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過病業關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零七年底得法的學員。在得法幾個月後,經歷了一次大的病業關。

二零零八年六月的一天中午,我有點犯睏,在家睡覺,兩點多醒來時發現自己出現發高燒的病業症狀,全身發冷,慢慢出現意識不清,昏迷的狀態,而且冷得發抖。當時是南方很熱的夏天,家人把冬天蓋的棉被全拿出來給我蓋,一共五條全蓋上了,我還覺的很冷。我不知道當時從常人的醫學角度來說燒得有多嚴重,但之前發高燒四十度都沒這麼嚴重。當我昏迷的時候,有一念打到我腦中說我要死了。

家人對我的這種狀況很擔心,問是否需要去醫院、吃藥等。這時我感覺自己面臨著生死選擇。我得法才幾個月,因思想業很重,一直學法也不太入心,對師父的講法領悟的很表面,有些還不太理解。而且我從小到大嬌生慣養,不能吃苦,從修煉開始就不願煉功,特別是不願煉第二套功法。我在心裏問自己我此刻是否選擇相信師父。回想起修煉後的很多神奇經歷,很快堅定了自己的思想。雖然《轉法輪》裏的很多內容我理解不太好,但我選擇相信師父。

我努力讓自己清醒起來,並想師父在法中是怎麼講的。從法中得知修煉人沒有病、這是消業。既然是消業,那常人對待病的那種處理方式對我沒有用。家人看我「病」得那麼嚴重,問我要不要上醫院或吃藥,一會又問我要不要用體溫計量一下體溫和用冷毛巾敷。我想量體溫還不就是承認它是發燒了,才用人的方式檢測下「病」得有多嚴重。而用冷毛巾敷額頭也是發燒時人採用的治療方法,雖然沒吃藥,還是用人的方法處理,那也是變相的承認它是病了。家人的建議我都否定了。

當時打給我大腦中說我要死的那一念很強,我感覺自己可能是要死了,覺的自己很可惜,這麼年輕就要死了(當時二十多歲),同時也很後悔,後悔自己得法後沒能精進實修,特別是煉功沒跟上。當時想我現在就死了可能我對應天體的很多眾生都不能同化法被淘汰掉,那種懊悔難以言表。這時想起「朝聞道,夕可死」,我想我都得了大法了,即使死了肯定也是去一個好地方。我也不知道我的壽命有多長,如果我真到壽該走了就接受現實,就把自己的命交給師父,甚麼都不再想。

我放下生死,把命交給師父的念頭很強,沒一絲動搖。可能這一關過了。過了一會又有一個念頭打到我大腦裏,說萬一沒死,不去醫治燒壞腦變傻子了怎麼辦?當時覺的自己還挺年輕漂亮,燒壞腦變傻子比失去人身讓我更難以接受。但我很快也想通了,師父在法中講到人的一生是定好了的,只有修煉才能改變人生。我就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師父。師父讓我用這種形式還債,我就用這種形式還債。

過了一會兒,我突然想起師父在法中講過還有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可以發正念清除。我很努力讓自己清醒、並坐起來,盤腿準備發正念,但剛盤上沒幾秒鐘就倒在床上。昏迷中我想既然坐不起來我就在床上躺著立掌發。因為剛得法,我也不知道我這種情況是屬於消業還是舊勢力的迫害。我就是一念,是師父安排的就要,不是師父安排的就不要,其它甚麼也不想,立掌並念發正念的口訣。

大概傍晚六點左右,一個很高大的男人從房門進來直接走到我的床前,雖然我昏迷中沒看清樣貌,但直覺告訴我是師父來了。大概到晚上八九點左右,我開始全身冒汗,意識也開始逐漸清醒。

到晚上十一點多時,我退了燒,意識完全清醒了,身體恢復正常。可能我這一次過病業關沒有絲毫猶豫的放下了生死,把一切交給師父,自那以後,沒再經歷過大的病業考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