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真正的幸福與財富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最近聽完大紀元編輯部同修們的法會交流後,我很羨慕她們,在看似平淡的工作中、平凡的小事裏,她們一點一滴找出自己的執著與不足,在法中不斷昇華。

這時我打開自己一個多月前寫了一半的法會交流稿,突然對大紀元銷售這份工作有了全新的認識。

一、在無望中堅守,師父和大法無所不能

從兼職到全職,今年是我在大紀元做銷售的第五個年頭。

去年年初開始,我有了一個願望,希望接觸更多的主流客戶。

從過去的每天打電話、掃街、聯繫小商家,轉變為做主流客戶,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是:在現實中,不斷的用心、努力、付出,並且不斷提高心性,但是長時間看不到任何希望。

以前聯繫小商家,每週可以約到一些面談的機會,每個月可以簽進幾筆單,只要付出了,可以較快的看到回報,也就是很快看到自己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上發揮的作用;但是做主流客戶,前期調研時間長,預約量減少,付出很多,卻看不到任何回報,也就是看不到自己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上發揮的作用。

有時,做前期研究、提升自己專業技能的時間長達幾個月;有時,郵件聯繫了很多潛在客戶,但是聽不到任何回音。我也曾萌生了回到真相點的念頭,覺的至少每天能看到眾生接了資料、做了三退;有時也會出現快崩潰的情緒。

但是在一次次無望中,師父的法,一次次讓我堅定了正念,不被眼前的現實束縛。師父說:「今天的人類大舞台就是給大法與大法弟子準備的,不管你們做哪個項目,不管你們為救度眾生中做甚麼,都應該堅定的把他做好、完成好。」[1]「任何事情做和沒做,以至在做的過程中,都會漸漸的在變化著,範圍廣的事就會有一個形勢的變化。」[2]

所以我就告訴身在迷中、甚麼都看不見的自己:師父在宇宙的最高處,師父一定看的很清楚,和大紀元有緣的主流客戶在哪裏,師父一定知道!有了這樣的一念,雖然眼前看不到任何希望,但我不急了,就能夠靜下心來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就在我似乎用盡了所有的方法與智慧,已經不知道如何往下走的時候,師父一次次把信息打到我的腦子裏:去那個刪除的文檔裏看一看,那裏有你的潛在客戶;去另一個文檔裏,那裏有你的潛在客戶。就這樣,一次次在師父的指引下,我真的找到了這些主流客戶,他們在各自的行業裏都有很大的影響力。

這只是邁向成功的起點,過程中還會有很多心性的考驗,但是,只要我能夠按照師父的法要求自己,一切事實上都在向最好的結果發展。

有一次,我從刪除的文檔裏找到了屬於大紀元的主流客戶A,奇怪的是,對方沒有和我們做過廣告,電話裏卻很肯定的說:「以前和你們做過廣告,你現在只需要把最好的價格發給我。」價格發過去之後,對方好像對我們的報紙很熟悉似的,回覆說,價格可以接受,只有一個條件,我們要哪個哪個版面。可是墨爾本大紀元有五個獨立的專題版,就是五沓,所以A描述的版面,事實上每個專題版都有一個符合條件,這說明客戶沒有和我們做過廣告,也不了解大紀元。在我面前有兩個選擇,選擇(一),只要隨便選一個專題版給客戶,這樣一大筆金額的單,眼看就可以成交了;選擇(二),我應該遵循「真、善、忍」的原則,坦承向客戶說明情況。於是我打電話給A說:「我下午會路過你們公司,可以順路把報紙帶過去,我們有五個獨立專題版,不知道您要的是哪個專題版的版面?」沒想到A很爽快的答應了。

