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病業假相後的反思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份得法修煉的老年女大法弟子。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比較平穩的走到了現在,這裏寫一下最近走過一次病業假相後的一點感悟。

二零一八年七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在我們集體學法前,A同修說:有一個學法小組為了安全,已經把每天固定的學法時間改為不固定了,還說我們學法小組人多,並建議也改變一下人數和學法時間。當時有八位同修在場,大家各抒己見。

我說:「先別急,可能有岔道。」我當時的意思是準備領一位剛來這裏的女同修到另一個學法小組去學法,因為這位女同修剛來,大家不了解,有顧慮。由於我說話不在法上,用詞又不當,還沒等我說完,A同修就插話說:可不能有岔道,只有師父安排的一條道等等。

當時我雖然沒有說明自己的意圖,表面上忍住了,但是心裏很不是滋味,就想這A同修還沒等我說完,就整個歪曲了我的用意,曲解成我不想走師父安排的道了。我還認為A同修的話份量太重,這不是往我空間場扔不好的物質嗎?學法也不入心了,老想著A同修的話。

學法結束回到家時,就覺的小腹右側有一個東西亂跳,也沒太在意,也沒害怕,腦中始終有一念: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

過了幾天,從前胸右側腰部到後胸的脊柱處,逐漸的長滿了水泡,一個連一個,寬度大約有二十公分,我當時認為也可能是在修煉前後背做過火療,現在可能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呢,它不癢也不疼,我照樣做我該做的事。

到十天後,泡開始出黃水,然後出血水,晚上睡覺不舒服,有時睡不著覺,心裏開始不穩了,我就和B同修說了此事,我知道她做過保健醫生。她看了我身上的表象後,告訴我在常人看來這個病很重,咱們是修煉人,有師在,有法在,它甚麼也不是,是假相,我幫你發正念。

第二天,我二兒子知道了這件事,又告訴他大哥大嫂了,孩子們都勸我到醫院檢查一下,我拒絕了。一週後,他們看我狀態不錯,都放心了。

這個假相持續了一個多月,過程中,不管假相怎麼表演,我心裏有數,有師在,有法在,不會有大問題的。從心態上看,由開始的不太在意,到中間時有點不穩。但是在師父的保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總算闖過來了。

這次假相,開始時只有B同修知道,後來我和A同修共同向內找切磋交流時,她也知道了,並用一週的時間每天中午來我家幫我發正念,下午一起出去講真相救人。

我想,這次假相的出現絕不是偶然的,給我的修煉又一次敲響了警鐘,讓我有了向內找的緊迫感。

在過去的修煉中,也知道向內找,可是往往遇到矛盾或者魔難時,不自覺的去找別人,往外推。經歷了這次考驗,我覺的修心,就是向內找,這是生與死的考驗。如果按照大法的法理去找、去修,那就是柳暗花明。如果向外找,會越找越害怕,最後那可能就沒辦法修好。

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其實我們所遇到的每一件事,無論大小,都存在著我們所修煉的因素在裏邊,都不是無緣無故的,只是自己不悟而已。比如,在這次假相前的同修交流中,從表面看是我說話時用詞不當,招來了麻煩,其實是因為對方說的話本身與自己心裏那種觀念產生了抵觸。明確的說,是觸動了自己的那個不讓說的執著自我的那個觀念。

作為一個真修者,就不應該去琢磨一些話語的好壞,而是向內找自己,才不會為對方所說的好與壞而用常人心來衡量。自己不光是在這件事上有怨恨心,在和其他同修交往中也產生過怨恨心,有很長一段時間,看到周圍同修的缺點,由於執著同修的執著,看到有的同修不注意體諒別人,就想:心那麼冷,看你天天學法,自己還以為修的很好,還是冷不善。

看到有的學員脾氣怪就想,你是天天在讀書學法的人,脾氣怎麼不見改,還是那麼怪。甚至有時在想,跟有的同修打交道,不如跟常人中有些有修養的人打交道舒服。由於思想不在法上,跟同修容易產生間隔、怨氣。

這次假相使我真正悟到甚麼是真正的修煉。修煉絕不是去盯著同修不好的一面和要求他人,甚至對同修形成某種看法和觀念。因為她暴露出來的不足,是她沒有修好的那一面,而很多方面已經修好了,別人也就看不到了。那麼,這個同修表現出來的不足讓我看到,是不是師父以此讓我看到自己有甚麼不足?由於以前自己忽視學法修心,自己的各種人心還很多,經常往外看,主要表現在思想不清靜,有時感到心裏不舒服難受,這就是觸動了自己的執著心了。

深挖各種執著心的根源,除了自己為私的後天觀念以外,更重要的是黨文化表現非常多。從有記憶開始一直到在邪黨機關退休,都被黨文化污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被灌輸著邪黨的變異觀念。現在自己必須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去清除。

沒有黨文化的人,就是一個正常人,心裏平和、開放、不會戒備提防他人,也不會無端猜疑別人,更不會像強迫症一樣,很強勢的把自己的想法觀念強硬的加給別人。他會理智的提出自己的看法和要表達的意見,說話不能任由自己想咋說就咋說,要顧及對方的感受和接受能力。

向內找改變的是自己,要多理解包容別人,多為他人考慮。因為心性不一,都有要去的東西,大家在一起,難免會發生語言碰撞或其它的矛盾。要用一種最光明的心境,隨緣的看待一切。

修煉是修我們自己,無論遇到好事、壞事都不要向外看,要事事向內找自己。外在的一切表現都是假相,都是為我們的提高表演的。

我也悟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每一關每一難都是幫助我提高,也是在考驗著我信師信法的成度,同時也更明白了師父教導我們的「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2]

我這次所過的這個病業假相,也充份體現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我和不修煉的常人得病的症狀基本相似,他們花了幾千元,持續了很長時間,並且很疼痛。可我沒去醫院,也沒用常人任何偏方,沒花一分錢,只是加大了學法、煉功、發正念的次數、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好了。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淺悟,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