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天國樂團──助師正法 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參加天國樂團一晃已有八年了,下面把自己參加樂團和參加香港遊行的感悟向師父彙報並與同修交流。

加入天國樂團感到無比的榮幸

大家都知道天國樂團是師父親手創建的,樂團遊行隊伍最前頭的橫幅上寫著「法輪大法」。而且,我感到師父留給我們的這種用音樂來救人的項目真的是充滿著無限的智慧啊。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每天都會接觸到很多西方社會不同階層的人,也有很多與他們交談的機會。大家知道嗎,很大一部份的人都看到過天國樂團,包括在Katoomba、Eastwood和Chatswood等地的小區遊行。我們一身的藍色古裝和演奏的音樂,成為了每個節日遊行的亮點,人們對天國樂團也都有著非常正面的評價。

那麼,當觀眾看到了天國樂團,被我們演奏的曲子所震撼,對天國樂團和法輪大法產生好感的時候,這個人不就得救了嗎?我們每年大大小小的遊行與演出,觀眾人數眾多,那麼我們不是給他們提供了了解大法的機會,給他們提供了生命得救的機緣嗎?

因此我對能夠參加天國樂團感到無比的榮幸,我十分珍惜這個項目。但要使這個項目能夠發揮很大的作用,前提是我們要提高技術水平。否則,如果我們無法達到高水平的演奏而使觀眾反感,那就等於在把他們往外推了。我認為我們真的要對自己演奏的每個音負責,這也是對眾生負責。所以我一直很注重自己的練習與提高。

參加香港遊行,煉丹爐裏煉的才是真金

香港可以說是救人的最前線,每次香港遊行,都有很多來自大陸的中國人看到我們。所以香港遊行真的很重要,特別是在台灣樂團的大多數成員們因為邪惡干擾無法參加時,支持香港的遊行活動我們就有著更重大的責任。

每年的香港「七﹒一」活動人數都是最多的,因為不只我們,還有很多的常人團體。而身穿藍色衣服,演奏著音樂的我們每次都是最突出的。今年「七﹒一」香港遊行我是臨時決定去的,這一次也是我多次參加香港遊行最有感悟的一次。

今年的「七﹒一」在星期一。星期五的時候聽說樂團隊伍八十多人,其中只有三個圓號,我心想這怎麼能行啊?我的第一反應是要去支持,可是上網一查機票實在太貴了,如果要去就要花光我所有的積蓄,馬上我又有了想退縮的想法:還是等我先存點錢吧,反正接下來七﹒二零香港也有遊行。

這時我想起了今年五月在紐約聽到師父講法。師父說:「中國就像那老君的煉丹爐一樣熔煉著大法弟子,把那火燒的越旺,就像嚴酷的考驗一樣,去人心、去執著。那當然這種煎熬是很難受啊,可是煉出的是真金。中共邪黨就像那煤炭一樣,燒的越紅,它好像越來勁。等燒完了再看,真金煉出來了,中共邪黨它是啥?一吹,「噗」,灰,沒了。」[1]

是啊,這個煤炭可不會管你有甚麼藉口,它可是不斷的在燒。那麼少去一次,就錯過了一次救人的機會,錯過了一次煉真金的機會。

在七月去過香港的同修都知道,那真的就像煉丹爐,一下飛機就感覺到那種撲面而來的炙熱,而且感覺會有無數的小微粒形的業力在往皮膚上攻,弄得人很不舒服。我想,這不正是好事嗎?不正是在這環境中吃苦,在無形中消除自己的業力,同時做著救度眾生的事情嗎?這不正是在這環境中去煉真金嗎?這種好事上哪去找啊?所有的干擾都是在成就著我們。

雖然我們在本地的樂團活動中也在做著這件事情,也很好,但我認為參加香港的活動可以使我們在救眾生與修煉上收穫的更多,發揮的作用更大。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其實我們參加樂團真的不容易,學一門樂器是多難的一件事情啊!要經過多年的日積月累的練習,吃苦受累,才會吹得好。那麼既然學會了,就應該讓它發揮最大的作用。所以我在星期六的時候做出了決定,去參加「七﹒一」的遊行。

