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摔之後 師尊保護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五年七月的一天上午,我的同學讓我騎電動車馱她去買月餅,由於心裏有事,心不淨,我推著車子和同學橫穿馬路,車的電門開著,電動車突然向前竄出,我來不及弄清是怎麼回事,人已被電動車帶動向前奔跑起來,立時頭腦非常清醒,心想不能再跟著車跑了,逆著車流,太危險了,快鬆手。

就在我一鬆手的瞬間,電動車向前衝出好幾米倒下了,我被車的慣力帶動一下就趴在地上了,下顎「噹」的一聲,重重的磕在馬路上,聲音很大,聽得非常清晰。

一抬頭,看到地上一灘血,車像流水一樣,在我身邊飛馳而過,我馬上在心裏求師父救我,念頭一出,一股力量使我一下子就彈坐了起來。

我站起身來,血「嘩」一下淌的前身、胳膊上都是,當時我一點都沒有害怕,心無雜念,心裏就是求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我心裏想著師父救我,我要回家去煉功,找同修學法發正念,我不去醫院。

我同學見我這架勢,嚇壞了,遞給我一疊面巾紙,我把紙堵在下顎上,不讓它出血,可血洇透了紙,還在淌血,我就求師父救我。我同學讓我去醫院,我平靜的對她說我沒事,你別怕,你知道我是煉功人,沒事的,麻煩你把我的車子找個地方鎖好,不用管我,我不去醫院,我得回家。

我打了一輛出租車,上了車的時候,奇蹟出現了,血不流了,照了一下車上的鏡子,下巴裂開了一條長長的大口子,在往外滲油,司機見著嚇了一跳,要送我去醫院,我沒讓。當時由於心裏有壓力,沒敢講真相,至今還很後悔。

回到家裏,姐姐見我身上髒兮兮的,都是血,把我數落一頓。我洗完臉,站那煉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剛一抻,姐姐就喊「流血了」,我用手抹一下下巴,繼續煉,此時,我想起同修馬忠波的乳房爛掉了,還要煉功,這不就是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嗎?我也不怕抻壞,我就相信師父,就要煉功。

下午的時候,我靜下心來看看自己這時的思想,發現潛意識中有個想法:「不想讓傷口儘快好起來,想讓更多人看到傷口,不用上醫院就能好」,來證明自己學大法是對的,從而能夠理解我,想讓人看到大法好,也隱藏著為了自己的私心,還有求名的心、顯示、證實自我的心,滅盡它們,我不要它。

一個同修姐姐聽說我摔得挺嚴重,晚上,一家三口來看我,把我接到她家,他們看到我的傷,下巴上的口子像個張著的嘴,兩個膝蓋都沒皮了,通紅的冒著油,驚得直張嘴,說摔得怎麼這麼重啊!

同修跟我一起學了法,第二天早晨三點五十起來煉功,吃過飯後,一照鏡子,下巴上的大口子沒了,變成了一條線,師尊的慈悲、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在我身上展現,世人見到了大法的美好,也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在這過程中,我下顎上的傷口一點都沒疼,一絲一毫的疼痛都沒有,只是有一天在上班的時候,腦子裏隱隱出現一念:「摔得這麼重,傷口都沒疼,真是師父管的嗎?是不是它根本就不疼呢?」這歪念一動,壞了,不一會,下巴就絲絲拉拉的疼起來了,我一下意識到那一念不對,這不是疑心在作怪嗎?!這不是讓我不信師不信法嗎?!我趕緊跟師父認錯:「師父啊,我錯了,那一念不是我……」疼痛頓時消失了。

這次教訓讓我認識到了,修煉是嚴肅的,絕不是兒戲,一定要嚴肅的、正念對待正法修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