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點講真相救人的心得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時光如梭,轉眼又是一年過去了。在這看似平凡的一年裏,常人社會在天象變化下也隨著發生了許多驚天動地的變化,越來越多善良的世人明白了魔鬼的邪惡,並對大法修煉者也有了一定的了解。那麼如何在這瞬息萬變的最後時刻堅定的信師信法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呢?這是我最近在思考的問題。

一九九七年我在家人的影響下有幸得法,但當時年幼無知,並沒有真正理解修煉的含義,並用課業繁忙和出國作為藉口來躲避修煉。

在自己度過了十多年的獨立生活之後覺的深深陷於名利情的現代生活讓我身心疲憊,心中充滿迷茫,看不到生活的方向和意義,每天過著重複的行屍走肉的生活。當時想到要這樣過一輩子立刻就會心裏很壓抑很悲哀。後來在師尊的精心安排下,我在二零一三年有幸遇到一位修煉多年的同修,在他的啟發和鼓勵下又開始了自己在澳洲的修煉之路。

從新開始修煉之後,生活立刻出現了神奇的變化。讓我感受到師尊對我無微不至的慈悲與關懷。首先,困擾我多年的支氣管炎和腰疼一下子就不翼而飛了。我在工作上也一路是綠燈暢通無阻。

我就職於悉尼一家小型的西人培訓機構,我在這裏是唯一的中國人,我在這個出了名的不穩定的工作崗位上已經工作六年多了。周圍的同事換了一批又一批,曾經幾度眼看著我就要失業了,但總是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能夠把有難度的工作做好。

說來慚愧,前幾年我還老想著要跳槽,因為擔心自己在同一個環境工作的時間太久了之後會耽誤自己的職業發展。不停的在其它地方試工但是後來都不了了之了。我當時覺的十分苦悶,後來一個同修對我說:「大法弟子不用太費力去找工作,都是師尊安排的工作來找你。」

後來我又讀到師尊的講法:「大家想一想,我們有些學員哪他吃飯都成問題,他還在堅修大法,吃不上飯也不會放棄,每個從中國來到美國的學員有多少都是經過打餐館,甚至於幹很低等的工作才維持過來的。有的時候,面對的考驗很大,甚至於影響你的前途、未來都能不動心,那也就夠了。」[1]

我就覺的自己還是太執著於自己的職業規劃,只要真正的信師信法,師尊就會給我們最好的安排。

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

由於自己的心態調整好了之後,每天上班自己的狀態都不錯,即使有魔煉人心的狀況發生,我都儘量用師尊的教導來要求自己通過這些狀況提高自己的心性。因此我和同事和客戶的相處還是挺融洽的。

在合適的時候也會向他們介紹法輪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他們從最初的驚訝,然後慢慢了解大法真相,到後來還有好幾個人找我來學煉功。所以現在我越來越喜歡自己的工作崗位了,因為他們都是師尊給我安排的有緣人。我要珍惜和他們的機緣,珍惜師尊給我安排的工作修煉環境,做好我應該做的。

說到去景點向中國人講真相幫他們做三退這件事情,這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該做的事情,是師尊對我們修煉的要求。這麼重要的事情,為甚麼我卻一直沒有重視?為甚麼這麼久了都沒有做好?我個人覺的有以下幾個原因:

首先我之前確實認為這件事情難度很大,我有知難而想退縮的心理。我覺的經過中共系統謊言灌輸洗腦的中國人恐懼甚至仇視法輪功。中國遊客要麼覺的我們搞政治收了「全球反華勢力」的錢,要麼擔心和我們說話會給他們旅遊結束回國之後帶來麻煩,因為中共整人的招數實在太多太毒,那不寒而慄的感覺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覺的自己是一個說話直來直去的人,不願意繞著彎的和中國遊客搭訕,獲取他們的好感,然後再看他們的反應找合適的時機講大法真相並做三退。我覺的這個過程太讓我覺的憋屈了,太難了。尤其景點的中國遊客肚子裏盡是黨文化,一看到你拿著《大紀元時報》向他們走來馬上就嚇得面部肌肉緊繃,哪裏還會接受你帶有目地的微笑呢?

