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經被給予了你所需要的一切(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六日】 我的名字叫艾瑞克。在找到法輪大法之前,我曾經自學過道家的東西,並學過太極拳,武術,及一些別的氣功。我是在1998年9月25日接觸法輪大法的。因此到現在為止我正好修煉了半年。然而,整個看起來好像過了一生一樣。

 那天我得到了《法輪功》這本書,本來打算下午讀完第一章,可是我卻一口氣讀完了整本書。我被深深地打動了。當我讀完的時候,好像我曾忘卻的一些記憶一下被喚醒了。四天之內一切都改變了,我覺得我找到了真正的東西。然後我讀了《轉法輪》,和所有其他的英文大法資料。

 從那以後,我經歷了許許多多的嘗試,考驗,和變化,在這裏我想談一談最大的幾件事。在第一個月裏,我碰到了第一個嚴重的問題──思想業。因為我站樁那一節做得不太好,我開始有了一些非常負面的想法:「嗨,你在這兒幹甚麼呢?你連最簡單的動作都完成不了──你不屬於這些修煉者中的一分子!你以為你可以成佛?你不配在這兒。你最好馬上離開這兒回家──即使殺了你自己也不是個壞主意。」因為這些念頭,我中途停止了煉功並坐了下來。因為我尊敬這些修煉者,我不能不解釋就中途離開,於是我就坐在那兒等著他們煉完。我打算說再見。這時一些人走過來問我發生了甚麼事。我為我的想法感到非常羞愧,可我還是坦率地說了出來,告訴了他們發生的一切。我也談到我認識到至少其中有些不是我的想法:「回家殺了你自己。」我知道這太荒謬了。這些修煉者向我指出這是思想業,不是我自己的想法。我也認識到這是一種故意的干擾,不讓我煉功。這完全有道理,書裏都講過,但我沒有把它運用到實際生活中來。

 開始修煉大法一週後,在我的天目部位(不完全在我以前想像的位置上)開始有奇怪的頭痛。因為我能辨別出這不是普通的頭痛,我很容易地把它歸因於大法,沒有打算吃阿思匹林或別的藥。然而在平常的生活中我卻不能時時運用書中所讀到的。

 這件事發生兩週後又重複出現,但稍有不同。我再一次發現我無法做站樁這一節,甚至連第一套功法我都只能做一遍。我再一次坐下,感到這兒沒有任何東西屬於我,一切都是空的,沒有甚麼大法。煉完功後我們又討論了一些事情,在我走之前,一個人建議我應該盡力完成所有的功法,即使我覺得我做不了。第二天,我想到:「為甚麼你做不了這些簡單的動作?幾週前你能很輕易地做下來,而現在卻不能。這不是身體上的原因,一定是精神上的原因。」我再一次肯定這是由於魔的干擾。我怎麼能忘了上一次的教訓呢?唉,我還是沒有把它打敗。這時我下定決心要做完所有的功法,無論發生甚麼都不中途停下來。以前我從來沒有完成過30分鐘的打坐,總是在音樂結束前一會兒或幾分鐘停下來。這一次我下定決心了!和平常一樣,前25分鐘很容易。在最後5分鐘裏,一些聲音嚷道:「夠了,你可以停下來了。你不疼嗎?現在就停下來。」當到最後一分鐘時,這些聲音變得非常絕望,並且在我的腦袋裏大喊:「停下來!停下來!停下來!」我的嘴古怪地扭曲著,頭也在擺動。可不管怎麼樣,我在音樂結束後才結束煉功。當音樂裏的最後一聲鐘聲響起時,我的臉馬上放鬆下來。我知道有一個魔從我身體裏被驅趕了出去,並被消滅掉了。過了一會兒,有5、6個魔在我的天目前過去。它們的臉就像你們能想像到的,但一點都不嚇人。它們看起來非常憂鬱,垂頭喪氣,悶悶不樂。

 這是甚麼?難道是因為法輪大法才出現了這些魔嗎?根本不是。我相信這是李老師在給我清理身體。這些東西已伴隨我很多年了。以前我不但沒有和它們作鬥爭,我通常根本就沒有發現它們。但是那天我成為了一個修煉者。我剛一實現我的決心,李老師的法身就管了這件事。 一天晚上,成千上萬的充滿挑逗性的圖象干擾著我。半夜裏電話鈴響了;是一個撥錯的電話,但此後我再也睡不著,那些圖像一個接一個地出現,就像拼貼畫一樣--不變化也不移動。這干擾得非常厲害,我無法將它們趕走或無視它們。兩個小時後我決定請求幫助。我不知道我可以被允許請求甚麼樣的幫助。我只是努力想和李老師溝通。我告訴他那時我相信甚麼,不相信甚麼,我想怎樣,我不想怎樣,等等。我盡我所能地坦率直言。

