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源於堅定的信師信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下面我跟大家交流一下我得法後的修煉心得體會。

一、喜得大法

我是一名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的我,被當地人稱為「農村飛出的金鳳凰」,自己擁有一間招標代理公司,二十多歲的我就已經年收入百萬,又嫁給一個外國人,算的上讓同齡人羨慕的對像。但是表面上一帆風順的我卻迷失在人世間的大染缸中,花天酒地,經常出入歌廳,揮霍大量金錢買名牌包和手錶,帶著員工陪客戶喝酒那是經常的事。我母親是一位大法弟子,平時經常向我洪法,但我都婉言拒絕了。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份,我在國外坐月子,因家中有月嫂照顧,閒來無事的我每天以看電視打發時間。有一天電視上沒有自己喜歡的節目了,打算回房間休息。忽然看見桌子上放著一本《轉法輪》,便心生好奇的拿起書進了房間,想看看書中到底寫的是甚麼,能讓我母親那樣的堅信。

我一口氣看了兩講多,家人擔心我的身體讓我睡覺。睡夢中我將家中砸的一塌糊塗,跟母親講我好像著魔了。隨後看見母親和一位我不認識卻讓我很安心的人站在我的床邊,瞬間從我體內取出一個發著刺眼綠光、還尖叫的靈體。

我被嚇醒了,急步走到客廳跟家人講述了我的夢。這時感覺身體格外輕鬆,坐月子時不適的症狀全部消失了。學法後我才明白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得法初期,一次夢中清晰的看到幾個沒有身體、披頭散髮的恐怖生命朝我飛來,並且還有一雙無形的手,緊緊掐住我的脖子,讓我喘不過來氣。

當時我立刻想起白天所學《精進要旨二》<發正念兩種手印>中發正念的口訣,就開始不停的念,瞬間脖子被鬆開了,那些披頭散髮的恐怖生命被炸毀了,我立刻感到空間場乾淨明亮。

師父告訴我們:「你煉功,你得道,而你欠下那麼多東西你不還?它可不幹,它不會讓你煉的。但是這也是一個層次中的反映,過一段時間以後就不允許再有這個現象存在了,也就是說把這筆債魔過去之後,不允許它再來干擾了。因為修煉我們法輪大法修的比較快,層次突破也是比較快的。」[1]

喜得大法後, 我平日除恭讀《轉法輪》外,還反覆恭讀各地講法,我深知得法不易,唯有無條件的同化大法,才能更有威德救度世人,走正隨師回家的路。現在回想起昔日的我,不禁感嘆:若不得法,該是甚麼結局在等待著我!我以前在常人中養成的名利心、顯示心、愛享受的心,太多太多的執著心,都是阻擋我跟師父回家的障礙。

所以我必須意志堅定的去除它們,反覆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讓自己分心去想其它了,思想中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不符合大法標準的一切思想業力及干擾,不讓任何生命,包括副元神干擾我得法,有時夢中過關感覺自己沒有達到標準,就立刻發正念鏟除干擾我同化大法的一切,我就是要讓自己脫胎換骨,做師父的實修弟子,同化大法。

二、助師正法講真相

得法後不久,我加入了新加坡學員們助師正法的行列,向身邊及平時遇到的人講真相,發真相資料。一次外出吃飯時,在地鐵口看到一位大法弟子,擺放大法被中共迫害的展板並向行人發真相資料。我很自然的從她手中接過一摞資料發了起來。過了一會兒,她手指著地鐵口斜上方的攝像頭跟我說:「你是中國來的,要注意安全,如果害怕就別發了。」她看我沒有動搖,告訴我:她明天會去我家附近的地鐵發資料,希望我能參加。

丈夫擔心我的綠卡會受到影響,讓我在家煉就好了,不要出去冒險。晚上學法,想到如果在國外證實法都走不出來,那在中國就更不可能了。我便拿起電話撥給那位同修,問她明天幾點到?丈夫再三阻攔,我卻很堅定。心想:天上的神還稀罕甚麼綠卡嗎?!第二天我們如約而至,布置好展板後,在大法音樂《普度》聲中向行人發真相資料。不一會兒看到幾個穿警服的人朝我們這個方向走來,心咚咚直跳,我馬上意識到是自己的怕心,便發正念清除,心就平和了。又過了一會兒,幾個便衣給我們照相,站在離我們不遠處監視著我們,我依舊坦然的發著資料,他們的頭兒看不下去了,氣呼呼的朝我走來,我滿面笑容的將手中最後一張資料,遞到她手中。

後來因為自己公司的需要,丈夫及兒子都隨我回國了。我深知這是師父的安排,那裏有眾多的親人在等著我去救。剛從國外回來後,我公司的員工發現一向辦事圓滑的我變了。我向她們講真相時,她們說:「我們知道大法好,可是畢竟你整天跟政府打交道,你就不擔心你的安全嗎?」我說:「大法師父教我們向善,我也沒幹甚麼壞事,有甚麼可怕的。」

慢慢的我發現她們有意在遠離我,我便把她們聚在一起,誠心的跟她們講師父為我淨化身體的經過,並表示我會堅定的學下去。「謝謝你們擔心我的安全,為我著想。我以前和現在哪兒有做的不對,你們可以跟我講,我會改進的。」很快她們就恢復了原來的態度,笑著說:「你們師父真厲害,能把你那樣的人改變成這樣。」

原來逢年過節,我都會費盡心思的琢磨著送甚麼東西能讓政府官員開心。二零一一年我啥都不送了,放下一切貪圖利益的貪念。二零一二年,我利用逢年過節的機會帶上不是貴重的禮物,抱著跟客戶講清大法真相的想法,給很多高官講了真相並做了三退。我身心的變化,讓他們對我更增添了一份信任。

