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永恆不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七日】師父說:「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1]

師父要求我們同時做好三件事,這種要求不會隨著時間和環境的改變而改變,在平時的生活修煉中要做好三件事,在被迫害的環境下也要全面做好三件事,換句話說,無論在任何環境下,你能夠做到做好三件事,就是在走師父安排的路,如果你做不到同時做好三件事,就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我們有的同修,在平時的生活修煉中能夠儘量做到全面做好三件事,可是一旦迫害發生以後,就做不到全面做好三件事了,其實呢,這就是對你信師信法成度的直接檢驗,環境一變,看你還能不能做到信師信法。迫害發生以後,如果你做不到一如既往的全面做好三件事,已經印證了你已經沒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了,換句話說,你已經偏離師父安排的路了,走到舊勢力安排的路上去了。

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講,就像演戲一樣,當你全面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時,你就是在唱一場救度眾生的大戲,你是這場戲的主角;當你做不到全面做好三件事時,你已經是在配合邪惡的要求了,因為邪惡就希望你不做三件事,放棄修煉。所以說,在被迫害的環境中,如果你做不到全面做好三件事,就說明你沒有做到堅定的信師信法,你在配合邪惡的要求,你已經從救度眾生大戲中的主角變成了舊勢力安排的迫害戲中的配角了。

我們有的同修,被迫害以後,沒有全面做好三件事,但是能夠做到堅決不轉化。其實呢,你這樣做也是在配合邪惡的迫害,是在被迫害中如何做好,而不是在救度眾生中如何做好,等於是你放棄了證實法救度眾生大戲中的主角不演,去演好舊勢力安排的迫害戲中的配角,是在舊勢力安排的迫害中如何做好,正好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即使你從舊勢力的安排迫害中闖過來了,那也不是師父安排的路,那一切本不該發生。因為這場迫害不只是大法弟子被迫害了,首先是大法被迫害了,而且真正被迫害的是世人,那些參與迫害的警察才是真正的被迫害者。

我們有的同修因此而失去了人身,有的同修從酷刑迫害中闖過來了,可是大家想過沒有,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講,我們來世的目地是甚麼,不是來助師證法救度眾生來了嗎?我們的責任和使命沒有完成,卻把時間和精力浪費在接受舊勢力安排的邪惡考驗上,不應該也不值得呀!就是說,我們是通過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路來否定排除舊勢力的安排,而不是通過在舊勢力安排的邪惡考驗中如何做好來排除舊勢力的安排。換句話說,我們是通過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來否定排除舊勢力的安排,而不是從舊勢力安排的酷刑迫害中如何做好,來排除舊勢力的安排。

其實師父安排的三件事非常全面。做好了第一件事,學好法明悟法理,並能對照大法無條件向內找,修好了自己,把心擺正了,舊勢力無空可鑽,就能夠否定排除舊勢力的安排;做好了第二件事,發正念清除了迫害警察的邪惡,沒有了邪惡的操控,警察自己根本沒有能力迫害大法弟子,也否定排除了舊勢力的安排;做好了第三件事,講真相把警察救下來了,邪惡無法操控警察了,警察也會善待大法弟子,這樣也否定排除了舊勢力的安排。由此看來,做好了這三件事,既能否定排除舊勢力的安排,也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由此可見,在被迫害當中,只要我們把師父安排的三件事當中的任何一件事真正做好了,就能夠否定排除舊勢力的安排。如果說,這三件事當中我們哪件事也沒有真正做好,無法否定排除舊勢力的安排,真的走到了被酷刑迫害的地步了,那就只能堅定最後一個正念:堅修大法到底,絕不轉化。在舊勢力安排的迫害中做好,經得起舊勢力安排的邪惡考驗,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

就是說,雖然他沒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全面做好三件事,但是他對師父的某些講法能夠做到堅信不疑,也能起到一定的抵制迫害的作用。但是這種通過在舊勢力安排的迫害中做好,來實現排除舊勢力的安排,所付出的代價很高,最起碼要承受巨大的痛苦,甚至要付出生命為代價。

