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說思維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一般而言,人有兩面性,人性的一面和神性(佛性)的一面。對人的一面來說,人有人的思維,這種思維是後天形成的,都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對神性的一面來說,神性的思維大多是被抑制著的。而且,人有所想、所說、所為,並且人的所說所為是由所思控制的,所以,一個人想甚麼就非常關鍵。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隨著修煉的提升,人的一面理當越來越弱,神性的一面理當越來越強,對師父對大法的認識理當越來越神性。但是,在實修過程中,在遇到的問題時,很多同修對師父對大法的認識卻沒有那麼神性,反而用人心來認識。表現在世間的修煉中,就是所做不是那麼理性,所說不是那麼能做到「修口」,所思不是那麼在法上。更為嚴重的是,用人的邏輯思維認識大法、理解大法,在信師信法上大打折扣,在敬師敬法上人性化。這是目前最突出的問題。

就我而言,在背《轉法輪》時,背一段很容易,但是連貫的背下整部法,就很困難──段與段之間銜接不上,長時間沒突破──很是苦惱。我深深的知道,背《轉法輪》也是修煉過程中的環節,是修煉,當然不容易。我悟不到自己誤在哪方面,長期不能突破。向內找,找到一些不足,去掉它們,但效果不大。

終於有一天,得到師父的慈悲點悟。我在學法時悟到:師父講的大法《轉法輪》,不僅其中的字是法,連排列的順序,段與段的銜接,都是法的體現,貫穿著高深的內涵,師父的思維就在其中體現出來。我把師父的法難於連貫的背下來,主要是我的思維有問題。我應該在這方面修一修。

恰在這時,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八日刊登的交流文章《放棄固有思維邏輯 體悟大法博大內涵》,我更加明白了自己問題的所在:

我是學醫的,正規的接受了現代醫學和邪黨文化的所謂教育,在頭腦中已經形成了一套邏輯思維。我把這一套邏輯思維帶入大法修煉中,長期沒有意識到,更沒有修去,而且在我的腦中佔有相當的份量,成為我人的一面思維的「固定」一部份。這些東西是舊勢力故意安排的,這就是我不能完整的背誦《轉法輪》的最主要原因。

這時,我更加理解為甚麼要看《九評共產黨》,為甚麼要三退,為甚麼要看《解體黨文化》,為甚麼要去除黨文化,為甚麼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等等。當初,這些東西出來時,我也隨之去做,但沒有很好的理解其中的奧妙,更沒有直接針對後天的觀念思維去修。

師父說:「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就這樣想它們死,它們就會被清除,五分鐘就管用。」[1]我認識到,人的思維非常複雜,包括思想業力、人認為正常的很多思想念頭,用法來衡量屬於不好的觀念、外來信息(包括附體、共產黨邪靈、外星人等)。所有這些,都是要修去的。師父為此早就安排了「發正念」,作為要做的三件事之一,從根本上解決思維問題。

重溫師父的教誨:「總的感覺是多數大法弟子成熟了,修煉的形式成熟了,修煉者對修煉的認識成熟了,人心越來越少的理性行為表現成熟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這樣,邪惡盡除,神佛大顯。」[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成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