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向內找中提高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師父告訴我們:「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做好三件事,這就是最大的事。首先修好自己才能完成你們的歷史使命,所以在整個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過程中不能忽視自己的修煉,所以在修煉中一定要認真,那是作為一個修煉人的最基本保證。」[1]

師尊明示了修好自己的嚴肅性。我雖然每天三件事也一直在做,從晨煉到發正念,從學法到救人幾乎沒落下過,自己還覺的按師父的要求在做。但是最近一段時間,別說煉功了,就連發正念的十五分鐘都坐不住,煉第五套功法從半小時就開始腿疼,後來盤的時間越來越短,二十分鐘,十分鐘,到後來居然一盤上腿就開始疼,就是這樣每次還都硬堅持下來了,所以也就沒在意。可到後來腿疼的走路都疼,晚上睡覺都會被疼醒。我這才感覺到不對勁兒了,怎麼會這樣呢?

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2]「修要修自己,要向內去修、向內去找。大家都能做到這一點,甚麼問題都能解決了,這就是大家互相能配合的最好辦法、法寶,為甚麼不這樣做呢?」[3] 所以在整個修煉過程中沒有偶然的事,也沒有捷徑可走,只有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向內找。

一向內找,我這才突然想起前段時間去參加大組學法,我坐到了C同修旁邊,當輪到C同修讀法時我好像一點也聽不進去,儘管她讀法讀得挺好。我就感覺C好像有點在模仿別人。學完法後,我就對她說:「我覺的你這樣讀法沒有你以前用普通話讀起來聽的順耳。」我想著說過就說過了,誰知第二天遇見C和A時,她又對A同修說起此事來,這時在人中形成的那個不讓人說的心、愛面子的心就起來了,可我還是強忍著對C同修說:「對不起,我錯了。」還沒過一會兒她又說起這事兒了,我就沒有接她的話,心裏還在想:咱們出來是救人的,這些話就不能回去再說嗎?就在心裏犯嘀咕,還不知道向內找自己的人心。

由於沒有及時向內找,膨脹的人心還認為自己對。在回來的車上我沒好氣的對A同修說:「這麼熱的天,你每天出來都提著這麼一大包東西回家,要是不出來也就不用消費了。」「你這是埋怨心!」C同修在旁邊提醒我。當時雖然我啥都沒說,但心裏總覺的不舒服。總算等到下車了,沒想到剛一下車C同修又對A同修說起頭一天的事了,當時我的火就上來了,不顧同修的感受,也不讓同修說話,就說:「我都已經說過我錯了,為啥還要沒完沒了呢?」還說了一些傷害C的話。這時,A同修嚴肅的提醒我:「你還是修煉人嗎!」當時的我已經被人心帶動的毫無理智了。

經同修這一棒喝,我似有所悟:怎麼會這樣呢?這是修煉了二十年的我嗎?怎麼能說出這種不負責任的話呢!當時心裏非常慚愧,覺的自己愧對師父二十年的慈悲苦度;愧對同修十幾年的無私幫助,我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錯了,而且錯得太離譜了!我趕緊給C同修說:「對不起,是我太激動了!」沒想到C同修誠懇的說,都怪她自己沒把話說清楚。

原來C同修的意思是說E同修法讀的好,吐字清晰,可她又覺的E是在表現自己(也許同修說的是實情),可我當時就沒等同修把話說完,就說:「你怎麼能有這種想法呢?E同修讀法時雖然字音重了點,可老年同修聽起來清楚;再說我們這麼多同修在E同修家學法應該給她多加正念啊!」C同修說她也發現自己的這種想法是妒嫉心的表現。可我就以為C同修說我有妒嫉心了(其實我還真是有妒嫉心在作怪),所以第二次學完法後,C同修說她想和我交流一下,我竟然脫口而出說自己都不想見她了,但C同修當時好像一點也沒動心,只是一笑了之。

與同修相比,自己的差距何等之大:執著自我、狂妄自大、妒嫉心、怨恨心、急躁心、爭鬥心、不讓人說的心等等這麼多不好的人心全都暴露無遺。不向內找,向外求、向外看、執著別人的錯誤,沒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煉人。真正修煉就要主動同化大法,遇到矛盾時就會坦然不動,不陷在我對你錯中糾纏,而是用正念抑制自己的人心,不被它帶動,分清它不是自己,用師尊賜予我們的神通法力滅掉它。

師父在法中講道:「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鼓掌)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笑)(眾笑,鼓掌)咱們今天就說到這兒。東西我可以給你們統統都拿下去,但是養成的習慣你們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4]

修煉真的是太嚴肅了,一思一念都要把握好,真正的在法上修,在法上提高。這也讓我體會到:向內找能夠讓我們歸正自己的一切不正的言行,修正自己未同化法的地方,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當我們真正的信師信法,一切都符合了法,心性提高上來時,慈悲偉大的師父就甚麼都能為我們做。

感謝師尊給了弟子每次提高的機會,讓黨文化灌輸下形成的那個強勢又自私的假我徹底解體,真正同化大法,助師正法,兌現誓約!

將我這段時間修煉中的一些修心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