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干之死」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近日聽聞一個多年在項目中發揮很大作用的同修失去了肉身,深感遺憾。其實對修煉人來說,不管表面上病業表現多麼嚴重,都是假相。可是,為甚麼有些同修能破除、有些就不能破除這些假相呢?我不太了解前述同修的具體情況,但知道她和家人都是相當精進的同修。今天思考她失去肉身的原因,腦中突然冒出一念:她的例子像是封神演義中的比干,良臣被邪靈迫害,自有神佑,但只因自己人的觀念,而痛失肉身。

比干是商朝王室重臣,位居丞相,是商紂王的叔叔。他一生忠君愛民,敢於直諫。在商紂王荒淫無道的時候,比干曾言:「主過不諫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過則諫不用則死,忠之至也。」比干經常勸誡紂王不要沉湎女色,再加上他還燒過妲己的狐狸洞,所以妲己打算設計害死他。妲己裝病,謊稱如果想要徹底治好這個病,必須用七竅玲瓏心做藥引,而這種奇心世間難尋,只有比干有。為了讓自己心愛的妃子活命,紂王選擇犧牲比干,讓其將心剜出,用來給狐狸精治病。

姜子牙離開朝歌的時候,算到比干當有此難,事先送給他一張靈符,稱其若是有險境,便將這枚符燒灰後服水吞下。所以當比干將自己的胸膛剖開、摘心擲在地上時,他沒有任何生命危殆的跡象,反而出宮後能策馬疾馳。但當看見一個賣空心菜的老婦時,他問:「人無心的話還能活嗎?」婦人回答:「人無心不可活!」話音未落,比干就口吐鮮血,墜馬而死。

後人一說這婦人是申公豹變化的,為與姜子牙作對,專門在路上等候比干,將其徹底害死。也有人說那婦人是妲己變的,妲己深恨比干,當然想害死他。也有人說婦人只是一個普通的婦人,她說的人沒有心會死是人之常理。不是姜子牙的靈符失效,而是比干的人心讓他的狀態只能符合常人的理。

我們從這個情況來分析,姜子牙給比干的符印是可以保住他的性命的,姜子牙還特意囑咐過他不要與婦人講話;比干相信了姜子牙,所以喝下了符水。但是人的常識又告訴他:一個人沒有了心怎麼可以活呢?因為有這樣動搖的一念,看到婦人在賣空心菜,比干才會去詢問,不然為甚麼要去問呢?

如果比干再多活60年,說不定可以在助天伐紂的正邪大戰中發揮很大的作用。當然,最後封神大典的時候,比干被封為了文曲星,後世稱其已經是無心之人,所以不會有所偏倚,為人處世非常公道,從修煉角度講,無人心可能是他最終需要達到的狀態。

回到我們自己。有的同修,雖然知道修煉人沒有病,但看到病業假相嚴重時也會忍不住會去醫院,不就像是去問醫生自己還能不能活嗎?就算是你沒有相信醫生說的話,也沒有相信那個檢查結果,但這些信息還是會灌進你的腦子裏,就像師父說的:「那麼大家想一想,你找他算了,你是不是就聽了、信了?那麼你精神上是不是就造成負擔了?造成了負擔,你心裏想它,是不是執著心?那麼這種執著心怎麼去?這不是人為的增了一難?產生的這執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嗎?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本來就難,還人為的增加這難,怎麼過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難、麻煩。」[1]

你信了,接下來的假相可能會變得嚴重。比如醫生告訴你惡化了,轉移了甚麼的,看你動不動心,看你相不相信。一旦相信自己真的得了這個病,這個關就很難過了。

就像比干,連自己都沒有了生的信念當然便不可再活了。就像有的修煉人,認為自己真的得了某個重病,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其實就是沒有了正念。其實對我們來說,不管這個干擾來自何處,只要修煉人的心巋然不動,那任憑誰也干擾不了,因為我們有師父為我們做主。師父明示過我們:「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

像比干一樣,真正的修煉人都會被考驗,被邪惡迫害、陷害,遭遇種種魔難,心性上的,肉體上的,但師尊時刻都在保護、加持我們,只要我們能放下人的觀念,堅信師尊的法力無邊,一定能跟隨師尊走到最後時刻。

我們都知道,真修大法弟子即使過早失去肉身也會有美好的未來,但現在正是救人的關鍵時刻,多一個人就多一份人間的力量,我們當然需要在人間駐留到最後一刻。姜子牙的靈符尚能留住人的肉身,何況我們是大法弟子!讓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排除各種人的觀念對我們正念的干擾,帶領自己的眾生,最後一起圓滿隨師還!

個人體悟,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