記得有一次,一位政府主管來我公司,我給他講大法的真相,開始時他有點躲閃,經過我善意的講解,他從口袋的駕照中掏出一張大法的護身符卡片,並坦然的告訴我:他家有一位修煉大法的親戚跟他講過真相,已經退黨了,他知道大法好,一直帶著護身符,只是在官場有顧慮不敢跟人講。他接著收好護身符放回了口袋,我發自內心為明真相的他高興。

在裝修新辦公室時,我向遇到的所有賣建材及裝修的工人講了真相。有一次我去看裝修情況,正好發現幾個工人往自己的包裏裝東西,我笑呵呵的朝他們走過去,嚇了他們一跳,我隻字未提此事。還向他們講清了真相,他們全都接受並做了三退,其中一名工人對大法有興趣。因他每天外出打工沒有時間看書,我便買了一個mp3將師父的講法裝了進去,並耐心的教他使用。裝修結束後我給他結算時,他把買mp3的錢給了我,我笑了。隨後他說:「我以後就管你叫師父了啊!」我急忙說:「師父告訴我們:『同時,不得管傳播法輪大法的學員(弟子)叫作老師、大師等,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1] 」

有一次我向兩名給我家送沙發的工人講真相,他們表示支持並且其中一人驚喜的看著我說,在部隊時也曾經煉過,他們師長就是煉法輪功的,還教給他們的軍友。他去中南海巡邏時,看到很多高官早晨煉法輪功。

七二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後慢慢的他就放鬆了修煉。因家居外地,他復員後在北京打工,一直沒有關注大法的消息,也看不到大法的資料。我問他:「你還想學法嗎?我送給您一本《轉法輪》怎麼樣?」他激動的接過書,並向我道謝。

我深知自己得法太晚,因此我時刻嚴格要求自己,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每日堅持學法煉功,向世人講清真相,洪揚大法,實修自己,助師正法。

三、真修大法 去除名利心並不難

得法前,我為了能賺到更多的錢,挖空心思的給各項目單位主管送名表和錢,希望拿到更多的建設項目。修煉後,我決心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去名利心,走正經商的路。

有一次,客戶把已經跟我們公司簽約的工程項目,在沒有商議解約的情況下給了另外的公司,我公司已經完成了前期的設計招標工作,其實很多人都知道做設計招標不賺錢,為的是給做施工項目的招標而做的鋪墊。我公司員工在網絡上發現,其它招標代理公司發布此項目施工的招標公告,覺的很生氣。就這樣的事,發生了兩次。我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坦然的告訴員工,「是咱們的不丟,不是咱們的也爭不來,搞不好是我欠她們的」。

過後項目單位的主管找到我,跟我說這個事,我不僅沒有得理不讓人,反而體諒她,知道她也為難,有比她大的主管壓她,我主動寫了一份解除合同的補充協議化解了衝突。局外人看到我這樣的舉動,都說我傻到家了,你咋不告她們呀!我笑而不語,因為我要聽師父的話。

師父告訴我們:「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1]修煉以後,我覺的甚麼也不如師父的話重要,我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師父讓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其實把這些利益之心放下也沒那麼難,我想師父讓我放,我就放下了,並沒有剜心透骨的感覺。

後來該單位項目主管打算給我一個新的項目,讓我優惠百分之五十的招標代理服務費,我謝過了這位主管的好意後拒絕了,我不想在同行間搞惡意競爭,只有走正路才能讓公司在社會上長遠的經營。其實那個項目幾個億,即使是優惠完也能拿到幾十萬的代理服務費。兩年後,該項目單位主管找我說,希望我們繼續幫她們做建設項目代理工作,沒有提出讓我們給予優惠。

她們做了一次招標代理公司比選,在多家公司比選中我們勝出了。去年幾十億的工程項目都給了我公司做,還向其它項目單位推薦我公司。曾經笑我傻的人,現在都開玩笑的說:「傻人有傻福呀。」

通過這件事,我深刻體會到師父講過的法理:「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作為一個生意人,我沒有因為修煉大法、不去搞社會上那些歪門邪道而損失了甚麼;相反,放下對名利的追求後,只是誠實努力的去經營,反而把生意經營得更好,並讓身邊的人感受到我們的樸實和善,也證實了大法的美好。

四、堅持在營救平台撥打真相電話

來到澳洲後,我參與營救平台的撥打已有三年半的時間了。通過不斷學法使我更加堅定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不讓任何干擾影響我參與營救平台的電話撥打。在聽到平台同修因各種原因處於瓶頸狀態時,我會鼓勵同修多學法,歸正自己的修煉狀態,珍惜救人的機緣。雖然海外修煉大法弟子的人數眾多,但大多是不同的族裔,無法用流利的漢語跟國內的公檢法人員講清真相。我們身為海外的華人大法弟子,有責任承擔起這一份救人的使命。

我體會到,每個號碼都來之不易,打好每一通電話能夠解體邪惡,震懾邪惡,減輕大陸同修被迫害的壓力,進而營救出同修。這是我們應該、也是必須去做好的。通過堅持不懈的撥打營救電話,使中國大陸多個迫害大法弟子嚴重的地區,形勢得到改善。參與撥打的我也在撥打的過程中找出了自己的不足,不斷的同化大法,並在法中歸正,走在隨師正法和證實法的路上。

師父說:「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2]

以上是我得法後的心得體會,與同修們交流,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