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銷售中所經歷的幾個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全職加入大紀元銷售團隊已經兩年了,借此機會與同修交流幾件在救人的路上給我印象很深的幾件事情,向師父做一個簡單的彙報,並與同修交流。因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1、入行

在加入大紀元團隊之前,我的大部份人生都是在學校裏度過的,不是自己讀書就是當老師,所以我對這個社會的認識是非常有限的。做銷售之後我才驚訝的發現大千世界各行各業的豐富多彩,而我對這一切的知識幾乎為零,更別提甚麼銷售技巧。於是一切從零開始,每次和老銷售出去都認真聽,認真學。

首先學習銷售的八個步驟,簡稱銷售八步,從尋找客戶,打陌生電話,登門拜訪一直最後把錢收進來,一共大體有八個部份。主管說很重要,我就牢牢的記在心裏。記得第一次去拜訪一位客戶時,我的心裏就想現在應該是第四步,應該向客戶提出問題引出客戶的需求。而在交談中,客戶表示想和我們做廣告了,但是廣告的大小尺寸他要看看。可是我還是在想,銷售第四步,問問題。我問的第一個問題,客戶也不太清楚,就起身去問另外一位他的同事,回來剛坐好,我又問了第二個事先準備好的問題,結果客戶就又一次離開座位,去詢問他的同事。幸好身邊一起陪我去的銷售同修說,「你不要問了,他要簽單了」。我傻傻的說,「這還只是第四步,他就簽了?」果然這次客戶回來,銷售同修就很簡單的和他講不同的尺寸和價錢,客戶愉快的簽了三個月的合同。可想而知,我當時對銷售的理解有多麼的可笑。第一個合同的簽訂給了很大的信心,原來銷售也不是想像的那麼難,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我覺的只要我努力,師父就會把該救的眾生帶過來。

2、堅持

然而說的容易,做起來就不那麼容易了。銷售第一年,我的銷售業績和我的心情一樣,起伏不定。簽到了單就高興,簽不到單就很低落。有一段時間,連續受到很多打擊,一直也簽不到單,不是電話約不到客戶,就是客戶要停廣告。一天上午開車到市內見客戶,車子要停在一個大型的停車場。因為車位小,我的車怎麼也停不進去。後面的車因為我速度慢,就按起了喇叭。我手忙腳亂的把車搞好,自己在車裏大哭一場,一邊哭一邊說,「師父,對不起。我做不了了,太難了。」要退出麼? 退出容易啊,馬上就可以回到常人工作中去,可是,這是我要的嗎?不是啊,想起在常人工作時的苦惱,只有每天深夜,週六週日才是自己的時間,能做多少證實法的事情呢,可是在大紀元,分分秒秒,時時刻刻都在做救人的事情。擦乾眼淚,我問自己能不能再堅持一天,回答是「一天可以」,過一天之後,我問自己「能不能再堅持一天」,回答說「可以」。就這樣,一天一天的艱難堅持下來。一次和同修交流,同修很委婉的告訴我:「你知道麼,你做銷售甚麼能力都有,就是不能吃苦,不想走出自己的舒適區。」聽了她的話我愣住了,我的思想中一直認為自己是個能吃苦的人,一個一直努力的人,為甚麼同修會這樣看我。我開始反思,我所謂的吃苦是不是真的在吃苦,拿每天學法煉功來說,我覺的每天能堅持下來就是吃苦了,時間卻是有長有短。可是有的同修卻每天一講法,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我打了十個電話就覺的累了,可是有的同修一天打幾十個電話。這就是差距啊,我的吃苦只是在我的層次中的吃苦,可是在更高的層次來看,我根本就不是在吃苦,是在偷懶。我嚇了一跳,原來我付出的根本就不夠多,不夠好,所以就沒有回報,或者回報不多。我需要再多吃苦,多付出才行。師父說過:「你付出多少,你就能得到多少。」[2] 明白了之後,就開始調整我的狀態,在業務上和修煉上更多的付出,現在雖然還沒有達到像其他同修那麼精進,但是有些進步。

3、師父就在我的身邊

在開車的時候我經常聽大陸同修的交流文章,很多次大陸同修談到,他們在遇到困難或者危險的時候,都是求師父,最後化險為夷。我人的觀念覺的有些不可思議,師父怎麼會甚麼都幫呢?不過後來發生的幾件事情讓我轉變了這個觀念。

