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說「你的牙齒要全部拔掉」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一轉眼十四個年頭了。這期間磕磕絆絆的,也經歷了很多的考驗和魔難以及過關的事情。但都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有驚無險的走過來了。就把自己生活中一件小小的過關的事情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事情發生在大概一個多月前,我的牙齒突然有點疼,其中一顆牙齒鬆動的比較厲害,其實之前這顆牙齒就有些鬆動,只是我一直沒有理它,因為之前不疼不癢的,這次開始疼了。

這期間,先生(未修煉大法)問我要不要去看牙醫,我說不去。又過了五、六天,有一天他下班回來告訴我說我們的醫療保險包括牙齒,要不就去檢查一下,看看究竟怎麼回事。聽他這麼一說,我心裏猶豫了一下,之前不想去,一是疼的不厲害,二是因為看牙齒非常貴,現在五六天了也沒見好,又聽說有保險,我說那就去看看吧,說完了自己心裏隱隱覺的不太對勁。

就這樣和先生說好了去看牙醫,他就開始在網上找牙醫,但是很奇怪,一連找了好幾天都沒找到合適的,為甚麼呢?原來他有兩份保險,有的牙醫接受這種保險而不接受另外一種,有的呢,接受那一種又不接受這一種,很難找到兩種都接受的。而我的牙齒,自從決定了要看牙醫,就變的越來越嚴重,疼的更厲害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診所全部接受我們的保險,先生做了最早的預約。而這時,我的牙齒已經疼的不能咬任何東西,我只能熬點粥或者煮很軟的麵條。

等到預約的那天,匆匆忙忙去了診所,護士一顆一顆檢查牙齒,我疼的齜牙咧嘴的,然後拍了片子,醫生拿著片子,對我說:「很抱歉,你的牙周炎很嚴重,我們這裏沒有深度清潔牙齒的機器,這樣吧,我給你介紹一個專門治療牙周炎的醫生吧。」說完寫一個紙條給我。

回家給那個紙條上的醫生打電話,他們的回覆是:「你可以隨時來看,不需要預約,但是不接受任何保險。」我聽了很失望,心裏嘀咕:「看個牙醫怎麼就這麼不順利?」也許我不該去看牙醫。師父講法中的那個學員,人家是為了美觀去修補牙齒,我這是去看病,這不一樣。

先生建議再從新找一位醫生。我說過幾天看看牙齒會不會好點,再說吧。晚上剛好跟一位同修通電話,我說起這事,她說她以前牙齒疼,看了牙醫治好了,現在也不疼了。又過了兩天,偶然碰到另一位同修,隨便問了一句,最近忙甚麼呢,她說這幾天牙疼去看牙醫了。晚上躺在床上就想:她倆也都去看牙醫了,我這牙齒疼了這麼久,也不見好,還是去看看吧。

之後,在先生的努力搜索下,還是找到了一位接受保險的牙醫,而且是一位中國醫生,說我溝通起來比較方便,而且約在週末,這樣他可以陪著我一起去。這次去的時候心裏也是忐忑不安的,我預感可能也不會有甚麼好結果。還好,去了以後醫生很和善,她看了一下上次拍的片子,又仔細的一顆一顆檢查了一遍,說需要從新拍一個全景片子確定一下牙齒的損害程度。在那兒不要兩分鐘,護士說拍好了,然後醫生看完片子,過來很嚴肅的跟我開始說:「你有牙醫嗎?」我說沒有,只看過一次就是拍的那個片子。然後她說:「我是專業的牙周炎醫生,你牙周炎很嚴重。」我說那怎麼辦呢,怎麼治療,她說沒辦法治療了,只能全部拔掉!全部拔掉?甚麼概念?她說你所有的牙齒都鬆了,拔幾顆也不解決問題。然後她就開始跟我先生用英語溝通(我先生聽不懂中文),這時我的大腦中突然反映出師父講的一句話:「我們有個學員到醫院把針頭給人家打彎了好幾個,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喲,我是煉功人哪,我不打針了。他才想起來不打針了。」[1]我大腦一下子清醒了,我這是幹甚麼呢?我這不是把自己當成常人了嗎?躺在這兒治病來了。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我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現在我明白了,我不該來這裏看病。」就在我這一念發出之後,我忽然全身發熱,甚至感覺出汗了,我牙齒的疼痛在那一瞬間突然消失了!而我,還躺在看牙醫的那個床上,旁邊,醫生還在跟我先生商量治療方案之類的事情。我再摸摸我的嘴巴、牙齒,確實不疼了,我的眼淚「唰」一下就出來了。大家都知道常人中有這種說法「牙疼不是病,疼起來要人命」,而這樣的疼痛,一秒鐘就沒了!大法的神奇,師父的慈悲,讓我感動的當場說不出話來。是偉大的師父,看到我終於醒悟了,念正了,瞬間給我把這痛苦拿掉了。