到了那裏,A說:「你等一下,我們的大老闆很忙,我請他過來一下。大家都知道他和他的公司非常富有,我們每天會收到無數的廣告推廣邀約,不過你和別的銷售不一樣,你不像是在賣東西。」大老闆過來後就問了我一個問題:「你們媒體和其它中文媒體有甚麼不一樣的嗎?」我說:「大紀元不受中共的控制。」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句話,但他似乎完全聽懂了我的意思,接著就翻開報紙挑版面,他看了十秒鐘,對市場營銷經理A說:「我們選這個版面做現有公司的廣告,選那個版面做新公司的廣告。」

我和A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A問:「兩個都做嗎?」老闆點點頭,就離開了。這筆單的金額立刻增長了一倍。到現在,這個客戶和大紀元的廣告額度已經增長了三倍,我們已經成為了很好的朋友,而且最讓客戶滿意的,恰恰是我的坦誠,當時如果我不要求見面,他們並沒有考慮在大紀元打新公司的廣告。

這樣的神奇經歷,在做銷售的過程中,還有好幾次。有一次,我開車要去見一個上市公司的市場營銷總監B,這是我們的第二次會面,要談具體的廣告計劃。突然有一個問題浮現在我的腦海裏,彷彿這會是B給我們設的最後一道關卡,於是我邊開車邊構思了一個簡略的回答。果真,會議上介紹完廣告計劃書後,B說:「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也會喜歡計劃(一),因為這個計劃花錢最多啊。」 我微笑著說:「如果今天我不為大紀元工作,你依然有可能是我的客戶哦,因為我的專業是建築設計,你知道我們有追求完美的本能。為大紀元媒體工作也是一樣,無論做甚麼,我和我的團隊總是盡努力做到最好,計劃(一)是最好的方案,你們公司在行業裏也是最好的,這是相匹配的。」

會議結束後,B的助手對我說:「我覺的她非常滿意你的回答,我完全被你折服了,我從你這裏學到了很多。」後來這家上市公司很快給大紀元下了大額廣告訂單。

但是,如果我的思想不純淨、有甚麼執著心放不下的時候,就無法得到師父的加持,也得不到師父的點化。

有一段時間,我的人心和慾望一下子被暴露出來,名、利、情的考驗非常尖銳,我開始羨慕其中一個客戶擁有的人生,這個客戶擁有在人中看似更為高尚的理念、成功的事業、巨大的財富、美滿的家庭……總之,對凡事追求完美的我來說,似乎在這個客戶身上看不到一點瑕疵。這讓我意識到一個很嚴肅的問題,過去的我,對人中的一切似乎看的很淡,很多年輕人的執著,愛吃、愛玩、想要談朋友,這些我都不感興趣,但這並不說明我沒有執著,只是這些東西在追求完美的我眼裏,顯的太世俗,所以我只是對這些東西不屑一顧;而當真正接觸到那個能達到我在人中設定的完美標準的人和事時,這才是真正的考驗。

師父說:「因為痛苦會使人難過,從而人自覺不自覺的就會對抗苦難,目地是想活的幸福一些,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會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傷害、如何好過、如何才能在社會中出人頭地、功成名就、如何能獲取更多、如何成為強者,等等。為此,在有了這些經驗的同時,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觀念,經驗又在實踐中使觀念變的頑固。」[3]

從法中我清晰的認識到,人的本能是要去追求人中的幸福,只是每個常人對幸福的定義有所不同,所以追求的東西有所差異。但修煉人恰恰相反,師父說:「確確實實煉功人講: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們不追求;常人有的,我們也不稀罕;而我們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4]通過不斷的背法,我感受到師父的加持,自己人體所自帶的慾望、情的物質在不斷的減弱。當我真的放下這一切的時候,我再次得到師父的啟示,如果今生今世不做大法弟子,實實在在擺在眼前的這個客戶擁有的一切,我也一樣可以擁有。

師父說:「最艱難時期你們都走過來了,我告訴你們早期的大法弟子、歷史上和我結過緣的,或者是隨師父來的,你們個個都算上,要想在常人社會中做點甚麼,你們個個都是億萬富翁,你們個個都是這個社會中的名人,你們個個都是很高階層的人。你們今生來當了大法弟子,那些都放棄了。你們要想發財,你們早就能發財,不要再為一點小利毀了自己生命的夙願。」[5]

