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闖過生死大關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今年過年,過得可真艱難,又闖過一次大的生死關。

今年是黃曆戊戌年,我和孩子們從城市裏搬到農村老家來過年,初一晚上,我到鄰居家歇了一會就回家了,覺的有些疲憊,便準備睡覺。

可是,突然肚子痛,而且越來越痛,後來連床也上不去了,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又吐又拉,弄得屋裏髒兮兮的,過年過節的,真是鬧得不可開交!於是趕緊給同修們打電話,來了三、四人,都幫我發正念,我自己也發,有了很大幫助,疼勁小了許多。

第二天(大年初二),脊梁溝像是有條線從脖子到臀部直通下來,順著這條線有股涼風「忽」的壓下來,隨即肚子又疼起來,而且疼得比初一更厲害了,而且還發起燒來,燒的、疼的雙手揪在一起打哆嗦,全身也顫抖。

孩子們要送我去醫院,我不去,我說我是煉功人,這不是病,去醫院幹甚麼?孩子們看勸不了我,正月初三就叫我回到城裏。他們說家裏沒暖氣,太冷,還是回城裏住吧。他們本打算就把我送到醫院,可是我不允許,所以只好回到城裏家中。

後來燒得我迷迷糊糊的,竟然有些昏迷了,可我還是不去醫院。這時孩子把我的妹妹叫來,我妹妹好說歹說叫孩子們把我抬上車,硬把我送到醫院,先做檢查,抽了血,做了CT,當時也沒看出是怎麼回事,醫生說:「還得化驗,分析,診斷,結果還出不來。」我這時清醒過來了,對孩子們說:「那咱先回家吧。」

後來,高燒不退,肚子也照樣疼。孩子們又讓我去醫院,我說:「不去醫院了,醫院也看不了,我是煉功人,這不是病,我沒事,你們就放心吧!」孩子們說了很多好話,費了很多口舌,可我還是不去。

孩子們沒了辦法,就又把我妹妹叫來了。妹妹認為我是怕花錢,就說:「你甭怕花錢,咱有錢,你住院我給你拿錢。別說咱有錢,就是沒錢,借錢咱也得看病啊。」我說:「我不是心疼那錢,我是煉功人,我沒有病,住甚麼醫院呢?這是假相,你們就放心吧,我有師父保護,不會出問題的。」她說了很多勸慰的話,說不動我,後來就急了,拉下臉來訓斥我:「你煉功煉傻了,有病不說治,等死啊?」還說:「你煉功就煉唄,我們又不反對,可不能拿著命當兒戲!」她還拿出錢來讓我看,說:「錢,我都拿來了,住院不住院,就看你自己了。」我給她講了邪黨搞得所謂「一千四百例」,告訴她那都是造謠欺騙,製造仇恨;還有甚麼「天安門自焚」,都是栽贓陷害,千萬別信邪黨那一套。

我還給她講了前人大委員長喬石和人大離退休老幹部經過數月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真實情況。她無話可說了。

她臨走時說:「調查歸調查,你現在有病就得治。可是,八頭大牛拉不動你這麼個老太太,別人沒轍了,那就你自己定吧!」

我覺的,這也是修煉,這也是考驗。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心裏踏實,儘管看起來好像病的多麼厲害,我深知這是假相,我根本就不承認它!全盤否定它!

此後,我再沒去醫院。正月初三,我和孩子們回到城裏後,同修們三三倆倆天天來看我,跟我一起學法,一起發正念,一起向內找,一起互相切磋,還交流並講述其他同修過病業關的情況,使我得以借鑑。雖然是過病業關,可是天天都有所長進,有所提高。

這些天,肚子還是一陣陣的疼,我大孫子很孝順,很會體貼人,常給我捶背,胡嚕肚子,他在伺候我時,發現我的腰部右側有個大疙瘩,跟個大糰子那麼大,把他嚇了一跳。他說:「奶奶,怎麼有這麼大的疙瘩你也不說呢?」我說:「告訴你們幹甚麼?大驚小怪的,又要把我弄到醫院裏去了!」孫子說:「奶奶,還是應該去醫院哪!」我說:「別說了,你姨姥姥不是說了嗎?──八頭大牛都拉不動我這個老太太嗎?」

這大疙瘩硬乎乎的 ,好像還有根兒,有一寸那麼長,在肉裏扎著。疙瘩也疼,肚子也疼,疼起來真難承受!就這樣,一直疼了十二天,也吃不下東西,也睜不開眼,很是難受。

我覺的疼起來有三種情況:一種是像把竹板兒削的薄薄的、尖尖的,往身上劃,往身上扎,然後噴藥,真疼啊!另一種像是往傷口上撒辣椒麵,火辣辣鑽心的疼!再一種就是像荊棘扎腳心那樣乾巴疼,生疼生疼的,真疼得我焦頭爛額,心慌意亂!疼的到了極限,覺的一鬆勁,就真會叫邪靈把魂魄弄走。但我是大法弟子,多麼痛苦,也不喊不叫不吵不鬧,絕不呻吟,不能像常人那樣。這時我又想起了師父的詩詞:

「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1]

師父的法更堅定了我驅除病魔假相的干擾,戰勝死神糾纏的決心!確實,心更堅定了!

在這段時間裏,我一直沒有間斷學法,師父講:「作為大法弟子,能夠做好正法的事、圓滿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學法。無論怎麼忙都不能不學法。這是圓滿的最大保證。」[2]

所以,身上不管多麼難忍受,都堅持天天學法,同修來幫我也不嫌麻煩,天天來幫我一起學法,也使我信師信法的信念越發堅定。正念也越來越足,這就是戰勝一切困難的基石!

一天,有個同修過來跟我說:「師父教給我們神通,怎麼不用?讓這神通在咱們大法弟子身上顯現 !」這句話提醒了我,就像在我背上猛擊一掌一樣,我想:是啊,我們是大法弟子啊!能像常人那樣嗎?任病痛折磨,任病痛擺布?當然不能。

師父告訴我們:「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3]

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4]

這時我想:那麼大個疙瘩,為甚麼不對著它發正念,消它?!不能讓它任意逞兇!於是再發正念時,就用手指指著它念 「滅」字,同時用手指比劃著在疙瘩上寫「滅」字。這一來奏效了,真是立竿見影,疙瘩立刻移動了位置!我心想:你移動到哪兒,我就指著哪兒念「滅」,寫「滅」。你跑到哪兒,我追到哪兒!另外,我還採用用手抓的辦法,對著疙瘩抓一下,口裏念一聲「法正乾坤,邪惡全滅」[5]接著,把抓在手裏的邪惡東西扔出去,摔在地上。

這樣疙瘩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大糰子那麼大的疙瘩逐漸縮小,逐漸縮小,到還只剩下像核桃那麼大時,就不那麼疼了,可是那個一寸長的根還有。除惡務盡,我繼續發正念,不留後患。一直到徹底消失,疙瘩全消下去,根也沒了的時候,那才叫徹底根除。這樣,歷時十二天,這場生死大關終於闖了過來!這時肚子也不疼了!看起來是那個邪靈徹底被滅掉了!

回顧這次突破生死大關的過程,之所以能突破這一關,能走過來,根本的根本就是毫不猶豫的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我疼痛到極限的時候,我都沒有退縮半步,在我疼痛到迷糊過去的情況下,我都能堅守信師信法的正念!再有就是師父的加持和慈悲保護,以及同修們的幫助、關心和不辭辛苦的照顧。深深的感謝恩師的大恩大德!感謝各位同修的火熱心腸!真誠無私的幫助!

現階段體悟,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發正念兩種手印〉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