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法中 做師父所要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我悟到大法弟子跟隨師父走到今天,是為了今天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件大事,也是在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因此這幾年來,我真正的走出了自己的路,面對面直接講真相救人。雖然說這是一條最艱辛的路,我決心已定,選擇了師父所要的。

心在法中 神路自通

在此說一下心性在法中提高的過程。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我地區遭到了空前邪惡的大綁架,那天傍晚一位中年男協調同修來告訴我,說網上有大綁架的消息。我當時心中沒有緊張、沒有害怕,立刻上網,把消息打印了幾份準備馬上通知下去。我快七十歲了,也不是協調人,也沒有任何依賴別人或推脫的想法,就想著儘快讓大家發正念,解體邪惡的迫害。在北方寒冷的夜晚毅然走出家門。

在充滿邪惡恐怖的那些日子裏,很多同修不出來了,在家裏學法、發正念。有的同修轉移打印機和家裏大法的東西。我和平常一樣,每天上午出去講真相救人,下午在家裏學法、發正念。家裏有打印機、資料和一些做出來的真相台曆,我沒有那麼多想法。我心中沒有迫害,只有師父的法,輕鬆的走過那段風雨飄搖的日子。

修去人心 圓容整體

二零一三年,我地區協調人A被洗腦班迫害嚴重,最後承受不住,違心的被所謂的轉化,配合了邪惡,回來時狀態極差。同修們提議讓我擔任本地區協調人。我當時心中有些不踏實,擔心自己承擔不起來。可是當時想到整體需要,也許這就是師父的安排,我沒有退路。在那幾年的時間裏,我發揮了自己應有的作用,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上,真是處處走在前面。哪裏出現邪惡標語,我趕緊剪下來。聽說銀行有污衊大法展板,我兩次正念取下。在訴江大潮中,我協調組織同修們積極參與。

事情做了不少,但是人心也隨之膨脹起來。表現在總是注重別人的評價或對自己的認可。證實自己,認為自己修的好,凡事追求完美。顯示心、高傲心、看不上別人等諸多不好的人心都暴露了出來,而且不修口,背後議論同修,說話張口就來,常以自己的心性標準強制別人,自以為說的對。這樣無意中經常傷害同修,逐漸感覺到同修對我敬而遠之。我也深知自己缺少修煉中的善與慈悲,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加持,我充其量只不過是個常人中的強者。雖然一直在克服、在修,但總覺得這些東西很頑固,看不到有太大的改變,不免心中有些苦惱。

三年多時間過去了,我看到原來那個協調人修上來了。她多年以來雖然修的跌跌撞撞,吃了很多苦,但是她從來不氣餒,不消極。在當時利用手機大量救人的情況下,她主動的承擔了購買手機卡項目,保證了本地區同修們的需要量,跑前跑後聯繫、協調,總是任勞任怨的付出,這一點我比不了她。我覺得自己需要靜下來好好調整調整了。通過找她交流,她接受了我的建議,恢復原來的協調人位置,我甘當配角、圓容補充。在配合當中,聽到有人說她這個不足那個不足,我總是解釋:協調人不容易,比一般學員要辛苦的多,大家都是在修,缺點避免不了。

A同修因為種種原因不能上網,可是作為協調人必須得和明慧網保持聯繫,得掌握信息,跟上正法進程。我沒有去要求她,自己默默配合,我經常根據當地整體的修煉狀況,打出一些交流文章,在大組學法時與同修交流。尤其今年明慧網發出的《通告》,還有對《通告》一些相關的文章,我把掌握的信息及時與同修交流,並大量出去散發。就做師父所要的。

在這麼多年的邪惡瘋狂迫害中,我一直對整體意識很強,可以說是在火與血的教訓中走過來的。雖然我們之間會因為對事情的看法存在不同之處,有時會有心性上的摩擦,我一如既往對待她,沒有因為意見的分歧而出現間隔。我知道那個強勢、無理智的不是她,是邪惡抓住人心操縱她。目地是讓我們形成間隔,我不能上當。在以後的接觸中,A向我表示她的黨文化東西太多了,有些不好意思。我總是看住自己的心,在法中鼓勵、配合她。

去除安逸 法上提高

去年看到明慧網出來新版煉功音樂,當時心想:我還是按照老版音樂煉。理由很多:師父說過:「心性多高功多高。」[1]只要做好三件事,學好法、講好真相多救人,走正修煉的路就行。心性提高是關鍵,再說老版音樂也沒有取消。自己還認為在法上。一個月過去了,看到很多同修都在用新版音樂,抱輪一個小時。我感覺自己有些不對勁了,再看看自己的心,上面的諸多藉口不都是在掩蓋自己的安逸心嗎?雖然明慧網沒有強調甚麼,師父也沒有說甚麼,修煉不就是講個悟性問題嗎?這個時候有了新版音樂,讓增加抱輪時間,肯定是有它的道理。

幹甚麼不落後這是我的性格。我決心開始抱輪一個小時,第一次覺得時間很長,尤其頭頂抱輪,兩隻胳膊又酸又累,渾身冒汗,心裏越想快結束,時間過得就越慢。一段時間雖然堅持下來了,但心裏總是有點打怵。

一天早晨抱輪時,心想得改變觀念了。苦、累、不舒服,那不都是人的觀念嗎?人當然都是在求舒服,不想吃苦。師父說:「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2]。我把吃苦當成樂了嗎?我的心中是在對抗這些苦、累、不舒服,這不就是常人心嗎?此時認識到我是曲解了師父的法,單純的把煉功當成了輔助手段,實際上和心性提高也是緊密相連啊!

從那天開始,因為觀念轉變了,心性上來了,抱輪的感覺截然不一樣了。尤其是頭頂抱輪,兩隻胳膊輕鬆、到位,不酸不累,不變形,身體有點往起拔,感覺時間過得很快。讓我體驗到了法中的美妙。通過增加抱輪時間,我的身體感覺更加健康,馬上就七十歲的人了,每天早起晚睡,沒有特殊情況,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一點不累,這是常人無法做到的。大法給了我超常的體魄,大法給了我從人走向神的信心,我對師父無以回報,只有精進!再精進!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