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從小就跟隨父母修煉大法,可是正因為得之於易,所以在過去的二十二年中,我並不懂得珍惜。過去我一直認為修煉是一件非常「苦」的事。這個「苦」一部份源自幼年時全家遭受的迫害,讓沒有深厚修煉基礎的我,在常人中形成了各種觀念和執著;還有一部份源自在考驗中,我沒有真正的「向內找」自己,同化大法,從而改變自己生命的本質;長期以來我甚至都沒有意識到,我把做好三件事當成了修煉圓滿前的任務,急於求成的我踴躍的投身於好幾個項目中,還感覺自己修的挺不錯。

直到今年,在經歷了各種苦其心志後,我開始從頭深挖自己,不放過身邊的每一件事,一個一個的向內找自己,在不斷的去除後天觀念,回歸真我的過程中,我一次次的感受到生命深處層層被大法淨化,被大法包容,師父的宏大慈悲,保護著每一個走在修煉路上的大法弟子。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盡力的放下自我,用心把修煉心得寫出來,希望對同修能有所借鑑,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配合媒體項目中體會「珍惜」

去年八月份,我接到了一位媒體協調同修的電話,她希望我能協助她做一些專題報導,因為她承擔的項目非常多,所在的城市又偏僻,導致很多報導無法及時完成。我聽到後想:這是師父幫我在救度眾生中打開了另一扇門,雖然我從來沒有做媒體的經驗,可是抱著一顆想救人的心,我還是答應了。

我的第一篇專題報導選了一對經常和我一起去景點的西人夫婦,他們非常配合我,知道我是新手,還寫了一篇他們的修煉體會供我參考。我知道要想救人就必須要用心,並且要盡全力做到最好,首先我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怎樣把他們寫的英文體會翻譯好。單是翻譯我就一段一段的仔細嚴格把關,每一個詞都不漏過,短短的一頁文字我足足花了好久反覆確定直到完全無誤後才完成。

對我來說,每一個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就像一篇史詩一樣,我很想讓這些珍貴的歷史片段通過媒體的報導保留下來。我努力的回憶曾經跟他們在一起講真相的片段,我想起了好幾次在真相點上,那位西人女士跟我提到那些在高壓下仍試圖了解真相的中國遊客讓她感動,每次說到這裏我都會看到她眼眶裏泛起的淚水。還有那位西人先生,他每次都會在旅遊大巴離開的時候趕緊撐起「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堅定的站在那裏。這讓我想起了當年在天安門廣場也曾舉過同樣橫幅的中國大陸同修們。遊客最多的時候,他還會節省下吃午飯的時間繼續留下來講真相。

回憶這些片段更加堅定了我要寫好這篇報導的心,我想我一定要透過文字的形式把西人同修努力讓中國遊客了解真相的故事寫出來。雖然這個願望很美好,可是一到下筆,就真的不是那麼容易了。好的標題,讓人眼前一亮的開頭,感人的中間過程,突出的結尾,還有整篇文章結構的連貫自然。這些全部都是功夫。

過程中,好幾次我都覺的我寫不下去了,但我都告訴自己要堅持,再難都是我的責任,再難只要繼續在寫就一定會有出路,因為這是救人的文章,絕對不能輕言放棄。因為有這顆堅定的心,師父給我開啟了智慧,腦海裏像湧出清泉一樣,思路和靈感源源不斷。到最後定標題的時候,回想最開始要記錄西人大法弟子救度中國人的珍貴畫面,回想那麼多大法弟子無論嚴寒酷暑都堅守在第一線,回想那麼多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還在被迫害,我多麼希望這篇文章有那個力量能夠為大陸同修發聲,給他們帶來一些希望,我多麼希望這篇文章能讓世人知道我們海內外的大法弟子在無形中已經形成了一個堅固的整體,這一切都是多麼的重要。最終我得到了一個完美的標題。凌晨報導終於完成了,當我給那位媒體同修發過去後,我頓時覺的身體輕盈,思想也一下子純淨了許多,我的生命發自內心的開心,彷彿找到了生命中的位置。完成這篇報導的同時師父也幫我消下去很多不好的物質,同時堅定著我的正念,讓我變的更加精進。幾天後,我看到大紀元的網頁上出現了這篇文章,編輯將其完善的更好,有上千的人閱讀過。

隨著不斷的寫報導,我修煉的這條路越走越寬,過程中每一個故事都深深的觸動著我,在所有成文的過程中,每一位同修在交流他們修煉昇華後的體會都對我影響至深,有一天,在我整理一些文字的時候,我想到了師父,那一瞬間,我突然明白了師父對弟子的良苦用心。