 這事讓我自己很驚奇,因為早先我對於李老師作為一個人可以承擔這樣的角色很難以置信,因此一直不願意這樣完全敞開胸懷。我不知道我講了多長時間,後來就睡著了。後來,我被一種閃爍的光給弄醒了;它正反正反不停地閃爍著,速度快過我一生所看見過的任何一種閃光。就是這種快速閃爍的頻率弄醒了我。我當時沒有睜開眼睛。但是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整個房間,在房間圖象上迭加著一個大的正方形的框。我只能稱其為框。在這個框的裏有成百上千的小正方形。他們看上去做得非常精巧-雖然設計簡單雅緻,但製做卻極端精巧。在每個小正方形的中間有一個圓圈,我看不清這些圓圈的細部,因為他們都在高速旋轉著。我說:「噢!那可能是法輪吧。」我想移近些清楚地看一看他們好證實我的猜測,但是我想起了不要有意識介入或追求天目看到的景象這個理,所以我沒有那樣去做。但是,所有的那些調逗性的圖象都很快消散了。它們曾一直存在在那兒,但是它們現在全部被趕走了。

 我被這個顯像深深地打動了。李老師為我做了極珍貴的事情-把這樣的法輪展現給我。我知道這不是來源於我的想像或預先假想的觀念,因為我不可能想像到這樣不尋常的東西,這種閃爍的速度超過任何一種電子設備。這個經歷讓我產生很大的決心,以努力不辜負老師的厚愛作為報答。

 五套功法的大部份都曾讓我有特殊的感受。一般每種感覺我都只感受過一次,就好像是給我一些例子以使我能理解。有時我想:「噢,我不喜歡某種動作。」幾乎每個動作我都這樣說過至少一次,然而在其它時候我又覺得都很好。現在我在努力完全拋棄這種想法。但是如果在過去我不喜歡某些動作,到現在我已經被展現了至少在我這個層次中他們的作用。在打坐中和其他幾套功法中,當我的胳膊抱成圓形時,我都曾經感受過法輪的旋轉。我曾感受過那種感覺,有點像氣,但強烈得多,而且不是侷限在細小的通道裏。這是我的身體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有一次我感覺到法輪在我的小腹部位旋轉(在貫通兩極法中推動法輪時)。結印後旋轉仍然繼續,直到下一節開始時才停下來。

 近來,我有一個經歷,我自己稱這種經歷為「我體內的水晶一樣的身體」,(它只比我本人小一點)。這個身體在靜功結印時順時針旋轉。這使我有些不舒服,並且有些害怕。我當時認為這也許是一種努力讓我停下來的干擾(因為我思想中確實有了停下來的想)。但是,當時我和其他修煉者坐在一起,我的反映是:放鬆,不要擔心,努力以正確的姿勢入靜坐著,因為我的緊張的肌肉已經使我的坐姿有些不對了。我越放鬆,我旋轉地越快。我不知道這是甚麼,但是,現在我認為它不是甚麼干擾,而是一個好現象。

 最後我想談的經歷是最近發生的。在打坐時,我的身體開始振動。最後,有一種感覺就像沙子從裏面傾瀉下來,像金字塔形一樣下降,一直下來但鋪得越來越寬,直到我身體的底部。這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這是我所經歷的最難以置信的和玄奧的感覺。在那時我有超越空間的感覺。我只好打電話給一個修煉者,問他:「這是那種能在這個空間感覺到的將低密度的粗顆粒的功轉化到密度更大,更細膩的功的顆粒的過程嗎?」我不知道我感覺到的是否就是這個,但我想那種過程一直在發生著。

 現在,我有一種感覺-李老師讓我能感覺到身體轉化過程中一些小的片斷。這完全不代表層次的高低。我認為這是一個慷慨的禮物,用來幫助我理解一些神奇的事情。我為此非常感激。它們的發生沒有任何規律性。我很快發現,如果我企盼它們或有意再去感覺它們,這些禮物很容易變成危險的執著和追求。這些感覺太美妙了!你怎能讓你自己將它變成一個陷阱呢?對這些發生在打坐中的事情,我的建議是,不管它是好是壞,不要管它。向前進,當它們來臨時就體驗它們,因為它們的來臨是有原因的。但是不要期望或企盼下一次也能有這種感受。不要尋找和捲入這些感受。我們只需努力提高心性。這是我的最好的理解。

 我只談到了我所經歷的一些顯著的事情。當然,每天都有一些小事,問題、成功和失敗。每天都是艱難的,但這些年來我第一次如此高興,因為我知道我在做正確的事情,而且有一個師父在照管我。他提供給我教誨和幫助。我想有關執著心的問題,你會發現有許多深奧的,許多需要對付。但目前就我的經歷而言,我遇到和對付了一些對我來說大的與明顯的執著心。你可以試著否認他們,但他們自己顯示出來,不承認也不行。

