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師父真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我是因身患嚴重的糖尿病而於二零零四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在十幾年的修煉路上,我和我的家人親身體驗到好多神奇事兒,使我深深體會到:只要大法弟子心正,時刻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只要信師信法,師父時刻就在我們身邊保護我們。

我能成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人,時刻沐浴在佛光之中,心裏有說不出的幸福、自豪。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了我和我丈夫、兒子、孫子第二次生命,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了我一個和睦、幸福、完整的家。謝謝師父!發生在我和我身邊的神奇事兒很多,下面我僅舉其中的幾個例子與大家分享。

「你們知道我是怎麼好的嗎?」

我身患嚴重的糖尿病,從小就愛吃水果和甜食。但卻不能吃,渾身沒勁兒,一到吃飯就發愁,這不能吃,那也不能吃,能吃的東西我卻不愛吃,一吃飯就掉眼淚。光覺著沒活頭兒、是活受罪。

二零零四年夏天,侄媳見我身體不好,就勸我煉法輪功。我一聽是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還能祛病健身,就同意試試。因中共的迫害,當時環境很殘酷,我丈夫脾氣不好,由於對法輪功不了解,又害怕,知道我煉功後對我大發雷霆。後來我就偷偷的煉,不讓他看見。

學法煉功後不久,我的身體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身上有勁兒了,能做飯也能收拾家務了,有時也能幹一些地裏的輕活了。有一天,我正在北屋裏坐著,忽然聽到我丈夫在東屋裏對全家人說:「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看你媽這些日子身體這麼好了,還能幹活兒了,精神也好多了,也不鬧脾氣了,臉上也有了笑模樣兒。」我一聽立刻快步走到東屋門口對他們說:「你們知道我是怎麼好的嗎?」「你是怎麼好的?」丈夫好奇的問我,「我是煉法輪功好的!」我理直氣壯的大聲回答。

從那天起,無論環境多麼殘酷,丈夫不僅再也沒反對過我煉法輪功,還經常拿出錢來做大法資料。我縣的一位同修被非法關押時,他積極主動的開車拉著同修們到外縣看守所為同修發正念。

斷腳腕五十天就能走了

二零零六年秋後,我和丈夫開車到地裏拉玉米秸,為了多裝點兒,在車的兩邊都加上木板。裝好滿滿一大車,我坐在玉米秸上,丈夫開車往家走,由於車裝的很高,路又不平,路上一顛,車整個翻了個個兒,一車濕玉米秸和木板全砸到我身上,壓得我透不過氣來,當時看見的人趕緊跑過來,七手八腳把我拽出來,才鬆了口氣。有人說:「好懸哪!快看看傷著哪兒了沒有啊!」我試著想站起來,可是左腳就是不聽使喚,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給大法抹黑,我一定要自己走!」我讓丈夫遞給我一把鐵鍬,我慢慢的拄著鐵鍬站起來,一步一步走到車前,在丈夫的幫助下上了車。

這時兒子聞訊趕來,非要我上醫院去檢查,我知道我的腳腕已被砸折了,但我是修大法的,我有師父管,只要我信師信法,決不會有事的。越是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越得堅定的信師信法,心裏不能犯一點兒猶豫。我堅定的對兒子說:「你要是硬把媽送到醫院去,你就是在害媽,你要是孝子,你就順應媽的心意,把媽送回家,媽是不會有事的。」兒子聽了只好把我拉回家。

第二天,我的整個兒腳都腫起來,呈青紫色,連腿都腫的老粗,腳腕上部整個兒都斷了,很嚇人。兒子擔心我有糖尿病,傷口不好長上,天天給我試血糖,極力勸我上醫院,我堅決不去。

因為腳踝上邊和腳折為兩截,想動時就得用手托著腳和腳踝處,我叫丈夫給我找來竹板放在腳腕底下,用布條把腿和腳固定在竹板上,可是這樣綁了不一會兒,就痛得我受不了了,我趕緊解開後,馬上意識到自己錯了:我這不是用常人的辦法嗎,我是個修煉人哪,用常人的辦法能解決修煉人的問題嗎?有師在有法在,我怕甚麼?我就信師信法,把一切都交給師父!那真是「念一正 惡就垮」[1]。受傷的腿一天一個樣,二十多天,我就能自己在床上活動自如。只是我一直不敢下地試著站。

一個多月後的一天,我家來了一個不經常來的人,在院裏和丈夫說話,說了沒幾句就問我丈夫:「我嬸子呢?」丈夫說:「她的腿摔了一下子。」那人說:「是嗎?我看看她去!」一邊說一邊往屋裏走。那人進屋就說:「嬸子,沒事兒,你趕快下來鍛煉吧,老是不活動,腿就萎縮了。」說完這句就走了。那人走後,我越琢磨越覺的蹊蹺:心想:「這個人輕易不來我家串門,來了不和丈夫聊天還找我,到屋裏來後只說了叫我下床鍛煉這句話,拔腿就走了,這分明是師父派他來點化我,叫我下床鍛煉哪!」我想:傷筋動骨一百天,那是常人中的理,師父說:「好壞出自一念」[2]。我是大法弟子,師父時刻保護我,我一定能走!我立刻下床試著走,用右腳支撐全身,斷了的左腳輔助,兩條胳膊伸開,兩條胳膊隨著一瘸一拐的腿,上下配合一起一伏,就這樣我從裏屋走到外屋,再走到院子的平台上,我一邊走一邊高興地對家人們說:「你們看,我這才五十天就能走了,我可沒花你們一分錢哪!」孫子見我走路的架勢,高興地說:「看我奶奶走路像大雁飛一樣哎!」

