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我是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走進大法修煉的。在學法煉功中,時不時的尋找自己身體上的變化,也知道修煉要修心性,但很多時候按自己的想法、做法去要求別人,要對方做到和我一樣,雖然我沒有和丈夫明火執仗的幹,可心裏是委屈的。聽到同修人人都說「一身輕」,我怎麼體會不到呢?

直到有一天一個聲音打過來:「天天光煉這幾套動作,就算是法輪大法的弟子了嗎?那可不一定。因為真正修煉得按照我們所說的那個心性標準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煉。」[1]是啊,心性沒修到位,身體能有大的改變嗎?我下決心改變修煉狀態,從新做好。

學法時干擾實在大,這思想業力壓不住啊,總是有一些雜念和亂七八糟的想法在大腦中縈繞,怎麼也排不出去,剛學三句兩句法,它又來了。我反覆的排斥,一段法多念兩遍,也不行。我問同修,他們都不像我這樣。後來我決定背法。

背法的困難也挺多。首先是記不住,有一點兒常人的事,它就攪得你入不了心,有時一段法就得背一兩天。但是我決心不放棄,不管多長時間我就是堅持背。現在我已經在背第三遍《轉法輪》了。這期間我修去了很多雜念,很多人心。通讀《轉法輪》也比以前狀態好多了,但有時還會出現雜念,我就一直抑制它,滅它!

背法使我的思想昇華,我認真的向內找,一顆心一顆心的去。首先去看不起別人的心。同修讀法讀的慢,我就覺的鬧心;愛嘮家常的,我鬧心,甚至不愛搭理她(他)。我表面平靜可心裏煩,所以到我讀法時就一會兒聲大,一會兒聲小,一會兒快,一會兒慢。《明慧週刊》是同修修煉體會的精華,看同修的文章對我觸動很大,看到自己的這種內心世界感到可悲,和法的要求差之千萬里,我對自己說:「你有甚麼了不起?你甚麼也不是!」我開始多學法,明白了這都是後天的觀念,並非真我,那我就滅了它!我想主動的和同修說話,可那個口真難開,但我必須做到。這個自以為是的心基本上去掉了,看誰都順眼了。

在家裏這個怨恨心、妒嫉心、不平衡的心,總是時不時的往上翻,修去了一段時間又翻上來了,去掉了一段時間它又回來了。因為矛盾時常發生,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可它老是刺激我,損我。我努力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了師父會點化我、鼓勵我,做到時時抑制自己的情緒。有一天學《轉法輪》,看到師父說:「別人罵你一句,你沒吱聲,你心裏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聲,一笑了之,過去了,這人心性就已經很高了。」[1]這句話很入心。我想我也要做到「坦然」。可是談何容易,真正刺激心靈的時候,真難受啊!我就多學法、背法修我的這個心,告訴自己那不是真我。對師父說:「師父,我不要它!」

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我與丈夫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得放下這個情,我怎麼用常人心想事?我是大法弟子,我的目標是超出常人的層次,向更高層次邁進的,我要跟師父回家啊!心裏平靜了。我體悟到修煉中大事小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要去掉那顆心,做到海納百川,奔著那個大目標──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境界。

我身體上有一種不正確的狀態,困擾我四年了。向內找、去執著、發正念改變都不大,尤其去年夏天高溫期間,非常的艱難,甚至連做飯都很困難了,我心裏沒底了。我問自己:「動搖嗎?」「不動搖!」 「信不信師父?」「信!」「信不信法?」「信,堅定的信!」於是背師父的法:「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2]堅定自己的正念正信。同時求師父,「師父啊!弟子已經承受到一定極限,求師父幫幫我。」

在這關鍵時刻同修來了,幫我發正念,鼓勵我對師父與大法要有堅定的信念。我知道這是師父派來的幫助我的。我堅強的堅持做自己該做的事,決不滋養邪魔,加大發正念的力度,多發,長時間發,清除自己空間場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及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千百年來形成的固有的僵化了的觀念;清除生生世世輪迴中舊勢力打下的各種烙印,各種執著的人心和觀念;清除共產邪靈灌輸的無神論、進化論和邪惡的黨文化,求師父加持,請師父為我做主。

大法無所不能,師父給我的是最好的。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我多學法、背法,反覆學《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師父說:「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歸三界管。」[4]「你只歸大法管。」[4]「業力大,只要你正念足,它會過去,但是業總得消,可能還會出現反復,你也就把它當作是考驗、修煉;正念足,再闖過來。所以修煉不會是一個模式,每個人的情況也不都一樣。但是總有一點,我是告訴大家,有大法在,你已經得了法了,你這個生命已經屬於大法了,你就豁出來了,正念正行,按照師父說的做。」[4]

我悟到生老病死是三界內常人中的事,我們是大法弟子,不歸三界管也就不存在老病死。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存在!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歸我師父管。站在法上認識法,我的身體改觀很大,這期間我也體會到了修煉的艱難,修煉的嚴肅。

現在我的身體越來越好。我深知這是大法的力量。這過程中不知道師父為我操了多少心,承受了多少。我由衷的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我深知自己有很多地方還修的不夠,有很多執著心去的不夠徹底,這些都有待於在法中歸正。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同化法,修好自己,做好自己該做的一切,善待他人救度眾生完成好自己的使命,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在此我也誠摯的感謝幫助過我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