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師信法 個人能力達不到的大法會給補足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日】我是德國大法弟子,在歐洲天國樂團內吹奏長笛。

師父要求各個樂器比例要適當,如果是這樣我們各個樂器演奏人數至少要達到八十人,才能更好的達到救度眾生的目地。儘管我們在過去的三年裏把我們樂團的演奏水平大幅度提高上來了,而且低音部份和高音部份的比例失調也不是那麼明顯了。但是從演出人數上我們還沒有達到師父想要的。為了讓更多的人,特別是中國學員能更好的參與進天國樂團來,我在這裏交流一下我在這個過程中提高演出音樂技術水平的個人經歷。

雖然我是從天國樂團成立之初就參與的老團員,但是在近兩年才在演出水平上有大幅度的提高。起因是天國樂團引入水平測試,而我在三年前的測試中不及格。

當時長笛不及格的演奏人員並不多,我是其中很少的連當初並不是很嚴格的測試都沒有通過的學員之一。這樣按照規定我不能參加以後的演出。可想而知我當時是多麼的懊喪,覺的難度太大了,當時覺的沒有甚麼辦法能突破這個不可突破的難題。但是在我的心中從來沒有過產生一絲一毫主動放棄參與天國樂團的想法。信師信法必須落實在行動上,才叫真正的信師信法。

我理論上知道自己要想改變這個現狀,必須馬上要找到一位好老師來迅速提高自己的演奏水平。算起來為了參加天國樂團,從二零零六年起至今我已經找過六、七位老師了。當初還在外地的時候碰到一位好老師,但是只學了很短的時間,我就搬到現在的城市。而我在當地找的好幾個老師都沒有在我的演奏上提供甚麼幫助。

修煉中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當我真心的迫切的想找到一位好老師的時候,感謝師父的指引,我順利的在當地音樂學校找到了一位非常適合我的好老師,而且假期他正好不去度假,可以給我上課。老師了解了我的水平後,告訴我由於我初學的時候沒有得到正確的指導,現有的吹奏技術已經沒法讓我繼續提升從而達到我的樂團現在對我的音色和技術要求,簡單的說就是全部學錯!這樣在他的指導下,我把當初錯誤的演奏技術全都改過來了,從最基本的呼吸姿勢開始,一步一步的,所有長笛的技術幾乎全部都改了一遍。所以這裏我想說的是,學習樂器必須要找老師,尤其是開始學習的初期,否則就會像我現在一樣,一旦錯誤將來還要花很多時間從新糾正,這就很不必要。

再說一個題外話,有人問,到哪裏能找到好的老師?從我這次的親身經歷來看,當地的音樂學校就有很好的老師。他們大部份是音樂大學畢業的碩士,甚至教授。當然也可以找一個音樂大學的高年級學生來教課,這樣價格比較便宜。但是你不一定能馬上找到。所以有可能卡在這裏,耽誤了很長時間,沒法迅速提高音樂水平。如果我一開始就在像現在這樣在音樂學校上課的話,水平早就提高上去了。前年一年我花在音樂課上的費用正好一千歐元。這個比我學汽車駕照課便宜多了!而且這是證實大法的項目,相比之下,花在音樂課上的錢實在是太值了。如果人人都這樣做的話,天國樂團的水平早就上去了。

下面我來說,我是怎麼戲劇化的提高了吹奏長笛的水平的。

我認為信師信法必須落實到行動上,否則不能算是真正的信師信法。那麼在具體行動上,每次當老師告訴我課下要做甚麼的時候,我是無條件的全部執行,沒有任何對老師或者他的方法產生的疑惑。比如他的家庭作業包括某個段落每天練習五分鐘,要練習一週。我都是每天練習十分鐘的,練習兩週的。就連我到台灣的休假期間,都是帶上樂器每天先練習完了才開始我一天的度假安排。

在這一年上音樂課的修煉過程中,我牢牢記著師父說過的一句話:「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所以有的時候老師都會覺的他給我的曲目對我當時的水平有點太難了。但是他發現,就是這樣我也能把作業完成的很好。因為我覺的既然老師把這個曲目給了我,就說明我能行。