就這樣,不到兩個月,我就和孫子一起走著到處散發《九評共產黨》了(那年《九評》剛剛發表)。

丈夫的「手術」

我丈夫出門到新樂縣時,經常和一個朋友住在一起。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份,他倆都像得了重感冒一樣,整天不住聲的咳嗽,晚上根本睡不了覺,憋得受不了。我知道後打電話叫丈夫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丈夫雖然還沒修煉,卻非常信師信法,每天只要是閒著就用心的念,晚上睡覺前都忘不了,直念到睡著了。丈夫的朋友到醫院檢查,結果是得了肺癌,二零一五年正月裏去世了。我的兩個兒子和女兒老催他們的爸爸去醫院檢查,我丈夫說:「我也不去檢查,檢查也是肺癌,俺倆(和他朋友)得的是一樣的病,去醫院也治不好,我就念法輪大法好,就把我交給師父了,也只有師父才能救了我!」就這樣,在我的不斷鼓勵下,丈夫一直念了好幾個月。

有一天早晨我剛剛睡醒,丈夫就對我說:「我的病好了!」我滿面狐疑的看著丈夫問:「你怎麼知道你的病好了呢?怎麼平白無故好的這麼快呢?」丈夫高興的說:「師父給我做手術了!」原來頭天晚上十來點鐘時,丈夫迷迷糊糊的躺著,但並沒有睡著,似睡非睡中看見師父來了,從他的肚子裏捧出來一堆瘤子,有開花的,還有不開花的,並說:「看你這瘤子長了多大了啊!」

聽完丈夫像神話一樣的敘述,我感慨萬千。從此以後,丈夫果然病症全無,好了。一個月前,丈夫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煉,他從每天吸煙三盒多到戒煙,沒有師尊的加持,是根本做不到的。我從內心深刻體會到:師父偉大,法偉大!

兒子死裏逃生

我兒子和兒媳也很相信大法,他們結婚上拜時,我讓兒媳第一個先拜師父。

二零零五年大概是五月份,我兒子騎著摩托車帶著朋友去辦事兒,走到一路口被對面飛馳過來一輛轎車撞個正著。我兒子和他的朋友被撞飛到半空中,離地面足有一房多高,我兒子手裏還攥著摩托車把,摩托車碎片不斷的從半空中落下,他們兩個在空中轉了好幾圈才跌落在馬路中間的花池裏。人們趕緊把他們倆送到縣醫院,馬路上看見的人都說:這倆小伙子都夠嗆,可能一個也活不了。

電話打來,我心想師父說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3]。我兒子不會有事的!我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醫院一眼就看到兒子在走廊裏一瘸一拐的去給朋友拿藥,我連聲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並告訴兒子如果沒事就別住院了,也別要人家的錢。就這樣兒子回家了,汽車司機非常感動,同時也明白了大法真相。

孫子有驚無險

二零一二年秋天的一天,兒媳在平台上洗衣服,不到一歲的小孫子自己在平台上的小車上玩兒。小男孩特別不老實,兒媳一時沒注意,孫子上到了小車的頂端,因小車一頭太沉失去了平衡,連人帶車翻到平台底下的水泥地上,我家的平台本身就高,加上小車的高度,孫子即刻被摔得昏死過去,不哭也不動。

兒媳嚇得大哭,邊哭邊叫我。我奔到現場,當時也嚇哭了,趕快叫家人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快救救我可愛的小孫子吧。念了一個鐘頭後,小孫子才哭出聲來,在師父的保護下,我的孫子終於得救了。事後我向內找,自己當時被嚇哭了的表現是動了情,同時也是自己沒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這一關沒有過好。

不知甚麼時候,小孫子脖子後邊長出來一個硬硬的、圓圓的像杏核大小的疙瘩,鼓的很高。到縣醫院去看,醫生說看不出是個甚麼東西,建議到大醫院去看。家人心裏犯嘀咕,決定第二天去市醫院看。我想:「我孫子是師父賜給我的,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家的孩子能有甚麼事兒啊?!」我把小孫子叫到跟前對他說:「你是大法小弟子,能背好多大法詩詞,師父一定會保護你的,你就信師父,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行嗎?」小孫子高興的答應了。第二天一看,小孫子脖子後的疙瘩不翼而飛! 全家人無不為之驚嘆,我們又一次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我兒子一家住在樓上。一天,小孫子不知從哪兒拿到了一把剪刀,誰也沒注意,他用剪刀剪破了地上的電線,剪刀觸到電線裏的鋁絲上,頓時冒出了一個大火球,同時把我孫子打到了一邊。在一陣後怕過後,我心裏倍感一家人有師父管簡直太幸福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大法弟子無論在日常生活之中,還是在講真相救人中,哪怕是一件小事,只要在法上,都能體會到師尊時時刻刻都在身邊,保護著我們,看護著我們。有師父真好!

我修大法快十四年了,在這近十四年的修煉過程中,真正認識到堅定的信師信法是第一重要的。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才會修煉如初,才會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多多的救人,才會連綿不斷的出現神跡。我真的打心眼裏無限的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沒有師尊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一切。今後我一定要更加勇猛精進,時刻用真善忍大法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嚴於律己、寬以待人、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有緣人,以報答師尊無微不至的關懷與保護!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師恩。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