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大法改變了我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個年輕學員,生於一九九五年。二零一七年十月開始煉法輪功的功法。幾個月後的二零一八年二月才讀了《轉法輪》一書。修煉之初我不能遵循真善忍的法則。儘管我努力做一個好人,但我經常管束周圍的人,同時在心裏用法理來評判其他人。這樣可以讓我平靜下來,置自己的一些執著心於一旁而不顧。通過學法和師父的無限慈悲,我逐漸放下了我的人心和觀念。這些東西阻礙了我以純淨的心對待自己的環境和證實法。

修去我的興奮

在我得法之前,讓我對生活充滿興趣的事情就是享受,和男孩出去玩,結交朋友以及從書籍中學到知識或看電影。我很樂意獲取很多知識,藉此和別人一較高低,向別人展示我知道的很多。我的競爭心很強。當大學裏那些受過良好教育的人講的精彩時,我會嫉妒並自卑。在許多情況下,我非常害怕丟臉。

由於我很晚才得法,師父較早就打開了我的智慧。我了解到大陸同修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長達二十年,自己卻沉溺在無憂無慮的享受中,我嚇了一跳!同時我突然意識到周圍人的觀念是多麼的錯。我在大學裏學到的東西與師父的法相去甚遠。我的朋友和家人受媒體和謊言的影響多麼強大,同時他們也在受自己的興趣和情緒的影響。閉上眼睛,想到自己的前半生,我流下了許多淚水,心底深深震撼。我意識到,我所出生的社會距離宇宙的根本特性相差很遠。我深受觸動,也有點生氣,我的整個世界觀都改變了。

我理解了師父說的:「很多人經過長時間的練功,也有的人沒有練過功,但是在他的一生中有對真理、人生真諦的追求,在琢磨。他一旦學習了我們法輪大法以後,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可能伴隨著他的思想會來個昇華,他的心情會非常激動,這一點是肯定的。我知道,真正修煉的人是知道他的輕重的,他會知道珍惜的。」[1]

一夜之間,我戒了煙酒,也不和男孩出去玩了。我再也無法像以前那樣過日子了。我變的越發積極和開朗,長期焦慮和貪食完全消失了。我不再那麼害怕被別人批評了。我覺的我不必擔心任何事情。與周圍的人在一起,我變的更加溫柔和容易相處。

但是,這些早期的變化是表面的,我還有許多執著心要修去。因為我從法中悟到的深深打動了我,所以我內心感到自己比普通人更正確。因此,我經常表現得自負且起了歡喜心。當我開始給周圍的人講有關法輪大法的真相以及迫害時,我經常很興奮,不注意說話方式。我一直想講很多,以表明我知道的多而且有很強的論據,我要顯示自己。如果不相信我或不願聽我說,我會認為這人很愚蠢並且我的心也被攪亂了。我興奮過度了。

師父的這段法點悟了我:「人與人之間還是一個正常的關係,當然心性很高,心態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層次,不做壞事做好事,只是這樣一個表現。有的人表現出來好像是精神都不正常了,好像看破紅塵了,說話也不被人理解。人家說,學法輪大法這個人怎麼變的這個樣了?好像精神上出了毛病。其實還不是,就是他太激動了,不理智,不合常理。」[1]

後來我明白了,由於我強烈的情和過於敏感讓我如此表現。我擔心周圍的人不能擺正自己的位置,而表現過份了。

消除妒嫉心和爭鬥心

另外,我開始不自知的嫉妒我周圍的同修們。我不明白他們怎麼能在講清真相上取得那麼好的結果。我都不能給我的朋友們講清一次真相。我內心很不安,因為我認為這麼晚才得法是不公平的。

因此,我在不知不覺中形成了與其他同修們的競爭心態。如果有人比我做得好,更勤奮或有更多能力,我會生這些同修們的氣,並感到不舒服。當我聽到一個同修者說他可以背誦《轉法輪》,達到這種或那種修煉狀態時,或者他所需的睡眠比我少時,我感到焦躁。當我看到另一位同修向常人講真相效果很好時,我變的不安。我的印象是,其他同修不斷的評判自己,我覺的低人一等。我期待有人問我是否可以參加救人項目。當我意識到自己被排除在一個項目之外時,我感到不自在、羞愧,悲傷或憤怒。我總是害怕在老學員面前顯示出自己不知道某些事情,因此我不敢提出問題或要求參加活動。