每一篇報導都是每一個修煉人的故事,我真切的感受到我在做報導的過程中也和他們一起經歷著同樣的故事,我們一起昇華,一起提高,一起感恩師父的偉大。在配合媒體同修完成報導的過程中讓我明白了珍惜同修,珍惜這些文字背後的故事,其實就是在珍惜自己。

二、在寫文章中感悟生命

今年在我們當地快要上演神韻前,一當地華人送餐公司公然在網絡上對神韻、大紀元,還有我們的真相點進行攻擊,文字粗俗不堪。在大紀元總部同修的建議下,我決定將自己在中國受到的迫害,對比來到海外,再次被中共滲透的華人組織迫害為主題,寫一篇澄清事實,向大眾講述大法真相的文章。

剛開始寫的時候,我感到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非常大,思想業力很重,坐在電腦前的我非常壓抑,理不清思路,我的孩子那幾天也不舒服。第一天晚上哄完哭鬧的孩子後我簡直累的心力交瘁。第二天晚上繼續寫的時候,我非常清楚這樣的狀態必須要突破。壞思想是活的,寫文章的過程也是清理自己空間場不好思想的過程,越是覺的難,越要克服它,物極必反。有了正念後我開始查找相關資料,一點一點回憶自己在中國大陸從最初修煉到被迫害整個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基點和認識都必須站在常人能理解的角度考慮,然後一個一個以文字的形式揭示給讀者。

三天的時間,我終於勉強將首稿完成了。我能感受的到,首稿裏有我整個寫文章過程中不好的修煉狀態的體現,這樣的文章散發出的東西是絕對不可能救人的。所以接下來我必須在改稿上下足功夫,恰當的說我必須在自己的修煉狀態上有一個大的提升。

我意識到在法上去歸正自己,純淨自己那顆救人的心,才會寫出好的文章。到改稿的第二天,在文章中間的部份,我要告訴讀者我為甚麼要修煉大法,這又回到了長期以來我一直問自己的問題,我為甚麼要修煉?我如何將得到大法的美好展示給讀者?我問過自己無數遍這個問題,可是都沒有得到最能表達我內心深處真實感受的文字。我開始一次又一次的反覆嘗試著去寫,不斷思索反覆琢磨,突然我的內心深處湧現出了這句話:「當一個人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根本,就像塵封已久的記憶被打開了一樣,從此有了生命的力量。」對了,這就是我想要的答案。

我的真我,層層下走,最終和宇宙大法結緣,通過修煉大法不斷被打開生命深處的記憶,是那個最真實的我想要得到這宇宙大法,因為我的生命就是為大法而來,大法是支撐著我這個生命的一切力量。當我寫到這裏,我感覺全身上下一股暖流通透全身。

在繼續寫的過程中,我感到這篇文章已經深深的和我的生命聯繫在一起了,整個過程中我不斷的在法理上有新的認識和昇華。後來我又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修改,同時也有一位專業的同修幫助我添加和修改一些內容。直到最後一個晚上定稿的時候,我又從新開始非常認真的一個字一個字反覆斟酌和修改,每一句的前後都不斷的調整,想著怎樣能在讀者面前呈現的最好,更好的幫助讀者理解大法弟子。

再次修改到中間部份的時候,我突然覺的每一個字好像都活了起來,他們都不再像原來那樣只是單一的表面文字了,那些句子一個一個的都開始在我眼前抖動了,當我在考慮要把哪一句放在哪個位置比較合適的時候,那一句話就開始在我眼前抖動了。我覺的是那些文字自己在替自己選擇,告訴我要把它們放在哪一個位置更好。修改到最後,我的心底充滿了感動和對師父的感恩。儘管連續一週的時間內,我幾乎每晚都拖著疲憊的身子半夜才回到床上,長時間的久坐不動,廁所也捨不得上,我的腿和腳變的又大又腫,我知道這些都是好事情,是師父在幫我消業。原來在寫文章這個領域中也可以修煉自己!文章全部完成後,大紀元的同修幫我配圖,上報紙,登出來的當天,我收到了好幾個同修的好的反饋。之後我回頭再看那篇文章,裏面有我生命中修煉的因素,最開始首稿裏去掉不成熟的部份,抱著救度眾生的心態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的修改後,那些文字一個個都活了起來,並且生機勃勃。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文字也是有生命的,我第一次接觸到了來自生命深處的靈性。

在那之後的幾天,我更加體會到萬物皆有靈。我之前幫同修發真相彩信的手機裏,有兩個手機速度剛開始非常慢,通過這次經歷,我覺的那兩個手機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樣,我絕對不能嫌棄它們,給它們添加任何觀念,我把那兩個手機非常疼愛的握在我手裏,心裏告訴它們,不管怎樣,我都不會放棄它們的。沒想到打開手機發真相彩信的時候,速度一下子比之前快了很多倍。我發現很多事物當我發自內心的將它們當作生命體,在無為的狀態下對待它們時,有時真的會有意外的收穫。