我匆匆忙忙拉著丈夫從診所出來,我告訴先生,我的牙好了,不痛了,說著的時候,我淚流滿面,他一臉狐疑的看著我,因為就在幾分鐘前,我還是兩手捂著腮幫子一臉痛苦。我說我真的不疼了。為了讓他不再擔心,我們去了超市買了排骨,晚上看著我在吃排骨,他確定我牙齒真的不疼了。

回到家裏冷靜下來,回想這一個多月看牙的經過,我看到自己身上太多的執著心,通過這件事情一下子全部暴露出來了。首先剛開始說不去看,後來聽到有保險了就決定要去,這不是很明顯的愛佔便宜的心嗎?其實我一直都有這種貪圖小便宜的執著心,比如甚麼地方買一贈一啦,打折促銷啦,都要多掃一眼,如果有人說起來,就給自己冠上「勤儉節約」的美名,這不又是一顆虛偽,做甚麼事喜歡掩蓋自己的心嗎?這樣想起來,平時自己真的沒有很嚴肅的把自己當個修煉人來要求自己啊。

然後,本來不想去,被先生勸了很多次,最後還是去了,因為怕他認為我這個人不領情,這也是對情的執著。就像師父說的「架不住在常人這個大染缸中被污染」[1],常人認為有病就要去看病,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而我被情帶動著經不起他的勸說,就把自己當成常人了。

師父還說:「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1]這也就是為甚麼我剛一決定要去看病,我的牙齒就變的越來越糟,因為是我自己沒有把「牙痛」當作是修煉中過關,而是當作是病了。自己的悟性太差了。雖然當時心裏隱隱覺得不對,但是沒有及時正念制止錯誤的想法。

後來遇到兩位同修說她們去看牙醫,我聽了不僅沒有警覺,反而以此安慰自己:你看別人都去看牙齒,你去看看也沒甚麼的。我平時做事也是這樣,隨大流,沒主見,不冷靜思考。仔細深挖一下自己的執著心,一個就是「懶」,自己不去思考和分析,跟著別人就做了。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執著心就是缺乏責任感。試想一下,一件事情自己沒有徹底弄明白就去做了,那不就是不負責任嗎?換了是心性高的同修,可能就會跟那兩位同修交流一下:「你是去牙醫,你怎麼想的,我也牙疼,我不知道該不該去,這樣做符合不符合法?我們應該怎麼認識?」至少跟人家談論一下,再想想自己該怎麼做,而我,問都不問,只聽到人家去了,自己也就心安理得的去了。

這個過程中最嚴重的,我認為自己信師信法不夠,其實慈悲的師父在這個過程中,一次次點化我,從一開始找不到牙醫,到第一次牙醫拒絕給我治療,到借同修的事來警醒我,我卻執迷不悟,一直到最後醫生說要把我的牙齒全部拔掉,我才醒悟過來,我真是好笨好笨。寫到這裏,我的淚水再次湧出來,因為就是這麼笨的我,師父也時時管著我,從來沒有離開我,我流淚是後悔的淚,後悔自己悟性太差,讓師父太費心,我流淚,是感恩的淚,感恩法的偉大,感恩師父的慈悲,對我這個不上進的弟子,一次次的拉著我前行。

夜深了,聽著鬧鐘滴答聲,我告訴自己,我的生命,我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在法中熔煉,在修煉的路上少讓師父操心,勇猛精進,「圓滿隨師還」[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緣歸聖果〉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