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時時修正自己 走好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二零一八年八月,我參加維州音樂學校的考試,那時我學習圓號差不多兩年,我非常重視這個考試,因為只要考上了,就是音樂學校的學生,離神韻的要求也就更進一步,因為去神韻一直是我的心願。

我每天花大量的時間練習吹奏,學習樂理知識,還有鋼琴練耳。考試當天,鋼琴伴奏老師說我今天發揮的特別好,高音的爆發力很強,一定沒問題,就等著入學通知吧。我一聽高興極了,因為這個鋼琴伴奏老師平時很嚴的,都不怎麼表揚學生,這次他都說我吹得好,那一定就是非常好。我沾沾自喜,覺的自己太厲害了,能在短短的兩年,就把那麼難的一樣樂器,吹得有模有樣,簡直就是音樂天才,怎麼看自己都跟一朵花似的,我就是墨爾本天國樂團的圓號首席。

一個星期之後,我收到了郵件,考試結果出來了,我沒考上。我一直哭一直哭,特別難過,為甚麼呢,我搞不懂,我跪在師父法像前,一邊流淚,一邊向師父訴苦,「不,這一定是他們學校搞錯了,我要給評委老師發郵件,問問為甚麼我沒有考上,我付出了那麼多,為甚麼就沒有回報。這不公平,為甚麼我的一個小伙伴一次就能考上?為甚麼她幹甚麼事都那麼順?而我就那麼的不順。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

我哭了好久好久,哭累了,也哭清醒了,師父明示:「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1]通過我沒考上這件事,暴露出我的爭鬥心、自滿心、怨恨心、妒嫉心,修煉不就是要找到執著心,然後去掉它嗎?這不就是好事嗎?每一件事情都是有標準的,沒考上那就是說明我還不夠努力,還不夠優秀,沒達到標準,所以還得多下功夫。今年我的小伙伴考上了神韻,我除了替她高興之外,沒有一點妒嫉,因為我知道她確實付出了努力,當她每天在練習吹奏的時候,我還在傻乎乎的玩呢,付出多少會得到多少,一定是這樣的。

二零一八年十月,我和媽媽去了香港參加遊行。在遊行的前一天,我和媽媽,還有另外兩位同修,一起去黃大仙景點發報紙。到了景點一看,只有一位老奶奶在那兒。她說,「你們可來了,今天就我一個人在,這些就是今天要發完的報紙。」我一看,天啊,怎麼有這麼多,本想著就發一會兒,然後就偷偷的走,這下怎麼好意思走啊?媽媽說別想那麼多了,既然來了就多發點,加強正念,讓有緣人都來拿報紙。

我走到了一個地鐵口,開始發正念,不一會兒就有人主動向我要報紙,剛好趕上下班時間,報紙越發越快,等全部發完的時候,我還在想報紙有點少。我想這也正是衝著我的心來的,我就是不太喜歡給中國人講真相,總覺的中國人都太狡猾,行為和語言都是黨文化,也不願意拿報紙,對我們大法弟子一點也不尊重,還亂說話。可是當我看到這些人走來走去,如果沒有拿到我們的報紙,沒有了解到真相,就失去了一個被救度的機會,想想他們也是挺可憐的。

香港遊行開始了,由於媽媽提前訂了遊行當晚八點多的機票,所以這一路上心性的考驗就來了,有的同修說,「遊行一般都沒那麼快結束的,要到七點呢,你都來不及去機場,而且那時又封路,根本就沒車。」有的說,「四點多從隊伍裏出來,怎麼可能,而且你也不一定找得到你媽媽啊?旁邊那麼多人,說不定邪黨組織的人會對你動手。」還有的同修說,「要不就別吹圓號了,在隊伍後面打橫幅吧,走的時候也方便。」聽完這些,我一點也沒動心,我從那麼遠的地方來,還帶著我的法器,不就是為了一起參加遊行嗎?我親了親我的圓號,對它說,「咱們甚麼也不怕,發揮你最好的一面,隨我一起,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同時我也默默的跟師父說,「師父,小弟子很貪心,我既想參加遊行,走完全過程,又想能順利的搭上飛機,請您一定要幫我,謝謝師父。」當天的遊行到四點半就結束了,我和媽媽提上行李,就趕往地鐵站,媽媽還沒等看清楚坐哪趟地鐵,就有人對我們說,「去機場對吧,跟我來,往這邊走。」然後還告訴我們要在哪裏下,再轉其它地鐵,我們剛下,又有一人從我們身邊經過,「去機場,快點,這邊走。」於是我和媽媽又跟著這個人上了地鐵,剛剛站穩,地鐵就開了。真的很神奇,這兩個給我們指路的人,也不認識我們,就都來幫我們,一定是師父在幫我們,謝謝師父!

在一次大組學法結束後,我看到媽媽手裏拿著一個塑料袋,裏面有一個大瓶子,說是姨姥拿來的,當時媽媽在打電話,我就幫媽媽拿,其實是想看看裏面是甚麼,咖啡色的,看上去像奶茶,哦,姨姥做的奶茶最好喝了,我把瓶子舉了起來,聞了聞,味道有點怪,這種口味的肯定沒喝過,突然看到瓶子上面是個吸管,這肯定是奶茶了。心想:姨姥對我真好,這麼晚還給我做奶茶!正高興,正想喝的時候,突然間感覺甚麼東西流到了我手上,不會是瓶子漏了吧?這啥玩意兒啊?這也不是奶茶呀!

後來媽媽打完電話了,我就跟媽媽說:「媽媽,我手火辣辣的疼,特別刺撓,這是甚麼呀?」媽媽跟我說:「這是姨姥給的洗爐子的清潔藥水。」我一聽,特別害怕,可別把我的手給燒壞了,我就像瘋了似的,到處找水洗手,跟媽媽說話的態度也很不耐煩。媽媽看我沒了正念,就對我說,「念要正啊,多大點兒事兒,拿濕紙巾擦一下不就行了。凡事都不是偶然的,找找有甚麼心吧?」我被媽媽點醒了,是啊,我怎麼整天想著好吃的,一遇到我喜歡吃的飯菜,就吃個不停,有時臨睡覺前還會偷偷的往嘴裏加兩塊肉,修煉這麼久怎麼還有這麼大的執著心。還好,我沒有把那瓶藥水喝下去,現在想想都覺的有點後怕。

修煉的路要自己走,今年九月二十一日,我參加了Toowoomba的遊行,這是我第一次自己坐飛機。因為我也快十五歲了,我要學會獨立,不能老粘著媽媽。遊行的時候挺熱的,大太陽曬著我們。在站隊等遊行的時候,突然我感到有點暈,眼前一點一點變白,越來越白,甚麼也看不見了,我知道肯定是魔來干擾我,我就馬上發正念,清除它,一會兒就好了,遊行開始了,我甚麼事也沒有,一直到遊行結束,看到很多的眾生歡迎我們,跟著我們的音樂節奏拍手,我就會想,太好了,這些眾生會得救的。

最後,恭錄師父的一段講法與同修共勉:「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的心。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裏,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的不行。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2]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