難行能行,人神一念間

天國樂團在活動前我們都會集體背誦《論語》。在香港,行進指揮往往會再讓我們加一句話,讓我們說三遍──「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相信所有的各個項目中的同修都在這樣說,都在這樣做。可是,當在像煉丹爐那樣一個惡劣的環境下,說出這八個字,那真的是有著很不一樣的感受,就好像突然明白了這幾個字背後無限的涵義,好像真正明白了我站在這裏到底要幹甚麼,我走在人世間的意義到底是甚麼。這時就感覺那慈悲心一下子就出來了,看著一望無際的人群,就感覺是用神的狀態在看人,我在心底裏對他們說:「一定要救你們。」

師父說:「有一個人說我從家門出來,我這一路上就像修煉一樣,經過的每一步都是困難、每一步都在思考,一直到進場,就像一個修煉過程,看完秀我就像被圓滿了一樣。(眾弟子熱烈鼓掌)那麼也就是說,別小看今天的人類社會,不只是大法弟子在修煉,人也都在其中。他們也在被熔煉著。在生活中、在工作中、在不同的環境中,他們遇到的問題、思想的思考、一直到他們的行為,都在擺放自己」[2]。

我們時時刻刻都在修煉著自己,那麼在遊行中更是這樣,真的是每一步都在思考,每一步都在提高著自己。特別是在很累的時候,在每一步都很艱難的時候,想想自己是不是還有甚麼執著心沒放下的,是不是在這過程中有甚麼沒做好的,來香港是不是為了成就自己而來,是不是沒有時時刻刻保持正念,是不是在飛機上沒有好好學法而去看電影了,甚至於是不是總想著遊行完去哪吃飯喝茶。

雖然我們的確不遠萬里來到了香港參加遊行,但是呢,最重要的其實是人心,神看人心。

師父說:「神看問題他是整體看的、立體看的,人只是在表面上看。有的時候大法弟子在我身邊,你的一思一念、你的表現,我根本就不看你的表面、你的行為,我看你真正的那個動機,我看你真正的思想根本在想甚麼、在做甚麼。在這個過程中,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雖然它是你的行為,你得負責任,但是呢,我還是看你的根本。」[3]

遊行中的一思一念,都在與邪惡較量著,都在擺放著自己的位置,都在決定著觀眾聽了我們演奏的音樂之後的反應,而這關係到他們能否得救。所以我們遊行中走出的每一步並不是簡簡單單的一步,而都是至關重要的通往神的道路上的一步。

遊行結束後我感覺並不是很累,我覺的這與我當時的心態與正念很有關係。師父說:「好壞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兒說:哎呀,我不行了,這不行,那不行。那麼可能就筋斷骨折了,癱瘓了。」[4]

因為香港「反送中」的事件,今年參加遊行的人數比以往多,所以等待出發的時間特別長。長時間的站立,剛出發不久就已經感覺腳底板每走一步都很不舒服,腿也沒甚麼力量。在遊行中真的很難的時候,真的覺的走不下去的時候,我們的那一念決定著我們的狀態。

作為一個神來講,他是不會有累的感覺的。那麼在這個時候,我們有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神,有沒有在那一刻完全放棄自己的執著心,有沒有不去想自己會得到甚麼,而是完全的為了眾生著想,想著我是來救他們來了。我就覺的我這個念頭一出,身體一下子就感覺輕鬆了,兩腿也瞬間有力了,踏步也越踏越有勁兒,在保證吹奏效果的同時也很輕鬆的就把遊行路程走下來了。

今年參加紐約法會給我的感覺是,正法已接近人間。雖然現在香港的情況還是很邪惡,但是每當我看到這些邪惡我就在想,它們都是為了我們而存在的。正是因為有了這些邪惡才給我們提供了建立威德的機會,正因為這些邪惡還存在著,我們還有機會把沒做好的做好。但是我們的修煉時間不多了,那煤炭也越來越少了,能煉出來的金子越來越少了,給我們救度眾生的機會也越來越少了。讓我們珍惜能參加天國樂團的緣份,珍惜所有剩下的演出機會,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道路上發揮更大的作用吧!

交流中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