治療,一級護理。

身體垮了,精神崩潰了,由於病情嚴重,我整天躺在床上,每天靠打針吃藥維持著,身邊有血壓計、體溫計、吊瓶、氧氣瓶陪伴著,早上六點一睜開眼就開始吃藥,每隔一小時就吃一種藥:中藥、西藥、成藥、補藥一直吃到晚上十點鐘。由於藥吃的太多、太雜,連打嗝、出氣都是藥味,大便都是藥渣。大醫院、小診所,中醫、西醫都看遍了,病不但不好,反而更加重了,不能下床,連上廁所都得有人扶著,走幾步都累得氣喘噓噓,甚至吃飯都端到床上。最後只靠吸氧、揉脈維持生命。我都有了死亡的感覺。我痛苦我流淚,自認為是打不倒的各方面沒服過誰的我,如今成了這個樣子,看見家裏人每天為我忙碌、憂愁,我絕望了,這樣遭罪受苦,度日如年,活著還有甚麼意思,不如一死了之,我幾次產生了輕生的念頭。

二、喜得大法,重獲新生

就在我絕望的時候,有緣喜得大法,那是在九六年四月的一天,有個朋友來看望我,看到我這痛苦的樣子說:你學學法輪功吧!並給我介紹法輪功的情況,還說:這不是一般的功法,是佛法修煉。

我一聽說是修佛的就搖頭說:修佛不是迷信嗎? 我可不學,他卻笑著說:「我送你一本《轉法輪》書你看看就明白了。」隨後給我一本《轉法輪》。我想:「反正我也是有今天沒明天的人了,看就看吧,就抱著這樣的態度看起書來了。開始我連書都拿不動,只好讓老伴給我念。聽著,聽著,我漸漸地被吸引住了,後來我索性自己看了起來,越看越愛看,也不覺得累了,我深深的被書中的法理折服了。師父說:「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通過看書使我明白了許多做常人時不知道的理,解開了許多解不開的謎,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我決心修煉了。看書沒幾天,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一天晚上睡覺時在夢中,我覺得頭很疼,接著全身開始疼,痛的很厲害,尤其是心臟部位劇烈的疼痛,痛的我超出病重時的極限。我被疼醒了,奇怪的是醒來後全身沒有一點痛感,我悟到了,師父是在我睡覺時淨化身體,否則我會吃不消的。從此以後我身體輕鬆了,腿也有勁了,半年沒下床、一年沒出門的我,於96年5月5日竟走出家門參加集體煉功了。

一天早上煉功時做抱輪動作,我突然看見眼前一片白光,白光過後我看到了許多美妙的景象,接著又看到了一個個法輪在旋轉著,我真正體會到老師所說「蒼穹無限遠,移念到眼前;乾坤無限大,法輪天地旋」的含義。讓這個在常人中迷得很深的我,看到了這些美妙的景象確確實實是真實存在的,熱淚就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當時我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從內心深處我喊了一聲:謝謝師父。從此以後更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每天堅持煉功學法,不管是春夏秋冬,酷暑嚴寒,從不間斷。

由於身體好了,家裏的活我也主動去幹,如買糧食、換液化氣,上下四層樓都不覺得累。同事、鄰居、親朋、好友看到我身體這麼大的變化,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感到很驚訝, 不可思議,都問我是怎麼好的,誰給你治好的?我自豪的說: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才好的。

三、排除干擾,堅定實修

隨著學法的深入心性不斷的提高,我對大法越來越堅定不移。97年我擔任某煉功點的輔導員,每天組織學員煉功學法,弘揚大法。有一天局裏有個同事對我說:「聽說你練甚麼法輪功,那功可是宣傳封建迷信,你怎麼信這個?聽說你還是個頭,快別練了,否則對你影響不好。」我就深有感觸的說:「這個功不是宣傳封建迷信,他是真正的科學,讓人重德、做好人,法輪功教人修心性,對社會有好處,對個人有好處,你看我以前是個快死的人了,通過煉功現在甚麼病都沒了,你說,這功好不好,實實在在,能說是迷信嗎?我建議你也學學法輪功。」因為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師父給我的,任何干擾、任何壓力都不能阻止我修煉大法,這法我是修定了,第二天我照常去組織學法煉功。

一關過去後新的考驗又來了:一天我學法回來在路上我覺得渾身難受,沒有力氣,好容易到家躺下後全身發冷,蓋上兩床被子還是不行,上牙打著下牙「咯咯」的響,心臟像針扎的疼痛,我知道這次消業來的驟然兇猛,疼的越來越厲害,我都忍住去了,可是過一陣就感覺胸悶、憋氣、呼吸困難,這時我有些害怕了,「萬一一口氣上不來不就完了嗎,吸上氧氣吧。」這念頭一出,我猛然看到了師父的法像,看著師父的法像我心裏既難過又羞愧:剛才這一念不是把自己當成常人了嗎?用法衡量就是悟性太低、意志不堅定的表現,自己過去病的根源都是業力造成的,自己的業力就要自己還,消業就得痛苦,吃苦遭罪才能還業,師父在「病業」中講到,"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力的同時也是提高一個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驗著學員對大法是否堅定」好險哪!差點沒守住心性,就這樣我整整折騰了一夜,後來我睡著了,第二天醒來,我卻哪也不疼了,這次我終於守住了心性,過了消業關。

大法如此超常,為甚麼不讓更多人得法,知道法?於是我不僅在親朋好友、同事、鄰居中弘揚大法,我還拿出自己的積蓄和學員們一起買大法資料,做宣傳欄、條幅等,到農村和邊遠山區去弘法。

如今的我騎著摩托車,像個小伙子一樣穿行在農村的田間小道,翻山越嶺,不管白天黑夜,不管颳風下雨,不知累不覺苦,看到我現在精神飽滿,紅光滿面,身強體壯,有誰會想到三年前我是甚麼狀態呢?每當想到這,我修煉決心更大了。我要多弘法,讓更多的人得到大法。今年春節前夕,女兒結婚的前一天,正好是去某地弘法,老伴說:今天你哪兒也別去了,呆在家陪客吧,似乎是請求,其實是命令。我想弘揚大法是神聖的,讓很苦的農民得到法,都有一個健康的體魄,是我們每個弟子為己任的,我絕不能失去這次弘法的好機會,想到這我陪著笑臉對老伴說:「家裏有人就行了,別叫我陪了,那麼些學員都等著我哪。」沒等她答應,我趕忙跑下樓去,騎上摩托車一溜煙的跑了。

通過三年來不斷深入實修,使我更加知道大法的珍貴,今後我要加倍珍視大法,學好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堅持實修,再去執著。(1999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