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了 同修也變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昨天到學法小組學法,同修的變化很大。

原本上一次我們學完法,最後交流時,搞得不歡而散,原因是:交流中,同修說的話,當時我認為都不是在法上交流,說的都是常人的家常話。所以,當時我沒有向內找,錯誤的把同修的表象當成了真相,我陷在了就事論事之中了。因此,當時我的表現,也完全不在法上了,忘記了師父的教誨:「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1]「發生任何矛盾,心裏頭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證原因就出在你這裏。」[2]

回家後通過學法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人心:顯示心、不修口、妒嫉心等,就是這些人心,讓自己表現的不冷靜,不能站在同修的角度上看問題,同修在難中(同修已經兩年不能自理),已經很不容易,我要幫同修,就必須在法上幫,決不能靠相互交流,必須靠學好法,才能提高上來。

我向內找時,還找到了自己也存在著不修口的問題,經常將在外邊遇到不順心的事,回家跟丈夫突突突的倒了出來。這不也是不修口嗎?為甚麼看到同修說話的時候,我就出現不舒服呢?不就是自己骨子裏存在人的東西嗎?一個修煉好的大法弟子,怎麼能這樣呢?

說到底,就是自己沒修好自己。師父說:「是不是在利用著它的不好的那一面讓我們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呢?」[2]是啊!哪有偶然的事情發生。同修表現的不修口,不向內找,這不就是鏡子嗎?師父讓我看到對方不好的一面修我自己,找自己嗎?同修的一切表現,都不是偶然的,都有我自己要修去的東西在裏面。

對照師父的法,我繼續回顧前些年與其他同修之間交流中,也出現過相互不愉快的事情。當時也是認為問題不在自己,讓埋藏很深的這些人心溜過去了。這次,我不能再放過它們了。看到同修表現的樣子,我不舒服,這本身就是問題。一個修大法的怎麼能有不舒服的感覺呢?這個不舒服就是一顆想舒服的人心,就是要修去的人心,我發正念,清理這顆人心。過後心裏亮堂了起來。

通過這次與同修交流出現的表象,我看到了修煉的嚴肅性,看到了修煉人的人心的表現,處處可見。只要自己能嚴格要求自己,就能抓住這一顆顆人心修掉它。如果放縱它,那麼就會在無知中,上舊勢力的當,被其鑽空子,將我們拖下去。

認識提高上來了,當時我只想到下次學法時,一定向同修承認自己的錯誤,表示道歉。真是境隨心轉,自己改變了,想不到同修的變化更大。

見面後,我沒說話,同修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做到修口了,一個星期,我不說不該說的話了,兒子、兒媳、女兒都對我很客氣了。原本對我說話滿口髒話的兒子,也再沒有找到我的話茬訓斥我。同修還說:這修口太重要了,我為甚麼過去就沒想到修自己呢?我知道的太晚了。這時,我說:不晚。我又說:上一次都是我的過錯,沒有很好的站在你的處境考慮問題,我還語氣強硬,真對不起你啊!同修原諒了我。

這也是兩年來,第一次我們交流的這麼和諧,因為,我和同修都找自己了,都能向內找了,我們兩個都像個修煉人的樣了,師父將我們空間場的壞東西清理了,我們的空間場乾淨了。

同修說:這幾天晚上睡不著覺,就起來聽法,有時整晚上不睡,第二天精神還挺好。同修還拖著還不能站立的身體,半年來第一次為師父敬了香,請求師父原諒她敬的香不能插正。同修對兒媳婦說話的聲音也降下來了,兒媳婦對她也客氣了。同修身體也有了很大的變化。看著聽著同修述說的樁樁件件小事,我心酸酸的、甜甜的。師父,都是弟子的問題,我的心性提高的太慢了。弟子今後一定會更加精進修自己的。向內找是一個法寶,我想一個修煉人時時處處都不能離開這個法寶。這天下午,也是我們學法時的狀態表現最好的一次。

我變了,同修也變了。謝謝慈悲的師父!我會和我的同修繼續走好今後的路。

個人的一點體會,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