由於提高天國樂團的水平是走的正路,所以大法會在我們背後加持我們。舉個例子,我學的非常快。我跟這個老師學了半年的時候,他告訴我說,他想教我音樂大學的課程,這樣對我更有利,因為我學的很快,音樂學校的課程已經學完了。但是教學內容很枯燥就是不停的練習各種針對各種音樂技術的小曲目,而不是像其他老師那樣學習同樣水平的曲目,那樣比較有意思,但是提高的慢。這樣老師開始教我音樂大學的內容。內容確實相當枯燥,有一天我實在支持不下去了,就問老師要不要給我個小曲子吹吹。老師給了我一個特別容易的入門曲子,叫 Danny Boy。他掏出譜子遞給我讓我吹。我傻眼了,我只認識天國樂團的譜子,不認識天國樂團以外的!我告訴他說,我不會。他驚訝了一下,然後想了想,指著譜子上的一個樂符問我這是甚麼,我看了半天說,好像是個f吧,他說你吹一下這個f,然後我就吹了一下,然後他指著下一個音符問我這個是甚麼,我左看右看,說好像是個g。你吹一下,然後我吹了一個g,就這樣他讓我把整個譜子的音符一個一個的都吹了一遍。然後他說,你已經都吹過了一遍,現在你把整個曲子吹給我聽。我當場抓狂:讀音符的速度那麼慢,要演奏的節奏也看半天才弄懂!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亂吹一通,當然Danny Boy是沒可能了,我把它吹成了Danny Girl。聽完我的吹奏,我的老師崩潰了,我的水平之差超出了他的經驗範圍。他想他一定崩潰到開始思考人生意義了,不知道為甚麼要讓我學音樂大學的內容?他忍無可忍的說,你怎麼連這個最簡單的都不會!我只好悻悻的看著他無話可說。兩個星期後,再上課,這首曲子作為家庭作業留了下來。

回家後,我找YouTube上的同樣曲目聽,然後慢慢照著譜子練習。每天至少練習十五分鐘這個曲子,每天當我用盡所有的辦法不能再提高了後,才停止。第二天繼續這樣練習,我試著用各種方法提高自己的水平來演奏這首曲目。奇怪的是有時候我的練習方法第二天比前一天感覺並沒有甚麼不一樣,但是水平卻突飛猛進。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補充我本身音樂方面的不足,另外空間補上去了,人的空間裏我的水平也上去了。我每天都練習到實在不能再提高了才停止練習。這首曲子雖然是一首簡單易學的愛爾蘭民歌,但是它讓我開始體會到了音樂的美妙。我終於入門了!兩個星期後,按照以往的慣例,在進行新內容之前檢查演奏上一次的家庭作業的時候,當時我的老師恰好坐在鋼琴凳子上,我記得當時他差點從上面掉下去,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和兩週前是同一個人在演奏這個小曲子。天壤之別。音樂柔和而動聽,沒有任何錯誤。

然後這個大悲大喜的過程基本上貫穿了和他在一起上課一年內的每個學時。老師後來告訴我,我學的很快,基本上一年內學了他當年差不多十年的內容。但是我會繼續提高自己的水平,我知道如果我們每個人如果都演奏的越來越好,對天國樂團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就這樣去年我通過了天國樂團的第三級別(Level 3)的考試。

感謝師父,每當我遇到困難感到走投無路的時候,仍然在默默的看護著我,讓我自己去完成自己修煉中的選擇,成就我的修煉威德。只要我有要上進的心,走在正確的路上,師父就給予我自己沒有的天賦,讓我帶著它去完成自己的使命。是的,每次課上我的老師教我新內容而對我的水平如此之低感到崩潰的時候,那是我本身的真實水平,每次下節課對我的進步之快感到無比驚訝的時候,是大法在我的練習中補足了我原來天賦的不足。每天練習中都能感受到師父對我的保護和支持。當然自己心性好的時候進步就快些,心靜不下來的時候進步就慢些。演奏水平也不是一帆風順的,有時演奏水平還不如以前,但是繼續練習下去,總體水平是持續變好的。

感謝我的老師,他把自己的很多經驗沒有保留的教給我,把一個自認為是沒有任何音樂細胞的我改變成了一個信心十足的長笛演奏者。我們知道,世上的每個生命都是為了大法而來的。我想可能這也是他命中註定要為大法起正面作用的方式吧。

師父說:「而且我也想給其它項目做個榜樣,叫大家看神韻怎麼做的」[2]。我認為這個榜樣在天國樂團體現出來就是提高專業水平,才能達到更好的救人效果。從我以上個人經歷來看,我想和大家交流的就是,不要灰心,不要放棄。作為一個修煉人,師父對我們都是一視同仁的,不會有偏心。如果連我這樣自認為沒有音樂天賦的人都能做到,那麼每個人都能做到。因為大家都比我強。找一個好老師,認真的學,踏踏實實的學,一步一個腳印,一年後我們天國樂團各個樂器比例就平衡了,我們就有至少八十個優秀的演奏者了!

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和鼓勵!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