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用正念、法的標準衡量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九日】在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今天,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們生命的希望,讓我由一個迷失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歷經了重重魔難,走過一道道難關,在助師正法的回歸路上,我懂得要按真、善、忍做,做一個為他人著想的人,學會善良、忍讓、寬容。

有一次,我和丈夫同修發生了矛盾。事情過後,我首先承認錯誤,並且向內找,而且無條件向內找,我發現了我有不服氣的心。夜裏師尊點化,鼓勵我向上走,同時點化我每一層要紮紮實實的達到標準,否則就可能掉下去。師父說:「我們修煉要符合那一層的標準才能夠修到那一境界中去,不然的話你就去不了。」[1]

有一年的夏天,天氣非常熱,但我卻覺的冷,我把門關上了。我丈夫怕熱,我關上了門他熱的受不了了,就對我發火說:「這麼熱你還關門!」我沒有說話,一會兒就不冷了,好了,真是瞬間就不冷了。我明白了,是我的業力落在了丈夫身上,他幫我提高,師父講過:「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2]

有一次坐公交車,我對我要下車的站點不熟悉,就早早站在了車的門口。但是站點過了,司機卻沒給停車。我跟司機說我要下車,他說你剛才站那麼晚了,並且向我大吼,態度很生硬。看到他的態度,我悟到:原來是我欠他的。我沒有說話,心想:欠了就得還。於是我又多坐了一站才下車。師父說:「所以你遇到甚麼矛盾,我說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質轉化成白色物質,轉化成德。」[2]

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誰知道欠過誰的。有時和同修在一起,整體配合,救度眾生,也有矛盾時有發生。有一次同修說我壞話,正好讓我聽到。本來按理說這件事我沒錯,可我悟到:在常人中,你的對與錯不重要,發現執著心去掉它才最重要。我悟到可能是我以前欠下的賬,該還就還了吧。我想:碰到使我生氣的事、碰到傷害個人利益的事、我的心被撞擊時,要能向內看,修自己,找自己的錯。矛盾中你就是這件事本身沒有錯也是其它地方有要去掉的執著心被暴露出來了。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兒沒做好。

記得是在二零一五年春去東站發光盤,早晨去了,同修說有警察查車,我心想今天要早點離開。當看到進站的汽車中那麼多人下車時,我心想,他們在等著我們救度,還是發了再走吧。我們很快就發完了。因為發的快,就起了歡喜心。另一同修也說,一會兒就退了兩個黨員,也起了歡喜心。這時來了七、八個警察,把我們圍了起來。我知道這是我們起了執著心造成的。後來我們立即修正自己的心,並且發正念,求師父保護。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們有驚無險的離開了。

時時用正念、法的標準衡量自己。前幾天我們夫妻倆到了取免費乘車證的年齡,汽車公司要求辦理時要用身份證複印件,女兒要利用工作之便幫我們複印兩張複印件。當時說起來我們也沒在意,過後才想起來,修煉的人沒有小事,師父說過「懷大志而拘小節」[3],我悟到,小便宜也不能佔。於是我馬上打電話告訴女兒不要幫我們複印了。

修煉是嚴肅的,生命是有標準的,每當我覺的苦時,我馬上否定,心想:不苦太容易了。想想師父吃的苦,我禁不住淚流滿面,師父為眾生承受那麼多,你還說苦,你有資格嗎?要不是師父傳正法,你還有今天嗎?我深深的體會到,每一關、每一難、每一次去執著、每一次的正念正行,都是在師父的看護下走過來的。

我體悟到,身在中國的大法弟子,責任重大。中國為甚麼叫神州?內涵使每個中國人驕傲:神的故鄉,神的子民。自古以來中國是居世界中心的國度,我們千萬年的等待就等今天。路還沒有走完,還要繼續去人心直至圓滿,兌現誓約,完成使命,向師尊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