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如果向遊客講真相勸三退是請客吃飯這件事情的話,我只願意做最後一道程序,也就是坐在桌子上吃飯,而不願意去做前期必不可少的準備工作,包括買菜、洗菜、切菜、腌制和烹飪。我還甚至給自己找藉口,覺的自己平常要上班,只有週末有時間,所以應該要去做一些更加高效率的洪法項目。

就在我還在尋尋覓覓的時候,師尊在今年紐約法會上再次提到年輕大法弟子也應該多上景點救度眾生。

師尊說:「好像年輕人心都有點好高騖遠,靜不下來。大法弟子嘛,要做啥就要踏踏實實做好,你是修煉人。」[3]「不要以為那個講真相的點是老太太的專利。」[3]「救常人本來是你們的事情。我救你們,你們救常人,現在連我都幫你們做,你不做了你是大法弟子嗎?最後那算總賬的時候你怎麼算哪?哭也來不及了。」[3]

我讀完師尊講法之後就想既然師尊都這樣說了,那對我來說去景點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勸三退肯定就是最好的項目,因為師尊安排的就是最好的。我就應該要不遺餘力的去做到,而且我知道只要我發出正念,師尊會加持我的。因為師尊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

當我下決心要每週週末上景點了之後,之前的很多表面的人心,比如安逸心、怕遊客拍照、怕遊客問問題的心都不翼而飛了。取而代之的是想要把法輪大法真相帶給遠道而來的他們的正念,但是有時難免有著急的心而錯失機緣。剛開始看到一批批的中國遊客從我拉的橫幅面前走過卻看著手機而不閱讀創世主給他們的最後救贖真相,或者說一些邪靈控制他們說的對大法不敬的蠢話,把我給急得恨不得給他們兩耳光,讓他們都清醒過來看清中共對他們身體心靈上的徹底的邪教式的控制。

經驗豐富的同修安慰我說:沒事,全世界都有我們法輪大法的真相點,他下次再看到我們同修再想想說不定就同意退了。我們是一個整體。同修說的很對,他們還告訴我千萬不能在遊客惡言相向的時候再去激怒他,我們可能在嘴上覺的過癮了,但是就把這個等待救度的人推到更遠的地方了。只能是心裏不停的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通過這一年幾乎不間斷的週末上景點,我發現在講真相勸三退這件事情上自己耐心十分不夠,總是想著能夠一次就讓人家聽懂法輪功真相,願意退出邪黨組織。

讓我們再重溫一次師尊的講法:「有的學員哪,在講清真相中也經常碰到那些個不聽的、不接受的、甚至於反對的。大家不能夠因為一個人的反對就使你的心裏受到挫折、使你失去救度眾生的勇氣。大法弟子,甚麼是大法弟子?是最偉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熱烈鼓掌)是堅如磐石、金剛不破的。常人中壞人的一句話算甚麼?你再邪惡也不能使我變,我就要完成我歷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因為我們要清楚,人類社會和這個宇宙中的生命啊,已經有不能夠救度的了,甚至於有許多已經不能夠聽真相了。你們在講清真相中會碰到這樣的人,你要清楚、要理智,我們是在救度那些能救度的。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是修善的,你們要慈悲。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你們都要慈悲的對待,你們都不能夠與常人爭高低、用常人心來看待眾生。你就慈悲的做著你要做的事,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慈悲是修出來的,不是表現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做給人看的;那是永遠常在的,而不是隨著時間、隨著環境變化的。」[5]

師尊的這一段講法就很清楚的向我們展示了法對我們在景點講真相勸三退的心態上的要求。我用心學了這段法之後就放下了內心的急躁、太注重三退結果的心。之後一段時間在景點即使只是在靜靜的拉橫幅卻也有入定的感覺,覺的全身被暖暖的能量場給定住了。在去景點之前我都會專門為今天景點的有緣眾生發正念,解體銷毀他們背後的邪靈因素,讓他們能夠看到大法真相願意退出邪靈組織。

