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正面對「死亡」的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二日】我剛走過「死亡」一個多星期,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的經歷說給正面對「死亡」的同修,讓我們一起跨越「死亡」,跟師父走到正法結束,圓滿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

我是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弟子,十九歲得法。講述一下我這五年來的病業假相。

我是在懷二胎的時候得了妊娠糖尿病,而且是一型糖尿病,一型糖尿病世界無解,終生依靠胰島素。只要離開胰島素,長則幾個月短則幾天就會酮症酸中毒,幾個小時之後就是面對死亡。

這五年我闖了六、七次,最後均以失敗告終,每次都是肉體實在承受不住去醫院進行搶救,怕自己死在家裏給大法抹黑。我跟同修說,我是鯉魚跳龍門,啥時候能跳過去呀?

在半年之前,也就是上次過關沒過去之後,我跟師父說:「弟子這關不過了,真的過不去了。」我就這樣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走到最後吧,但是又不甘心,即便是能圓滿,世界也是殘缺的,我如何面對讓我毀掉的那部份眾生!

這次又決定闖關的起因是前幾天看了一篇同修的文章,說是舊勢力偷走了他的內臟,師父瞬間給他換了新的內臟,我一下豁然開朗,原來師父可以給換上新的內臟呀,那我這沒有胰島功能的胰腺師父不也是可以給換上新的嗎?對呀!前幾年我就看過同修的文章說是師父給他換了一側的骨架,沒過幾天另一側也換了新的,我再次鼓起勇氣決定這次一定要正念闖關,再苦再難也決不再動人念,生死關一定要闖過去,一定不能讓自己的世界殘缺,一定要保住這部份眾生。我是神,自此沒有老病死,只有吃苦,消業。之後師父也一直點化吃苦,消業。

十幾天後魔難來了,我一天煉兩遍功,長時間聽法,神奇的是這次肉身的消業跟以前都不一樣,痛苦不及每次的五分之一,症狀也完全不一樣,這次呼吸還是有爛蘋果的味道,但是只拉稀不嘔吐(以前是又拉又吐),心臟也沒缺氧的窒息感,也沒有酸中毒的全身疼痛,也沒有臨死之前各個臟器要停止工作的反應。胃裏像喝了碳酸飲料一樣,總是打嗝,往上排二氧化碳。而且我居然還有點力氣感覺自己能下樓,我就要求丈夫還像每天一樣一家四口出去發小冊子。三天後症狀消失,就是沒力氣,一個星期後身體比打胰島素的時候還有勁,自此我知道在師尊的看護下我闖過了生死關。

我想跟正面對生死的同修交流一下自己的心得,其實人間的一切真的是幻象,包括疼痛的感覺,肢體的破損,眼睛看到的一切全是幻象,就像遊樂場裏的那個鬼屋,就是嚇唬人的,就是讓你害怕,讓你恐懼,就看你動不動心,你動心,你就是人,他們就能下手,以前每次生死關頭,總是動人念,因為業力對每個細胞的那種殺傷力,肉身的種種痛苦,我是真的承受不了。師父告訴我們:「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我認為人念帶動肉身只能死扛,像我這種承受能力小的真扛不過去,只有動神念,才能帶動肉身裏的高能量物質,人念裏的感覺感受也就發揮不了作用了。我認為對我來說生死這一關除了長期堆積的心性關之外,還是人神關,還有信師信法關。

最讓我受益的兩種學法方式,一個是背法,我是只往前背不複習,不圖快,只要入心。每天都有所悟,都有所得。可以說我這麼多年能走過來就是依靠背法。

另一種就是聽法。除了吃飯,煉功,學法之外,其餘時間,包括幹活我都是在聽法,只要大腦閒著我就是聽法,一天就是同一講,反反復復的聽,每一句話都能聽到好幾遍,所以聽的特別透徹。而且我發現晚上不能入睡的時候聽法,效果也非常好,因為夜深人靜,聽法特別入心,而且白天也不睏,最讓我感到神奇的是靜功這段時間總是迷糊,不清醒,從打晚上聽法之後,煉靜功一下就不睏了。我覺的病業中的同修尤其是臥床不能學法的同修,可以二十四小時聽法,二十四小時溶於法中。

面臨「死亡」的同修別害怕,別相信症狀,別相信感覺,要相信師父,要多學法。你可知道你在人世間的存在能挽救多少眾生啊!

讓我們肩並肩,手挽手,吃苦消業,向內找,一起跨越「死亡」。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