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師父說:「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無悔的修煉過程走向未來。」[1]每次在講法或是在同修交流中看到「無悔」兩個字,我的心就會揪一下,因為我沒有走好以前的修煉路,讓我感到唯一的安慰是,做媒體項目,我堅持了下來。

從志願者,到兼職再到全職,從做銷售員到做銷售助理,再到做全職新聞翻譯,我參與媒體項目已經快滿八年了。

回望這一路走來,我感激師父給我安排了這樣一個集體環境,防止我脫離大法。我經常想起師尊說的一句話:「做甚麼事情啊,有始有終,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2]所以在經歷心性關時,離開媒體對我來說從來不是一個解決問題的選項。

一、人事變動

在我做全職不久後,項目經過了一次比較大的變動。

我作為新人,對項目中過去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知之甚少,這時突然聽到很多風言風語。具體的話我已經完全記不得了,但記得當時我受到很大刺激,下班回家後哭了兩次,覺的主管怎麼能這樣為人處世。

但當時有一念:「我做項目,不是為了給他做。」心情由此漸漸平靜下來。之後的一天,負責人和我說話時,我主動敞開心扉,和他交流,他和我講述了他在經歷一些事時的所思所想。

我聽完後,就釋然了,明白了一個故事總會有兩面,我們不能片面的聽矛盾一方的說法,在目睹他人的矛盾時,必須從修煉人的角度看問題,不要被因緣關係和心性關的混亂表象所迷,不要用人情看問題。

這個負責人也是修煉人,也在矛盾中修自己,並且學習如何管理他人,領導項目。表面上看,他做事有時欠考慮,而且態度強硬,我也是經歷過這樣的考驗的,但每次我選擇從矛盾中退一步,都能找到自己的私心和執著,並能從中提高自己。而且,我也注意到他一直在提高心性,並改進自己的領導方式。

我之前做過一個夢,場景好像是在古代,我和這位負責人還有其他人穿著戰袍,站在一起。我記得夢裏他是我們的將軍。

之後還做過一個夢,我和負責人拿著行李一前一後走去趕飛機,我們和其他一行人要去美國。

我悟到,無論是哪個項目,裏面的成員可能早就在歷史上結下聖緣,一起出生入死過,這一世大家在一起完成使命,要珍惜這個緣份,並且要聽從將軍的指揮。

二、甘做「軟柿子」

我是天生做事比較認真的人,而且相對比較好說話,所以一直以來各個主管讓我做甚麼事的時候,我不太會推脫。

但隨著把做事當成修煉,狀態不穩定也不再那麼純淨時,我開始感到不平。我之前聽別人抱怨主管說:「不能挑哪個柿子軟,就一直捏呀。」我當時聽到這話覺的這比喻挺有趣,但因為當時自己不在矛盾中,就沒在意。

後來一段時間,主管經常給我一些額外的工作,態度漸漸變的理所當然,有一次讓我翻譯一篇文章時,直接說:「你週六得加加班。」

我心裏有點不舒服,想:「過去她還會以『你可不可以』作為一個句子的開頭,現在問句直接變成一個陳述句,都沒問我願不願意做。」

當然事情我還是做了,但心裏有些不舒服。之前,我看到同事沒事幹,在那瀏覽網頁,讀故事,會冒出些想法,覺的拿一樣的工資,工作量卻不一樣。因為我的工作性質,我永遠是有活兒幹的,但其他人的工作量會有上下起伏。

另外看到有些同事做事敷衍,並且當主管指出問題時,他們擺出一種「我能力就這樣,我做就這水平」的態度,主管看到他們不高興,就會努力哄著他們,不敢再給他們多加工作,然後對我說:「互相理解吧,大家都不容易。」

我雖然附和,但心裏有些不痛快,就覺的主管怎麼慣著這些人,這種人在一般的公司,早就被開了。

其實這就是妒嫉心出來了,但我除了排斥一下負面想法,沒有有意深入的去修去這個執著。

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事聊天,聊起這些事,開始還是交流,之後就是抱怨了,兩個人都覺的自己好說話,是軟柿子,所以總是被捏。說著說著,同修突然說起她聽說的一個電影情節。

電影裏,一個虔誠信神的男子在公司裏總被一個同事欺負,他做了所有的工作,但成績和榮譽被同事盜取了,最後這個同事還搶走了他的女朋友,當他在痛苦萬分時,他信的神啟悟他,這個同事就是這個神變成的。

聽到這裏,我全明白了,從假相中醒了過來。我質問自己,這不就是師父安排來幫我修煉的嗎?我認真工作,盡自己所能多做一些事,這不是應該的嗎?為甚麼感到不平?主管竭力照顧和理解團隊每位成員的感受,為別人著想,我為甚麼不滿?