從另外一個角度上來講,就算你從酷刑之中走過來了,可是,對你用刑的警察卻毀了,他得下地獄去承受償還。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度眾生,可我們不但沒能救眾生,反而連累世人對大法犯罪,毀了世人,這是我們希望看到的結果嗎?所以說,對於身負救度眾生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來講,別無選擇,唯有修好自己,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通過全面做好三件事來否定排除舊勢力的安排,儘量不走到被酷刑迫害那一步,我們只能儘量去救眾生,不能夠毀眾生。在被迫害當中,你做好了,就能夠救度眾生,你做不好,就會毀眾生,所以說,這不只是個人做的好與不好的問題,而是你救眾生還是毀眾生的問題。

實質上說來說去還是修「善」的問題,只要你放得下自己,沒有私心,一心為世人得救著想,你就知道該怎麼做了。在被迫害發生以後,大法弟子的思維方式有兩種,一種是以善為出發點的積極主動思維:我要珍惜利用好這個證實法的好機會,修好自己,清除邪惡,救度世人,唱的是主角;另一種是以私為出發點的消極被動思維:我怎樣去面對迫害(首先就把自己擺在舊勢力安排的被迫害者的位置上了,主動去扮演舊勢力安排的迫害戲中的配角,等於是主動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怎樣能夠不被迫害,怎樣能夠堅持住不轉化,怎樣想辦法闖出去,就是說,他關心的都是自己。前一種思維方式因為以善為出發點,符合了法,既能夠否定排除迫害,也能夠完成好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後一種思維方式因為以私為出發點,不在法上,沒有能力否定排除迫害,當然更無法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換句話說,以善為出發點時,考慮的是怎樣證實法救度眾生;以私為出發點時,考慮的是怎樣結束迫害,求得自身解脫。

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無論做甚麼都要做到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擺在我們面前的就是一個無法迴避的選擇:為眾生負責,結束舊勢力對世人的迫害,還是選擇保全自己、結束對自己的迫害。如果你動了私心,選擇保全自己,結束對自己的迫害,心不在法上,就相當於一個常人想否定舊勢力的迫害,無論你怎樣努力都無法實現;如果你動了善心,選擇為眾生負責,結束舊勢力對世人的迫害,心在法上,大法的威力就能夠展現出來,就能夠結束舊勢力對世人的迫害。

這些年來,我們有許多大陸同修被迫害以後,無法否定排除舊勢力的安排,最終被判了刑,關進了監獄。我個人分析,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的原因就是私心促成的,在平時大家基本上都能夠做到善待周圍的一切,可是一旦迫害發生了,個人利益受到嚴重傷害甚至嚴重危及人身安全時,維護自己的私心就返出來了,把心思都用到維護自己上了,想著怎樣不被迫害,怎樣堅持住別轉化,怎樣結束迫害、闖出去,動的都是私心,心不在法上,舊勢力以此為藉口加重迫害。修煉的理跟常人的理正好相反,你越是動私心維護自己,越維護不了自己,反倒被舊勢力抓到迫害的藉口了;你越是不想自己,不為自己著想,善良為別人著想,這時師父就幫你了,誰也不敢迫害你,你還能把要做的事情做好。

無私才能做到無求,無私才能做到無畏,無私才能做到真善,無私才能做到慈悲,無私才能做到完全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

修煉中最關鍵的就是信師信法中的「信」字,你對大法相信了多少,在修煉中你就能夠做到多少,大法的威力就能夠展現出來多少。修煉中的每一個考驗,都在檢驗我們是否信師信法,如果做到了信師信法,依法對待,就能夠過關,如果做不到信師信法,不能夠依法對待,就過不去關。如果一個修煉的人能夠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夠做到信師信法,那誰也不敢安排考驗,修煉的路就會暢通無阻。

「相由心生」[2],境隨心轉,修煉中最難擺正的就是自己的這顆心,如果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夠擺正自己的這顆心,師父就能夠為我們做主,為我們擺平周圍的一切,而要想擺正自己的這顆心,唯一的辦法就是信師信法。

信師信法,不能打任何折扣,只要你打一點折扣,就偏離了師父安排的路,換句話說,就已經走到舊勢力安排的路上去了。對信師信法的選擇,就是對走師父安排的路和走舊勢力安排的路的選擇。

信師信法是否定排除舊勢力安排的根本辦法,信師信法是人走向神的唯一通途,信師信法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大法弟子使命的根本保證。

以上為個人現階段修煉淺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