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牙疼看修煉的嚴肅性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六月二十七日,我與A同修去一同修家交流,因為有幾位老年同修身體出現不正常狀態,已經有好長時間了,想找同修交流一下,所以我們去了。

交流過程中,甲同修說他便秘有很長一段時間了,現在比以前好一點了,可是總是便不淨,便不淨的部份會在身體內產生毒素,所以造成身體不正確的狀態一直存在。聽了這話我覺的可笑,作為一個老大法弟子怎麼能用人的觀念對待自己修煉後出現的狀態呢?我告訴他不是那麼回事,根本原因是他對這事太執著了。他不相信,我也就不願和他說了。

同修乙身體出現心臟病假相,認為他的家族有遺傳病史,心裏沒底,找同修交流。同修勸他上醫院檢查,結果到醫院真的查出心臟病來了,還上了支架。我告訴同修乙:是你在修煉,路得你自己走,起作用的是你的真我,把自己當成修煉人才能做好。但交流後,我覺的同修悟性差,人的觀念重,不修自己向外找,這是提高不上來的原因 。

第二天,我就出現了牙疼的症狀,開始很輕,隱隱作痛,我也沒往心裏去。可第三天牙疼的更厲害了,吃飯都受影響,而且持續不斷。

這時我才重視起來,坐下來向內找。我一下就想到去同修家交流這件事,我是帶著甚麼心去的?如果是單純為了幫同修,去找同修存在的不足使之提高上來,就是有在同修之上的心,是顯示心和證實自我的心;如果是與同修交流,為了整體提高,整體昇華,交流中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中,證實的是法;我發現我是前者。當同修稱讚我修的好時,我說了一句:每個人都有其長處和不足。同修說我謙虛。當我回憶這句話時,想想自己是否是發自內心說的,還是在敷衍同修而自我感覺受聽,我覺的是後者。實際上我是在認同同修對我的「評價」,不過是隱蔽的、圓滑的。

我認識到:由於顯示心和證實自我的心表現出來已經被魔利用了而不自知,同修說的話反映出來的狀態是在提醒我向內找,讓我看到自己修煉中的不足,讓我修煉的,我不但沒能抓住修煉的契機,卻越往下陷,我不是在提高,而是往下降啊。我遇事不向內找,卻往外推。

當我回想起與同修交流時的場景:面對甲、乙兩位同修,我表現出的「可笑」、「我告訴他」、「我告訴同修」這樣的話都不是交流應表現出的狀態,「可笑」中夾雜著多少人心:瞧不起同修的心、顯示心……

與同修交流中,不應該是告訴同修而應該是我是這樣悟的,談自己的看法,一旦是告訴同修,那麼我與同修的關係就錯位了。

我心裏跟師父說:「弟子錯了,弟子要好好修,不能總讓師父為自己操心。」想到這我才發現,牙疼的症狀不知甚麼時候全沒了。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讓弟子真正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