和其他人過了幾個艱難的考驗後,我逐漸明白了,師父想給我一個啟示,我應該提高心性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意識到我的羞恥感,拒絕感和自卑感實際上是由根植於我心裏的不平和嫉妒引起的。一天晚上,我進一步學習了有關嫉妒的章節,同時注意到一段話。

師父說:「這和我們過去搞的絕對平均主義有些關係,反正天塌下來大家死;有甚麼好處大家均攤;長工資甚麼百分之幾的,一人一份。這種思想看起來好像挺對的,大夥都一樣。其實怎麼能一樣?做的工作不一樣,盡職盡責成度也不一樣。我們這個宇宙還有個理,叫不失不得,得就得失。常人中講不勞不得,多勞多得,少勞少得,付出的多,就應該多得。」[1]

那一刻,我明白我的嫉妒是沒有道理的。師父為所有修煉者安排了一切,而且每條路都不同。我很驚訝的發現,至此我已經浪費了很多時間去適應和模仿別人,而不是真正地依照大法來改變我的心。對於修煉者來說,這不是一個好的心態。

師父提醒我們:「這本書已經是不能用價值來衡量了。你還求甚麼東西呢?這都是那些心所反映出來的一些東西。還有的人看到我身邊帶著的這些學員,言談舉止看到之後,就跟著學,好的壞的他也不知道。其實我們不管是誰甚麼樣,只有一個法,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標準。」[1]

獲得自信 救度眾生

一段時間後,我感到與他人接觸變的更容易。在他們的面前我不再感到不適或尷尬。我覺的自己變的更加真實,我很少覺的到自己是卑微的,也能更友善的對待其他同修。我放下了爭鬥心,所以我不再覺的自己比普通人優越。從那時起,我不再利用講真相的機會向我的朋友們展示我知道更多或證實自己。

相反,我努力提高自己的心性並做到謙虛。這使我可以更好的與常人打交道,周圍的人也會感受到我的同情心。我知道如何更好的適應社會,並發自內心的做好,而不是走極端,也沒有「不必要的熱情」。我現在明白,我必須珍視周圍所有的人,並放下對他們的情感。為了證實法,我必須優先考慮他們的關注點,而不是自己的。有了這種新的認識,許多以前不願意相信我和不了解法輪功的人最終了解了真相。我感到自己的能量場變的更加純淨且富有同情心,在我場內的人終於可以理解大法到底是甚麼。

一切都變的自然而然了。現在我意識到,我一直都在害怕人們會怎麼看我。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擔心自己無法與周圍的年輕人充份融合;我還擔心自己不像大學同學那樣聰明。在我開始修煉之後,我擔心自己無法跟上其他修煉者的步伐,而且我擔心非修煉者會如何看待我的信仰和修煉。在去掉了一層層的嫉妒和維護自己的慾望之後,我發現自己的怕心變弱了。我還悟到,長期以來,我一直嘗試著在修煉上走捷徑。我走了極端,試圖從一開始就達到老學員的水平。當然我無法得到好的結果。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都是勉強煉功,而且我的生活似乎是重複和令人沮喪的。對我來說,發正念是件煩人的義務。幸運的是我現在已經意識到,在修煉中最重要的是不懈的提高心性。當我能真正改變自己的心時,我感到師父給了我新的技能和更多的精力去做好法輪大法修煉者必須要做的事情。以平和的心學法和改變看事情的角度是達到更高境界並有正念救眾生的唯一秘訣。

師父說:「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1]

我感謝師父的無限慈悲。大法真的可以完全改變我們。如果我們總是向內找,我們能喚醒所有和我們相遇的人。我對自己還要多下功夫,以改善自己的心並能更好的助師正法。以後我不會放鬆片刻。

這是我在目前層次上的理解,如有不對請慈悲指教。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瑞士德語區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