三、從個人修煉到正法修煉

今年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終於拿到了澳洲的永久居民身份,為了能更好的配合媒體做好主流社會講真相,我決定繼續上學。這個決定讓我之前平穩的生活一下子變的一團糟,特別是在做好三件事上我不再像最開始那樣用心了。我每天都感到自己特別累,連我三歲的小女兒也經常跟我喊累。有一天在放學回家的公車上,同修在電話裏無意中跟我提到,大家都累啊。我當時想,別人肯定沒有我累。回家後仔細回想同修說的話,發現自己有很強的安逸心,其實那段時間,拋開這些表面的繁忙之外,我經常還會看手機放鬆自己。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狀態真的非常危險。

直到一天,我的女兒突然發高燒,並伴隨嘔吐。看到她非常疲憊痛苦的躺在床上,我心裏明白只有大法和師父能救她。於是我非常用心的讀師父的《洪吟》給她聽,讀著讀著孩子燒退了,也睡著了。而我卻越讀越清醒,那是我第一次如此用心的讀《洪吟》,儘管小時候我都背過了。可是那天晚上,我讀到了很不一樣的法理。我體會到師父為正大穹為救眾生付出的如此巨大,而我卻一直沒有嚴肅的對待正法這件事情。還執著於常人中的感受,放不下「自我」。雖然這麼多年我表面上好像也在努力做著三件事,可是在我的內心深處我還是把我在修煉中的得失看的遠遠大過救度眾生。其實根本的原因還是因為在人中形成的這層「自我」的殼在障礙著真我。我問自己:「今天你通過讀法,靠大法救了女兒,那麼你該救度的眾生呢?女兒和眾生的生命都同樣重要,可是你卻用了多少心去救眾生?」

我想到了自己長期都難以突破的累,想到了自己長期以來對於三件事只滿足於去做了,而是否有盡全力?是真的無私無我的嗎?為甚麼女兒會出現這種表現,其實還是自己跟不上正法進程,該突破的層次沒有突破,所以導致周圍的一切都不對勁。正法的時間在快速推進著。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在法上不斷的突破自己,在不同的層次中不斷的突破著自己,才能在對應的不同層次中救度更多的生命。

再讀師父的講法:「就在他開功開悟的前夕那一瞬間,把他自己功的十分之八給他撅下來,連他的心性標準都得折斷下來。用這個能量去充實他這個世界,他自己的世界。」[1]師父的這段法再次喚醒了我本性的一面,我的內心被深深的震撼了,億萬年的等待,大法弟子生命的本質就是為救度眾生而來的,這才是真我的宿願。

當我領悟到這一層法的內涵時,法也在一定程度上幫我放下了那個根深蒂固的「自我」。自此乘風破浪任誰也無法再阻擋我的真願。

第二天我自覺的早起晨練,我心裏很明白,我必須克服人中的這一點點累,一點點苦。這點東西和我來世的真願相比真是微不足道。相生相剋的法理告訴我,累與不累只看自己願不願意去克服了,當我為了眾生而努力突破自己的時候,我發現原來累只是自己在人中形成的一種觀念,當自己在法上去實修,累連最基本的概念都不會存在,甚麼是累,我對此不再有概念,也不會再去想這個字,不去想,它也就在我的空間場自滅了。

在之後的講真相救眾生中,一想到世人大都是為得法而來,幸運的我已經在法中了,可還有很多世人連真相都不知道,甚至被邪黨謊言迷惑,不願了解真相,我的心裏真的非常難過。在真相點看到來來回回匆匆而過的行人,想到還有那麼多的眾生還沒有得救,我就忍不住流淚。往往在師父的加持下,這種慈悲之場會幫助有緣的眾生主動停下來,有一次,一個女孩騎著自行車在我們真相點周圍繞來繞去,看起來好像是找不到繞出去的路。我趕緊走上前去跟她講真相,喚醒她善的一面,幫助她抹去毒誓,結果就在她三退並明白真相後,一下子就繞到馬路對面了,等我回頭再看她,早已不見了蹤影。原來眾生都在等著我們,只是我們願不願意去救她們了。

在正法的最後時刻,修煉人的每一思每一念都關係著眾生的存亡,不斷的突破自己,符合法在每一層次中對自己的要求。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實修自己,救更多的生命,才配的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此生只為眾生來,一切就盡在其中。在此叩拜慈悲偉大的師尊對弟子和世人的救度之恩!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