一次應邀去一個奶酪協會的年度頒獎雞尾酒會,現場的都是衣著體面的洋人,三三兩兩的在一起聊天。全場只有我一個華人,我誰也不認識。怎麼辦呢?人的一面在說:「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悄悄的離開這裏,反正活動你也來了,回去可以交差了」。神的一面說,「沒有偶然的事情,這裏一定有我要救的人,既然來了就不能逃跑。」那我怎麼辦呢?這時突然有一念打到腦子:去找那些手裏拿獎牌的人,先祝賀她們獲獎,然後自我介紹你是中文媒體的記者,告訴他們可以幫助他們開發中國市場。按照這種方法,果然我順利的和幾位獲獎者攀談,還有一個潛在的客戶表示有興趣做廣告。回家的路上我覺的這個辦法真的是太好了,一下子在最短的時間內接觸到最多的商家。我想一定是師父在幫我。

還有一次拉一個專題的廣告。進展不久就卡在那裏,怎麼也找不到客戶,有些灰心喪氣。這時又有一念閃進我的腦子:不要就卡在這裏,去找其他兩個領域的客戶,我按照這種方法去做,果然就在這方面有所突破,和我簽單的兩個客戶說,他們從來就沒想過在中文媒體上做廣告,我既然來了,他們就試一試。這兩次經歷讓我體會到,我想甚麼師父都知道,師父就在我的身邊。

不過有一次我真的求了師父,那時有個客戶不想做報紙廣告,想做網絡廣告。在和這位客戶見面的幾天前,我就開始準備這次會議,網絡廣告的內容很多,我又從來沒有賣過,很多都是理論上的東西,在實際中客戶會問我甚麼問題我心裏真的沒有底,在見這個客戶之前,我心裏和師父說:「師父,我很想賣網絡廣告,可是我還是不太會賣,您幫幫我吧。」和這位客戶談時,我有點卡殼。後來我和客戶說:「我剛開始學習網絡廣告,雖然不太熟悉,但是我們有一個很強的網絡團隊,我們會儘量幫助您解決您的問題。」沒想到客戶高興的說:「不要緊,我也剛開始學如何做網絡廣告,我們一起學。」我心裏說,謝謝師父啊!萬事開頭難,有了第一次的實戰經驗,以後就不那麼難了。

4、救人急!隨時有意識的講真相

在大紀元做銷售的一個最大好處就是只要見到人,就可以講真相。我經常見到不同行業不同背景的人,講真相就是和客戶交流中不可缺少的話題。時間長了,好像已經成為一種機制,不同的話題和事情都會引起講真相的話題。在日常生活中,我也開始隨時隨地的講真相,去買鞋的時候,我告訴營業員,「我現在儘量不買中國製造的東西。」她問我為甚麼,我就開始講真相。去買手機的時候,隨口問一句營業員,「你們聽說華為手機出事了麼?」回答說沒有,好開始講真相。去買蛋糕的時候,我問麵點師,「現在生意好麼?」麵點師說,「生意不好,從早幹到晚也賺不了多少錢。」我說,「可是有很多人甚麼也不幹,還有錢拿。」麵點師很有同感。我接著說,「這都是社會主義思想造成的問題」,接下來自然的講真相。

不過有一次,我沒有講真相,但是沒想到眾生主動要聽真相。記得一次長途旅行回奧克蘭,我坐在接我的巴士裏,一句話也不想說,只是想早點回家。沒想到司機偏偏笑瞇瞇的問我,「你從哪裏來,中國來?經常回中國麼?」我隨口說一句,「我是有信仰的,不能回去,中國沒有信仰自由。」對方馬上說:「哦,是法輪功吧?」我本來疲倦的大腦一下子清醒過來,心裏在想,真是不能偷懶,到處都是有緣人哪,眾生自己著急要聽真相。

我接觸的很多新西蘭人都非常善良,他們對於中共的邪惡已經知道一些了,再和他們多講一些,反饋一般都非常正面。他們經常問我:「為甚麼你講的這些,其他的主流英文媒體都沒有報導?」這個時候,我的心情非常的沉重,我們如果能讓更多的善良的新西蘭人知道真相,那有多好啊?最近幾年,師父在每次法會上的講法都提醒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大法弟子在最後這個關鍵時刻要儘量的多救人,告訴世人真相。

