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悟法理在法上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我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已有二十多年。

修煉大法做好人

記得在剛得法時,我三十多歲,在一家影樓當化妝師。一天,我的有密碼的化妝箱被人換成無鎖簡陋的化妝箱,好的化妝工具和化妝品也被人拿走了。大家知道,好的化妝品才能畫出靚麗的妝容,妝容畫不好就牽扯諸多利益等問題。我想到師父說:「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們今天在學功的人,這些心更得放下。」[1]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沒有與人去爭鬥。經過這件事後,同事們都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是很好說話的人。

還有一件事,我大哥因為做生意欠債了,我把屬於我名下的一套三室二廳的房子讓給他還債。有人知道這件事後,很震撼,學煉法輪功後人會變的這麼好,說要讓她自私的媽媽也來學法輪功。

明悟法理在法上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利用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那段時間電視電台等新聞媒體天天播放假新聞,抹黑法輪功。我的心臟真的揪得好痛,飯也咽不下,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為了讓政府明白,我幾次去北京上訪,可是哪有說話的地方啊。後來邪黨到處非法抓人。

一次我身上帶著「真善忍」條幅準備上天安門城樓證實法,上城樓之前都要搜身,我發出一念:搜不到。兩個搜我身的人就真沒摸到。走上城樓,我面對天安門廣場和一排背朝廣場面向我的警察,打開條幅,高舉頭頂,向世人證實大法的美好。過了一會兒,我心想:「居然沒有邪惡看到。」就因為這不正的一念,一個警察衝上來打我的頭,馬上週圍出現蜂擁而至的便衣警察,我被綁架了。現在悟到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多重要啊。如果當時就想邪惡看不到、聽不到,他們就會看不到聽不到。這才是在法上修啊!邪惡就迫害不到我。

後來我被送回當地,關進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銬上手銬腳鐐,在醫院遭受折磨性灌食,差點窒息。後來輾轉幾次換地方關押,最後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在裏面不准煉功,誰煉就在炎熱的太陽底下暴曬,學員之間不准說話,搜查經文,把音響開到最大,派已「轉化」的人來「轉化」我們,半夜睡覺用強電筒照眼睛……

開始時我頭腦都很清醒,每天都可以背師尊的經文。「轉化」的人來,我就用師尊的法告訴他們「轉化」是錯的。有一次我認識的一個已「轉化」的學員站在門口,我問她:你帶來經文了嗎?她說沒有。我說:你不是答應我的嗎?她不語,然後突然說:你同意啦(意思是同意轉化)?我瞪大眼睛說:我同意甚麼啦?當時我腦子就感覺扭了下,思想好像停頓了。到後來師尊的法我也背不出來了。當時洗腦班只剩下三人沒「轉化」,我還到處問:「轉化」對不對呀?因為我已經背不出法了。到後來我稀裏糊塗就留下了污點。出來後消沉了。一天凌晨一、兩點,我躺在床上睡不著,忽然真真切切的感覺有隻手輕輕的推了一下我的胳膊,那意思是不要消沉,起來。我的眼淚嘩嘩往下流:師尊啊!對師尊的洪大師恩感激不盡!

師尊說:「那個舊勢力它為了讓他轉化,給他造成很嚴重的心理上的迫害。它知道這個我是不承認的,採取甚麼辦法呢?它把他有正念的一邊兒,就是修好的那邊隔開,不讓他的思想接觸上,然後問他人的表面。而人的表面人的東西與後天的意識太多了,修好的一面又不起作用。在這種情況下你迫害他,你叫他寫了甚麼我都不承認的。舊勢力知道我不承認,它為甚麼還這麼幹呢?它能夠起到一種作用,就是想破壞學員的意志。做錯的學員就會想,唉呀!我寫了這個了,我完了,師父不能管我了,我對不起大法了,從此就變的消沉起來了。這是它們的手段,我是不承認的。跌倒不要緊,不要緊的!趕快爬起來!」[2]

師恩難報啊!我為甚麼在那麼艱苦的環境下都能闖過來,而在這個問題上就摔倒呢?是有求之心被邪惡鑽空子了。想讓已「轉化」的人給我帶經文看,已「轉化」的人已經是被邪惡操控的,我這不等於是求邪惡了嗎?!這是刻骨銘心的教訓啊!師尊早就講過:「不要抱著任何有求之心」[1]。面對過錯,我不要消沉,找出人心,去掉它,提高上來,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這才是我要做的。

講真相,救眾生

二零零五年,三退大潮開始。為了讓人們看清中共的真實面目,有一次我手提兩袋《九評共產黨》書,坐公交車到另一處去發放,途中,坐在我前面的一個人突然大喊:我手機掉了。司機慢慢靠路邊停車,報了警,等候警察到來。我要下車,卻不讓開門。我知道是另外空間的邪惡想迫害我,我發出強大的正念:請求師尊加持,清除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發了二十多分鐘,警車來了,警察上車看了看,把那人帶走了。一場迫害在師尊的保護下解體了。

我不放過一切機會面對面講真相,救眾生。同事聽了真相,有退團的、有退隊的;有的攝影師拿光盤到家看,有的化妝師還回家把家人也勸退了。

我會一邊給顧客化妝一邊講真相。有次我講完後,一個站在旁邊的十歲女孩突然說:我恨死江澤民了。她聽明白真相了。

有一次,一個部隊副師長來拍紀念照,當時還沒有開始三退。我就一邊給他妻子化妝,一邊講真相:法輪功是佛法修煉,電視上講的都是假的,自焚是騙局,是江澤民出於妒嫉一意要迫害……副師長就默默的聽著。第二天上班,就聽同事說那個副師長直誇我好,我想他是因為聽明白真相了啊。

一次有倆對新人來拍婚紗照,他們在等待去拍外景的空當,聽我跟他們講真相,一直聽到車子來接他們,其中有個新郎還邊笑邊說:好聽,好聽,回來再聽。

有一次我考駕照出來,有個在待考廳待考的小伙子,問我考過了嗎?我笑著點點頭,他就問我他不懂的地方,我回答他後,就跟他講真相。我說: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他搖搖頭。我說:現在的高官被抓表面是貪腐,實質是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遭報應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喪盡天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要滅中共,凡加入過黨、團、隊的趕快退出來,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小伙子說他是黨員。我說:阿姨為你好,希望你在大淘汰中能平安,我幫你把黨員退了吧。他笑笑點頭,十分虔誠的雙手合十。當時我都被感動了,真是有緣人啊!謝謝師尊,是師尊把有緣人領來的啊!

叩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