我發現這樣一來就會有更多的遊客在橫幅面前停留,並且認真仔細閱讀橫幅上關於大法和三退的信息。有一次一位遊客在閱讀了橫幅內容之後說,回去還要靠邪黨吃飯不敢退。我就用慈悲心和正念告訴她,我們並無惡意,只希望她有一個平安的未來。後來她就同意用化名退了。感謝師尊。謝謝同修。

我之前不想上景點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我覺的勸三退是求人的事。我這個人就是不願意求人辦事。向遊客講述大法的美好那我覺的是理所當然的,我相信每個真修弟子都有三天三夜也說不完的大法的美好神奇故事。但是勸三退這件事情就不是一個人的意願就能完成的了,是要和素不相識的中國遊客進行良好的互動,最後再善意的勸退。這個退不是我說了算的,得要他自己點頭答應才算的。

我從小生活就不缺甚麼,而且能說著一口流利英文,還能在國外定居有個還不錯的生活,感覺這一切順理成章,好像從來沒有需要特別求著誰辦甚麼事。所以剛開始勸三退的時候特彆彆扭,因為老是覺著自己是有目地和大陸遊客聊天的,所以一直沒有辦法輕鬆真誠的談天說地。結果總是要麼還沒說上主題人家就被拉走了,或者人家告訴我年輕人不要搞政治,或者他說他不想參與政治,然後就走了。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我就陷入了深深的惋惜和自責之中。只有希望下次如再有機會他們能認清善惡是非為自己的生命將來選擇三退。

前兩天我突然悟到:勸三退和貼神韻海報有些類似之處。表面上看好像是我要去求遊客或者商家幫我一個忙,求他們答應我的一個請求,但是在宇宙最高層看來是我在給他們一個在未來中擺放自己生命的機會。我們就是用我們最好的修煉狀態最純淨充滿正念的心態向他們發出邀請,他們是接受還是拒絕這一結果不需要我們去擔心。我不必要的顧慮和擔心只能對這件事情構成阻力。勸三退和在商家貼神韻海報一樣,要放下所有觀念用最純淨的心一家一家的走,一個一個的問。把有緣人一個不落下的救度了。

最後再交流一下這一年來堅持上景點的感受:剛開始修煉的時候只是自己在家學法煉功,到後來在師尊的諄諄教導下走出來向世人特別是中國同胞講述或展示大法的美好。如果去年你問我為甚麼要走出來講真相,我肯定會不假思索的告訴你因為我是修煉人,我的師尊要求我們要做好三件事。

但是今年在神韻演出結束之後在正見網上看到一篇很好的交流文章。我看了之後覺的啟發很大,受益良多。我理解他談到這兩年隨著常人社會的方方面面的覺醒和變化,正法洪勢在人類社會推進越來越快了。舊的人類社會一切是為私為我的,而新的人類社會是為他的。那麼我在向中國同胞展示大法真相的時候究竟是為他還是為我呢?我究竟是為了自己的修煉圓滿還是他們的重要的生命的選擇呢?

我前兩天和一個同修交流這個話題的時候她就和我說:「我們修好自己是為了救度眾生。」我當時一下子就在這個問題上明白過來了。我們每天做好自己個人修行的部份是為了在和中外世人有限的接觸時間中體現出自己的真善忍從而感化他們並救度他們。

說來慚愧,去景點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這件事情我才剛剛開始做,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很大的成績和大家交流。成功勸退的人數十分有限,但是我發現我有讓我自己覺的可喜的變化,那就是現在生活中無論走到哪裏,比如在購物時,或者是在工作環境下,現在每當我遇見可貴的中國人的時候,我都會很自然的想到和他們說大法真相並問問他們有沒有三退保平安。這是我之前從沒有的狀態,我想這大概就是經常去景點給我的提高吧。

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