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的供認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在中共的歷史教科書中,一直宣稱「十月革命開創了人類歷史的新紀元」,「列寧和布爾什維克在封建制度的廢墟上建立了一個社會主義的美麗新世界」。

在這個「美麗新世界」,人們被一種說法籠罩,那就是任何與這個「新世界」不一樣的東西,都是洪水猛獸,因此要「打爛舊世界,建立新世界」。

這個口號從1917年喊出來,一直喊到2021年,已經104年過去了,同樣的夢魘卻又一次一次上演。

一、蘇俄立憲會議為何只存活了十二個小時?

1917年11月7日,列寧率領布爾什維克宣告「十月革命」,而革命是以「民主」、「共和」的名義。列寧說,「蘇維埃政權保證按時召開立憲會議」,他還表示:如果布爾什維克在立憲會議選舉中失敗,他們將服從人民群眾的選擇。

然而,在隨後的選舉中,大大出乎列寧的意料,布爾什維克總體上只得到25%的選票,而社會革命黨由於得到了佔俄國人口約80%的農民的廣泛支持,總體支持率達到了57-58%。如果在這樣的狀況開立憲會議,那麼法律、權力設置將使布爾什維克靠邊站。

列寧最拿手的就是利用輿論造勢,無論如何佔據「道德制高點」,製造下一步行動的依據。於是,1917年12月26日,列寧在《真理報》發表了《論立憲會議》。他聲稱,立憲會議並不真正反映俄國民眾的意願,蘇維埃是比立憲會議「更高的民主形式」。

2017年6月的《紐約時報》中文版刊出題為「列寧真是德國間諜嗎?」的文章,揭底了當年列寧發動十月革命的鮮為人知的背景。安﹒鮑﹒祖波夫主編的《二十世紀俄國史(1894─2007)》指出:列寧從德國獲得五千萬金馬克的支持,回到俄國秘密策動政變。

列寧用德國金馬克創辦了數十種報刊,而發行量最大的《真理報》成為主要的輿論工具,影響了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的判斷。

只要在輿論上形成既定事實,那麼一切就有了所謂的「民意」。隨後,列寧宣布成立「臨時的蘇維埃政府」,並宣布,立憲會議是「人民的敵人」。

列寧先說制憲會議是人民意志完美的體現,隨後卻宣布「一切權力歸立憲會議」是反革命的口號。可想而知,在1918年1月5日,由「臨時的蘇維埃政府」主導的「立憲會議」是甚麼結果。

當天,列寧親自在立憲會議的會場彼得格勒塔裏達宮坐鎮指揮。立憲會議並沒有按照列寧想像的方向進展,於是,立憲會議的警衛隊長走上台對會議主持者稱:衛兵們都累了,我建議你結束會議,讓大家回家。

到此,所謂的立憲會議宣告結束。「世界憲政史上存活得最短的立憲會議」在布爾什維克用來福槍強行驅散下,總共經歷了12小時40分鐘,就徹底消失了。

當有人向列寧彙報,告訴他立憲會議是怎麼倒楣的結束時,列寧擠了一下黑色的眼睛立即高興起來,然後奇怪的問道:「維克多﹒切爾諾夫真的乖乖的聽了指揮官的話,連哪怕一點反抗的表示都沒有?」於是他右側靠著沙發哈哈大笑起來。

事情並沒有結束,在《真理報》之外,仍然有傳統的媒體發出聲音,列寧不允許這一切存在。列寧在1922年5月19日給契卡(克格勃的前身)頭子捷爾任斯基的信中說,給《經濟學家》雜誌撰稿的知識分子們「是最應該被驅逐出境的」。列寧強調說,「我們將長期淨化俄羅斯。」

結果,三個月以後,一百多名俄國頂尖級的人文學者真的就被驅逐出境了。

早在一百多年前,蘇俄已上演了這一幕:
1、籌集重金
2、輿論定罪
3、非法律手段裁決
4、維持高壓

謊言永遠披上道德的外衣才出場──「利用輿論造勢,無論如何都佔據『道德制高點』,製造下一步行動的依據。」同時,它開口說出第一句謊話之後,就註定再要用無數個後續的謊話來掩蓋,直到,人們在高壓下也跟著它撒謊,讓撒謊成為新的社會常態。

二、蘇俄戲碼在美國翻演

時間流轉,104年過去了,剛才講述的俄國那一幕,卻在21世紀的美國上演了。這一次打的是民主招牌強佔「道德制高點」。也就是說,無論他們做甚麼,都是為了「民主」;不符合他們需要的,就都是「反民主」。

