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車打滑中找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紐約前段時間下雪,路滑,我開車一週內遇到三次把車打橫。最後一次車橫在小山坡上,足足一個小時,既上不去、也下不來。

先生同修提醒我說:這就是你的修煉狀態,上不去、下不來。他讓我好好找自己。

事後,我不斷的想過自己當時的思想念頭、當時是甚麼樣的想法。最大的感受就是害怕,怕死、怕有事。這是我修煉入門時的根本執著,我是二零零三年SARS病流行的那時候得法的,因為害怕、知道大法能保護我,才走入修煉的。

在車打橫的瞬間,我有第一念想到師父和念「法輪大法好」。但在我反覆念、看不到效果,我就停止默念,一個勁兒想我要怎麼用人的辦法把車正過來。

這一個小時,我試了各種方法,塞樹枝、撒小石頭,甚至還搬來一大袋雪鹽;但是沒有效果,好不容易正過來一點的車頭,又再次打橫,車尾部還撞雪裏、往外鼓了一塊。

我後來意識到,我在把修煉當成解決我的現實問題,走出困境、渡過難關的一種方法,我在用「實用」的現實標準衡量修煉,有用就行、有用就信的狡猾心態。這不是真信大法,更沒做到真修。

師父說:「修者多不見因有求於見,此為執著,故而不去不見。」「悟在先見在後,修心去業,本性一出方可見也。」[1]

此外,在出現問題時,我在常人這層使用的應對方法也屬於簡單、粗暴,使蠻力。當困住後,我沒有冷靜,反而非常急躁;在發現事情超出我能解決的範圍、我開始抱怨、然後哭鬧,我跟先生打電話、抱怨他為何不早去換車胎。

其實,那個時候他正在推廣神韻,我的電話直接干擾到他去做救人的事。我很慚愧自己沒有像個真修的大法弟子去解決自己遇到的關,而是再次把我要修的推出去。我沒有好好修自己,向內找。

回想我自己這十幾年的修煉,不向內找是我很突出的一個表現。當車打橫時,我曾閃過一念,自己究竟哪出了問題,但我並沒有立刻往下找,只是一味要去解決眼前的困境,想到的是做事,滿腦子想怎麼把這事做對。

就跟我在媒體工作中的表現一樣,很多時候想的是我要怎麼把這事做對、做完;實際上,如果修煉上不來,是做不對事的。長時間不向內找、修心去執著,就會滋養懶惰、安逸,消磨精進的意志。

媒體法會後的工作例會交流上,我也說了一些負面的話。當時我說,如果講真相還需要二十年,我一定會堅持下去;但如果要我在媒體再做二十年,我心裏就沒有那麼強烈的信心說我能堅持下去。

經過這段時間,我想,如果師父安排我在媒體再做二十年,那我就繼續做下去;之前我的猶豫和沒有信心,是因為自己做的不好、做的覺的苦,才心生膽怯。

如果掉個頭想,沒做好就應跟龜兔賽跑的烏龜學學,既然知道自己跑得慢、做不好,離師父對媒體的要求還差很遠,那就更努力去做;不能學兔子躺那乾等著結束。關鍵的是,自己不要沒有信心、要堅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做下去。

師父說:「大法弟子的事還沒結束,修好自己把媒體辦的更好,這就是大法弟子的威德。艱難中走好你們的路,很不容易,可是你們走過來了。」[2]

我平時為了吃可以花時間做飯;為了玩可以看網上新聞,甚至反覆看自己寫的文章及讀者留言,我現在也想為了修煉珍惜自己,因為每一天都值千金、萬金。

在車打橫後的第二天,我再次開車出門時,師父的一首詩打入我腦中:「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3]。

以上為個人心得,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何不得見〉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賀詞》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