隨著修煉,我越發理解師父為甚麼強調要我們修去妒嫉心,因為我覺的很多執著心和負面想法的來源都是妒嫉心。

在我把心態調整過來後,主管恢復了常態,每次給我額外工作時,都會客氣的詢問我能不能幫忙,而且同事的工作態度也更認真,並承擔了更多的工作。師父說:「修內而安外」[3]。我有了更多的體會。

三、名利情

去年,負責人突然問我:「你先生能不能也加入項目?」這件事暴露了我的很多執著心。

我此前覺的自己名利心不是很強,和那些不願放棄常人事業和高薪工作的同修相比,算是不錯的。

但主管的這一請求暴露出我很多放不下的東西。我和先生結婚前,就商量好,我專心做項目,他負責家中的經濟。由於他的收入,我們不需要為錢發愁。

那時先生正好要換工作,收入會更多,我們經常談到買房和生孩子的問題。

如果他也去做項目,收入微薄,我們的經濟就會很拮据,另外先生如果去紐約,我要跟去嗎?紐約同修的生活那麼辛苦,我們受得了嗎?是不是要放棄房子和孩子?我心中有一連串的問題。

先生聽到這件事時,當下就表示他願意去,那我就想得放下執著,支持他。

他說,他會和項目主管說明情況,希望他們給一份足夠我們生活的工資,另外,他不會放棄做自己的IT項目,如果成功,我們會有額外的收入。

我對利益的執著和安逸心立即得到了滿足,感到了更多的安穩。先生換工作期間,有兩個月沒事幹,後來開始為項目工作後,收入少了很多,看著我們本來就不多的存款不斷變少,我的執著心不斷的被觸動。

在加入項目兩個月後,由於工作量不足,和溝通上出現錯誤,人事部門突然終止了先生的合同。

作為新學員的他受到一些打擊,連續幾天情緒都很低落,我開始時會勸解他,但之後心裏開始翻騰。

我心想,為甚麼當時客客氣氣的把人請來,現在突然裁掉了呢?我們圍繞這件事經歷了很多心理掙扎,改變了所有的生活規劃,怎麼是這種結果?

當這些想法在腦中翻湧時,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4]當時,我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是啊,事情的表象是先生受到了「不公平對待」,但我心裏為甚麼會難受?過去也是,別人怎麼看待和對待先生,我也很在意。這不就是私和情嘛,還有對名的執著摻雜在裏面。先生加入項目時,由於他的個人資歷,很受重視,我作為妻子覺的很自豪,如今他被突然終止合同,好像一下子「失寵了」,我覺的丟了面子。

另外,這件事的前前後後曝光了我對利益的強烈執著,當先生幾個月沒有收入的時候,我完全按捺不住,把對經濟狀況的擔憂掛在嘴上。

我為甚麼執著先生的收入?是因為我不想跳出自己的「舒適圈」,過清苦和辛苦的生活,我對吃苦是設有底線的。

我沒有放棄對常人美好生活的嚮往,一直想擁有一個自己能隨心布置的小房子,過田園式的安穩生活。

這個執著一直以來時常攪擾我的心,最近,我問自己,你是想留在人間過美好的生活,還是回歸天堂?

雖然答案顯而易見,但我明顯感到自己出離塵世的決心不足。我曾試圖通過聽《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和讀同修的修煉故事及酷刑遭遇來激勵自己,然而,這種力量並不能使我保持精進。

我意識到自己是在向外求。如今,當執著心來襲時,我就會背誦師父的法:「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5]

我明顯感到在法的力量下,這一頑固的執著在減弱。

我感激這些年媒體為我提供的修煉環境,感激師父的苦心安排。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加拿大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4]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