近期,美國《時代》雜誌在《拯救2020年大選的影子競選秘史》一文中,披露了2020年總統大選前後,民主黨黨工、草根活動家、主流媒體、科技公司和企業首席執行官們組成的鬆散聯盟﹐在大選前和大選後採取的密集行動。

1、籌集重金:
《影子競選秘史》一文,證實了一件事情,這個隱秘的聯盟籌集到前所未有的鉅款。這些資金有多少?據聯邦選舉委員會2月10日公布的數據:民主黨共籌集資金32億多美元,是川普籌款的4倍,而且都花光了。

2、輿論定罪:
在《影子競選秘史》中,文章通篇都在反覆聲稱,「影子競選」是「與拜登競選活動分開的,而且跨越了意識形態的界限」。這些努力並不是為了顛覆選舉,而是民間所為,目的是挽救我們的民主,維護此次和今後選舉的公正性。

川普和川普支持者的任何活動、立場或回應都被自動貼上標籤,然後被定格為惡棍;而「影子競選」卻自己貼上了令人不可思議的「高尚的標籤」。

3、違憲鬧劇:
在1月6日國會事件之後,以「威脅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安危」等等說辭被「高尚團體」及其媒體大肆炒作,還在國會裏上演了一場違憲的彈劾鬧劇。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拒絕主持這場違憲彈劾,於是國會自己兼職法官、陪審團和證人,違憲、無視憲法的行為接連上演,最後辯方律師在世界的注目下,將彈劾者製造的「證據」與真實證據對比示眾,這場鬧劇以彈劾方眾人心懷各異、不敢再堅持而失敗收場。

4、維持高壓
彈劾鬧劇之後,事情並沒有結束,美國眾議院議長表示,國會將成立一個類似於「9﹒11委員會」的獨立機構,來調查1月6日美國國會大廈被攻擊的事件,如此等等。彈劾者的態度很明確,就是要維持高壓,因為自己製造或相信的每一個謊言,都要用一個接一個更多的謊言才能維持。

謊言披上道德的外衣才能魚目混珠,肇事者來歷不正,就會因為自己內心的恐懼而頻頻打擊對手,指鹿為馬。

三、狂妄的公認

剛在美國上演的這場「影子競選」是一些甚麼樣的人幹的呢?《時代》雜誌在《拯救2020年大選的影子競選秘史》一文中,提到是進步主義、自由主義以及環保主義者。此外,文章承認,其中最重要的是,左派實際上確實控制了安提法(Antifa)、「黑人的命也是命」等團體的活動。

面對《時代》雜誌上這篇驚世駭俗的供認,偌大美國,竟然沒有記者敢去追、深入調查,重談大選結果的合法性更是已被高科技公司禁止的話題。

共產主義的西方始作俑者葛蘭西早已說過,「你要做的是滲透到這些體制中,並對其進行改變,從內部使其極端化。」作為「輿論──法治──教育」的一環,1月20日之後,美國的一些左派大學已經在自己的校園網站上,公開把安提法作為正面運動來歌頌,教育和提升在校大學生、研究生、師資和歷屆校友對安提法的接受度。

這裏需要指出的是,打著進步主義、自由主義、安提法(Antifa)旗號的許多組織都是共產主義的變種,他們的共同目標是:擁躉無神論,拋棄道德和信仰,崇尚暴力,砸爛原有的人類傳統秩序。

歷史有如一幕大戲,當時間流逝,回頭一看,一幕幕居然如此相似,但遺憾的是,世人每每未能吸取歷史教訓,巴黎公社、蘇俄、中國大陸、委內瑞拉……,一再重蹈覆轍。而且,這一茬文明,地球上已經沒有可以搭乘「五月花」去投奔的新大陸了。

然而,天道循環,非人力所能探知,人們不是常說,冥冥中早就註定了一切?再狂妄,最終也逃不出善惡有報的天律。蘇聯共產黨在外界沒有預知的情況下突然土崩瓦解,中共危在旦夕,美國的「影子選舉」結果又能對抗著走多遠呢?堅守對神的信仰者,堅守正義和良心者,都會看到那一天。

俗話說,否極泰來。眼下最壞的是否已經到來?憑人力難以判斷。但是,當最壞的來時,最好的也就到門口了。這也是為甚麼信仰者永遠應該守護對神的正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