所以我們是明明白白放棄了這一切,要做大法弟子,沒有理由再去執著這些已經放棄的東西,唯有更精進。

這裏我想說的是,在割捨這些執著心的過程中,很明顯,我的銷售工作停滯不前,我也感受不到師父在工作中對我的點化。所以只有心態非常純淨,達到師父和法的要求,師父才會賜予智慧。

師父說:「因為你的修煉好壞決定了你的救人力度,你的修煉好壞也決定了你的工作成效,這是一定的。這麼多年的經驗走過來,大家都深有體會,各行各業的大法弟子,包括各個媒體的大法弟子,都是這樣,在自身的修煉上抓的緊的,很多事情都會事半功倍。所以我們不能夠忽視了修煉。這是第一位的事情。」[6]

二、時時用法要求自己,成為最幸福、最富有的生命

當聽完編輯部同修們的法會交流後,再回頭看自己一個多月前寫的交流,我看到了一團應該修去的物質,這也幫助了我從最近的工作壓力、工作量都不斷升級的困境中,儘快提高上來。

編輯部同修們的交流平靜如水,清澈透明,我發現自己一個多月前寫的交流裏,有一些壓抑的東西,有點過於沉重。這團沉重的物質來源於「自我」。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裏,我在主流市場中獲得了一些突破,但這段在看不到希望中,長時間吃苦、付出的經歷,由於「自我」的存在,漸漸的這個「自我」把「看不到希望」這個困難本身放大了,而把師父和大法的加持放到次要位置了。

對應到最近工作中的表現是,由於外部市場的變化、外部媒介的變化、媒體總體發展的變化、銷售團隊人員的變化等等,作為一個有一定經驗的老銷售,除了按部就班的照顧老客戶、開發新客戶,還需要不斷突破困境,開發新的市場、新的平台,同時兼顧銷售團隊新成員的發展與需求、以及媒體發展中的需求,而這些都是過程中的事情,需要更多層面的付出,同樣短時間內看不到果實。所以這樣的壓力、工作量與看不到希望交織在一起,讓我覺的承受再次到了極限,並且變的幾乎到了一碰就炸的狀態。

而編輯部同修們的交流,幫助我很快覺察到了自己的問題,隨後在週末的學法中,師父講:「我們的動作是加強自動的機制」[4],其中一層法理展現在我面前:把法放在第一位,一切變化都在師父的安排之中。我只需要在做一切事情的過程中,不生出負面思維,有不斷突破困境的願望,並且不斷用法約束自己、要求自己,看自己的心是怎麼動的,是為私的還是為他的,是為了自己如何如何,還是為了救度眾生,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

師父明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那麼所有事情的結果,師父自有安排,我對結果的執著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明白了這些,那些由於近期媒體發生各種變化引起的各種未知,以及人心總是期待好的結果,人心又會產生各種擔心、憂慮,而派生出的巨大的工作壓力感,頓時消失了。

我的身心頓覺輕鬆,師父說:「其實人類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3]從法中我感悟到:在人的空間,看不到希望,在另外空間恰恰是反的,充滿了希望;對應到銷售的業績來說,眼前看不到一點黃金,一片黑暗,在另外空間恰恰是反的,遍地是黃金。這讓我能再次以平和、積極的心態面對眼前的種種困難。

我還感悟到:在人類的現實中,大法弟子吃苦、承擔,經濟上也不富足;但是我們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具體事情中,不斷的同化大法,生命在法中昇華,在走向新宇宙的過程中,我們都是最幸福、最富有的生命。

這樣的幸福與富有,是不會隨著人類外部環境的變化而變化的,也不來自我們在項目中具體是甚麼角色、做了甚麼、做了多少、取得了多少成就、建立了多少威德。

這樣的幸福與富有,是永恆的,因為這一切來自於師父與大法的恩賜。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