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自己 正信使我破除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發表了《做法和效果(再談擺正基點)》這篇文章,同修在文中提到「我們口口聲聲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自己修煉後無病一身輕了,為甚麼遇到迫害時,就高血壓、高血糖、心臟病全上來了?這是證實大法嗎?我們很多人總喜歡套公式,卻忘記了大法修煉講的是必須修心,修心和履行使命才是根本。」「這種形式回家是堂堂正正嗎?沒有意識到為私為我心上來時連法的莊嚴也不顧了嗎?」看到這篇文章我深有感觸,回想起自己遇到的一件事。

二零一五年,我訴江的郵件落到當地610手裏,610指使惡警把我綁架到派出所,我拒絕簽字並講真相,有幾個警察聽了真相,不同程度的認同了真相,不認同的警察也被我說的啞口無言,我想只要我走正路不配合邪惡並講真相,邪惡就迫害不著我了,明慧網上很多同修就是這麼做的。警察把我帶到當地醫院所謂體檢,前面的指標都正常,最後一項是量血壓,我突然想到當地以前就有一些同修體檢不合格回到家中,我在心裏求師父讓血壓變高,結果血壓量的很高,我對警察說,我血壓高你們不能把我送進看守所。沒想到警察笑了笑說關鍵是態度,意思是我態度不行,血壓多高都不行。

看守所的大門一關,我就覺的心一沉,我做的不錯啊,怎麼被關進看守所了?當晚我一宿未睡,怎麼也想不通。 第二天看守所醫生給我量血壓,還是很高,於是又給我測心電圖,我在心裏求師父讓我心律快點再快點,結果心律越來越快,把看守所的警察和醫生都嚇壞了,看守所醫生哇哇大叫 「快讓他平躺下千萬不要動」, 連喊了幾遍。我除了感到心跳得很快外,身體一切正常,心裏還在偷笑,這下你們不敢關我了吧,馬上就會把我放了。過了一會兒,所長來看我,說某某某你認識嗎?我說那是我親戚,所長說他是我同學,還意味深長的對我說你在這要好好表現。所長剛走,看守所醫生來了,給我拿來了藥,還神神秘秘的朝我使了一個眼色,我一看成了,家裏找關係了,這是要我配合演戲好把我放了,於是那兩天我一直在配合演戲,藥拿來了就放到舌頭底下,然後偷偷吐到便池裏。過了兩天,所謂提審在辦公室見了所長,我智慧的給他講真相,他也認同,還說我真佩服你們這些人的勇氣,最後我滿懷希望的說你看我心律這麼快,是不是應該把我放了,沒想到他笑了笑說我們都是有標準的,你不夠標準。

我好似被當頭挨了一棒,晚上又睡不著覺了,回想起在派出所裏也提到有同學在這裏幹警察,沒想到同學說他管不了,反而勸我寫保證書,這次又是這樣,我不是用正念否定迫害,而是用人念,想用常人的托關係走後門的不正當做法擺脫迫害,在神的眼裏會怎麼看,我立即放下了這顆想用人的關係出去的心。

再向內找,為甚麼派出所警察說我態度不行,看守所所長說我不夠標準,我看到別的同修以病業形式回家了,我就學人不學法的認可了這種形式,也想利用這種形式回家,我的基點不是證實法,而是不擇手段以回家為目地,我講真相時說自己學大法身體好了,這種病業形式的出現不就在打自己耳光嗎? 怎麼證實法?後來幾天我就跟警察和犯人講我身體沒事,只是突然出事緊張造成的,再體檢時,果然血壓也正常了,心律也不快了,也不再讓我吃藥了。

在這裏要特別說明的是,在被綁架前一段時間,我就出現時而心慌的假相,這次出現血壓高、心律快的假相正好符合了看守所醫生的所謂診斷,我現在理解的是舊勢力在我被綁架前,就開始給我製造病業假相作為鋪墊,來對我進行所謂的考驗,當我回到家中後,心慌的假相就消失了。

我向內找為甚麼被迫害,表面原因是我每天忙於給同修修改控告信,學法很少,幹事心也起來了,當時很多同修的控告信被攔截,不能直接寄到兩高,我自認為正念很強,就把自己的控告信和其他很多同修的控告信一起郵寄,自以為自己正念強,能帶著其他同修的信闖過攔截,結果610和國保惡警懷疑我是「訴江」的組織者,企圖給我扣上罪名迫害好向上邀功。

回想起自己在平時交流時、在幫助同修時,總是滔滔不絕的講,同修們都圍著聽,我也習以為常,出事前一天,有一個同修突然瞇著眼用瞧不起的表情看我,這一表情深深的印到了我的腦子裏,以至於我被綁架到看守所後,一閉上眼睛就看到同修的表情,心裏憤憤不平,她怎麼能這樣對待我?這顆心多強啊。

向內找我被迫害的直接原因是產生了證實自己、把自己擺到同修之上的心,進而又助長了顯示心和幹事心,因為對時間的執著使我產生了安逸心,安逸心又助長了我的色慾心和對名利的執著,因為對名利的執著又加大了我的怕心,而這些心的根源在於「私」這個舊宇宙生命的本性未去,正是這些心被舊勢力抓住藉口操縱黑手、爛鬼和惡警迫害我,我決心歸正自己,放下這些心,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我每天背法、講真相、發正念、向內找,講真相時我坐在中間,其他人圍著我一邊幹活一邊聽我講真相,真相也講得差不多了,唯獨不能煉功,原因是監舍裏有幾個監控頭,特別是有一個看守所上級看的監控頭,我被告知,只要我煉功,整個監舍的人都要受牽連,加上自己還有怕心,就一直沒有突破。連著幾天不能煉功,我很痛苦就在心裏求師父,結果馬上把我換到另一監舍,這間監舍是給酒駕等輕微犯罪的人準備的,有一個監控死角,我可以在這煉功。

在看守所裏,我聽到的都是我肯定要被判刑開除工作的消息,給我造成了從此在人類社會很難生存的假相,這些假相用人的眼睛看,用人的耳朵聽是那麼的真實,一直在考驗著我對師父、對大法是否堅信,一開始我想,豁出去了,放下生死,判刑我也不妥協,每天我都在背所有我能背過的法,特別是反覆背師父的法:「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1]。

幾天後,我站在監舍窗口看著高牆上的電網,心想這些肉眼看的現實只不過是假相啊,師父的法身和眾神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空氣中都是神的眼睛,心中升起了正念,感覺心裏非常的踏實,當天下午看守所突然把我放回了家。

我悟到大法弟子在魔難中首先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定走師父安排的路,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同時向內找是甚麼心讓舊勢力抓住了藉口,把它用法歸正,同時發正念清除迫害自己的一切邪惡,就能否定迫害。我多次遇到危險,都是憑著對師父與大法的堅信,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化險為夷。在平時的修煉中,在困難面前,在魔難中就看自己動的是甚麼念,動的是人念,那麼在這個問題上就是人,就無法擺脫困境,順著舊勢力的思維去想,就陷入了一條充滿荊棘的死胡同。只有按師父的要求去做,才是走在通向無比偉大的光明之路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