5、不斷突破怕心

從我開始做銷售的第一天開始,怕心就一直困擾著我,讓我很是苦惱。剛開始時我害怕打電話、害怕開車上高速、害怕見客戶等等。有時第二天要見一個客戶,前一天晚上就緊張的睡不著覺了,有時竟然做噩夢,夢中客戶在後面追著我跑。

在和老的銷售同修交流後,大家告訴我要擺正我們和客戶,也就是眾生的關係。同修說,我們是「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3]。我們不是救人的嗎?怎麼能去怕眾生呢?要想到這是一個與大法有緣的眾生,千年萬年,他就是想和我們見面,把大法的福音告訴他。雖然他們在迷中不知道,但是我們自己心裏應該明白啊。

我也開始向內找,為甚麼我總是害怕。我到底在害怕甚麼呢?常人銷售人員還講心理素質,我難道還不如常人嗎?為甚麼我的怕心會那麼重?師父說:「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1]我到底在怕甚麼呢?總結下來不過是以下兩點,面子心──害怕失敗,害怕被拒絕;利益心──拉不到廣告,就沒有收入,害怕自己經濟上受損失。還有一種甚麼都怕的黨文化心理。

師父說:「因為面對常人,各種常人的心都在干擾你。有的人你給他看好病了,他都不理解你,你給他看病時打下去多少壞東西,給他治到甚麼成度,當時不一定有明顯的變化。可他心裏就不高興,都不感謝你,說不定還罵你騙他!就針對這些問題,讓你的心在這個環境中去魔煉。」[1]

眾生在迷中,有時不理解我們,拒絕我們、不理我們,那不就是我們去掉人心最好的機會嗎?這不就是我的修煉環境嗎,在這樣的環境中去掉人心。

我想還有一個是否用心的問題,師父說:「其實大法弟子無論做甚麼,用一點心就事半功倍。你要叫我看,我說就是個用心問題。很多人說不會做市場,我說是不想用心做。關鍵就是那個心老是踏實不下來。」[4]

那麼客戶不理我是不是也與我的用心程度有關呢?那與其害怕,不如踏踏實實的去學習銷售的專業知識,成為這個領域的專家,讓客戶更願意和我們接觸。

6、平衡與不修煉家人的關係

剛開始在大紀元工作的收入要低於我在常人工作中的收入,可是工作時間和壓力都比以前加大了。這時我知道我要小心的處理好和不修煉家人的關係。在這一點大陸同修的交流文章給了我很大幫助,尤其是傳統文化中對傳統女性──賢妻良母的要求,對照自己我發現很多方面這些年我都做的很差,家裏的很多事情都推給公公和婆婆,先生和孩子的事情我時常也不太放在心上,整天忙自己的事情。先生對我有很多怨言,對家人真相一直也講不通。在壓力下,我覺的在這方面應該有個突破,於是開始每天早晨起來為先生做午餐飯盒,要知道這在我們結婚十幾年是沒有過的事情,主要原因是早上是我寶貴的學法煉功時間,以前我覺的這樣做會浪費我的時間。但是現在我覺的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我發現這讓先生非常高興,從此他每天中午不用再吃剩飯或者買外賣。對於孩子我也開始多為他們的飲食和衣著考慮,不是總用那種比較苛刻的標準來要求他們,或者強迫他們去做一些事情。

慢慢的家裏的緊張氛圍有所緩解,現在我工作的時間長了的時候或者要出差的話,家裏的人看起來也不是那麼太在意了。我悟到,當我們真正為家人著想的時候,哪怕我們只是為他們做一些小事,他們都會感受的到的。家人就會給我們多一些理解和支持。

最後我想說,非常感謝我能夠有機會參加這次法會,從撰寫稿件到隨後的幾次修改,讓我有機會反思自己在個人修煉上的許多問題。

師父說:「這麼多年的經驗走過來,大家都深有體會,各行各業的大法弟子,包括各個媒體的大法弟子,都是這樣,在自身的修煉上抓的緊的,很多事情都會事半功倍。所以我們不能夠忽視了修煉。這是第一位的事情。」[5]

我希望今後在個人的修煉上我能夠有個大的突破,再忙也要保證學法的質量和煉功的時間。以上是我個人的感悟,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

(二零一九年新西蘭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