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幫我真正了解自己和周圍的一切(譯文)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六日】 大家好!我叫何塞.路易斯。我是1997年9月在紐約大酒店裏舉辦的「新生活博覽會」上第一次聽說法輪大法的。那天我本來和一位朋友去參加另一種氣功的45分鐘講座。就在那一天我們聽說了法輪大法。

當時我的朋友很興奮,她讓我和她一起去那個展位,並要買那門氣功的教功錄像帶、了解有關情況。那天已經很晚了,我也很累,但我還是去了。我很慶幸我去了那裏。她買帶子時我決定到其他展位去看看。

遠遠地我看到了一個人坐在地上做著一些動作。不僅僅是動作吸引了我,這個人的身體周圍竟有許多可見的能量團。我一把抓住我的朋友,要走近去看看。打坐的那個人正被一種可見的能量場包圍著。這一切在我看來是如此的神奇,我一下子興奮起來,還不停地問我的朋友:你看到能量了嗎?你看到他手上的能量了嗎?我的朋友的答案顯然不能讓我滿意,所以當我告訴其他的法輪大法煉功人那種能量流時,他們的答案卻只有一個:我們知道。他們還告訴我:他們在做一種名叫「法輪大法」的高層次氣功五套動作的一部份,還說他們將舉辦一次介紹會並免費教授一些煉功動作。就在那個晚上,我記得我又重新回到他們的展位並不厭其煩地告訴他們:記得住我嗎?我會參加那個介紹會的,我不會忘記的,我一定會去。當時我剛剛從中國和波多離哥回來,因為我正在那裏寫一本關於我三年來研究的外星人學說的書。但當我學了法輪大法後,我發現我要寫的大部份東西都變得很沒意思,一下子變得毫無意義了。我從參加九天的弘法會開始。老實說,一開始就讓我接受李老師講的一切都是唯一真理實在困難。我想大概是我對外星人學說、對我的工作、對我的信仰都太執著了。就在我開始理解李老師的話時,我的外星人學說的老師對我備加指責,因為他想讓我馬上完成我的書。但我怎麼還能做那件事呢?我已經學了法輪大法了。

一天晚上,我正在房間裏休息時看到李老師就坐在我身邊,並且問我:好,我教你的一些東西中,告訴我我都說過甚麼?我回答說:你告訴我要做好事,思想要樂觀,愛我周圍的一切。李老師卻說:那不是我說的;我說的是:「修煉你這顆心……」就在那時我理解了那幾個字的涵義。從那以後,我下定決心不再讀寫其他的書了。我開始每天集中精力修煉法輪大法,修我這顆心。

我開始真正修煉以後,我全身一直有各種各樣的反應。尤其是我的背部、肩膀、胸部開始出一種麻疹。這僅僅是我能夠看到的。我全身發燒,奇癢難當。那段時間當別人看到我的皮膚時我會很不好意思。我還記得半夜醒來,渾身都是汗水,濕淋淋的。後來我才知道,淨化身體時會導致那種反應。

去年我和幾位朋友坐一輛輕型麵包車從Louiseville到紐約。大約是早上5、6點鐘光景。我們一直在聊天直到大家都睏了為止。突然間我被一種刺耳的聲音驚醒。我四處張望想知道發生了甚麼,於是我意識到麵包車正以飛快的速度開出公路。

終於,麵包車在一道峽谷前停下來了。但隨後車開始順著峽谷向下滑落。這時司機開始不停地尖叫:"我睡著了,我睡著了,真對不起。」最後麵包車停止了下滑,我發現我身邊的車窗玻璃已經不見了。顯然整個車窗被我的前額撞擊的粉碎。我的前額和左膝受了點兒輕傷,但人一點兒也沒事兒。沒有腫塊,一點兒也不痛。我竟然一點兒也沒事。坐在我身邊的是個體重約300磅的大胖子。當車子順著重力向下滑時,他應該正好壓在我身上,但他卻滑到車的前面去了,這種情況非常罕見。我的朋友們對我不想上醫院也感到非常詫異。

那次經歷之後,我修煉的願望越來越強。在修煉過程中我的身體一直都有很多變化。更重要的是我的思維方式一直在發生著變化。我的很多的記憶似乎都回來了。

法輪大法幫助我真正地理解了我自己、我身邊的事物、生命、我還沒能看到的,以及所有的所有。這就是為甚麼我說:法輪大法是所有功法中最好的、最具威力的、最完善的修煉系統。

(美國紐約學員荷塞.路易斯 一九九九年三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