 我得法的第一週,我就發現了一個執著心。平時工作時,我養成了到自動售貨機去買糖果的習慣,一天一次。我小時候對糖果不感興趣,但近期一天不漏,成了癮。當我發現這是一個執著心時,我馬上放棄了它。但是,不久我發現我開始買巧克力牛奶。通常,我一年才買一次巧克力牛奶。但是,現在我開始一週買一次。最後,我發現,噢,這是那糖果的代替品。看來,我並沒有放棄這個執著心。我不再買巧克力牛奶。但很快,我開始工作時喝咖啡。通常我一兩個月才喝一次,現在我開始天天喝,而且加上糖。後來,我認識到,三樣東西共同的東西是糖。原來糖是我的執著所在!我開始改變所有有關糖的習慣。我不再讀食品的標籤,太多的東西是供給你糖的。我把這些拋到後邊,這個執著心扔掉了。最後,我決定試試是否真的去掉了。我決定出去買巧克力牛奶。剛出門一條街,我發現街邊上有一大瓶牛奶,容器中竟然還裝有3/5的牛奶!這可是很少見到的。你可以看到空奶瓶到處都是,這種情況可不多見。我決定買一小瓶裝的,並仔細觀察我的執著心。一小時後,我又開始想買了。看來,我還得小心,這個執著心還沒有死掉。

 前不久,我又學了一課,事情是這樣的。我發現工作時,每天有人給我買午餐。偶爾發生是正常的,但是我覺得現在不一樣。我禮貌的拒絕了這些好人,但發現又有別的人送給我,這些人一般不會這麼做。我的功友建議我注意心性,但那時我沒有明白。後來,午餐事件停止了,但很快又有別的事情發生了。

 我們公司通常在聖誕節送大聽的爆米花給那些給我們的工作提供幫助的人。另外,還有一聽留給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共享。我以前很少吃,現在決定不吃。這沒有問題。幾天後,我發現有一盒放在老闆最喜歡的雇員的辦公桌上。噢,我想,「寵兒」收到他的一盒,這沒有關係,他有4個小孩,而且我也不吃辦公室裏的東西。我並不想吃,不過,給我一個邀請還是比較好。但是,我發現我開始老是想這件事。「艾瑞克,你幹甚麼呢?這是一件小事,注意心性。」但我總是放不下,我以前可不關心這些事。不久,一包餅乾送到了公司,我簽收了。好東西,我把它交給老闆。一般這些禮物是給大家共享的。我期待著被叫回去給一個。可是沒有發生。「看來老闆留給自己了,真自私!」我想著。餅乾不是我的,但他不該留給自己。我老是在想,被它困擾著。但是,我很快認識到這跟爆米花是一回事。不到一個小時,我到我們公司的二號樓去,看到他們收到一些巧克力,同樣的,我認為這些應該是共享的。但這些人沒有讓我們一號樓的人知道。我沒有管它。但最後,我決定要我的一份。我拿了幾塊。我剛吃了一塊,馬上一個柬埔寨人在我後邊,拿了幾個熱氣騰騰的蛋圈,請我吃午餐。午餐?!噢,我全明白了,我又犯了一個大錯誤。這是一個很明顯的信號!(我明白了以前的午餐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以便在它提醒我的錯誤時我能夠意識到。)你知道接下來我發現了甚麼?我被告知老闆寵兒桌上的爆米花是給其他人的,我錯了;餅乾是一個公司的傳統禮物,老闆總是給生產組成員,他沒有留給自己,我又錯了。這些都在「蛋圈午餐」後立刻得到了顯示。

 為甚麼我老關心別人得到甚麼?跟我甚麼關係也沒有,我只是在評價別人。也許巧克力的事情我對了,但心性要求我至少拿東西吃時先要得到邀請,我又錯了。我明白所有這些是讓我吸取教訓。我以前注意不到這些事情-這些內心深處的事情。李老師的慈悲又一次給我指出來,以這麼明顯的方式。現在,我唯一的擔心是:將來,我能不能意識到那些微妙的,難以覺察的執著心?

 最後,我想對新學員說-不要失去這個機會!你以前從來不會找到任何東西能如此有價值,你遲早會認識到這一點的。在你認識到之前,不要讓任何東西將你推出去,或者引誘你離開。我對修煉的理解是(雖然不容易做到,但很容易記住):讀書,提高心性,煉功,放棄執著心,不要追求甚麼,不要攙雜外來的任何東西。不要怕和其他修煉者交談--不要為還有一些常人的東西而感到羞恥。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們幫助我很多,而且在我心裏已經成為我的新的家庭。他們真是好樣的。

 我所講的只是我的一些小的體會和理解。我希望這能對大家有所幫助。但大法只來自於李老師,所以我所談到沒有甚麼特別的。反覆讀書!  

美國俄亥俄州學員 艾瑞克
一九九九年三月

(1999年紐約法會選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