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走出被人誣告的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二十年前,一個看似偶然的機緣,促使我走進了大法修煉。當時,家人病重住院,有人向我們洪法,後經人指點我在路邊的一個小店得到了寶書《轉法輪》。但由於受「無神論」的洗腦影響,我對師父的講法將信將疑,而且學法時受到的干擾很大,往往是這邊剛拿起《轉法輪》,那邊就來電話或有其它甚麼事迫使我放下書。日復一日,我用了近半年的時間也沒能完整讀完一遍《轉法輪》。好在周圍有不少人修大法,遇到問題時大家可以相互交流。

隨著時間的推移,當我讀完第二遍《轉法輪》時,學法的障礙沒有了,思想中無神論的毒素被清除殆盡,整個身體被一種強大的慈悲的能量充實著,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這種快樂,是生命溶於法中,了悟人生真諦後的喜悅。自那一刻起,我成了大法中的一名真修弟子,從此走上了返本歸真之旅。

在修煉初期,師父就告訴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然而,由於舊宇宙生命為私的屬性,以及舊勢力在歷史上對師父正法的安排做了很多手腳,大法弟子在層層下走中,先天的本性被掩埋的越來越深,那個私的物質也就被堆積的越來越多,慢慢的就在人體表面形成了一個強大的自我。而這個自我,是人一切執著的根。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2]那麼修煉,就是要向內找,向內修,蛻去人的這一層殼。

下面我與同修分享自己近期修煉中的一點體會,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新年伊始,我遭遇了職業生涯中最黑暗的一幕──我及我帶的團隊被人誣告「收受一百萬元業務回扣」,公司領導對我們進行了隔離審查。面對突如其來的一切,我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情緒激動,詛咒那個誣告我的人,而是淡定平和,心中唯有一個「忍」字。

為甚麼會被人誣告呢?自己哪沒做好呢?我迅速的向內找。既然是在公司官網上被人誣告的,那一定是衝著名來的,因為我是公司裏的「名人」,連續多年銷售業績名列前茅,這分明是要毀我的名,說明我有一顆求名的心;既然是被人誣告收受業務回扣,那一定是與利有關,說明我的利益心還沒去乾淨;既然是被人誣告,那一定是我無意中傷害過誰。想到此,我心生一念:不管是誰誣告我的,我都不追究;如果我無意中傷害過誰,我要善解。

就在我發出那一念時,公司領導突然對我說,「你是有信仰的人,為了信仰你可以放棄工作(因為堅持修煉,我曾被降職、換崗),我相信你不會拿別人的錢。」我點點頭。他問我:「你知道是誰舉報你的嗎?」我搖搖頭。他無可奈何的看著我,說:如果事情不能馬上水落石出,明天將移交執法部門處理。他眼睛裏流露出一絲惋惜,看的出他想幫我。

我一時不知所措,在心中求師父幫弟子化解。因為公司上下有很多人知道我修煉法輪功,如果此時我因被人誣告而遭停職審查,許多不明真相的同事會因此對大法產生負面的想法。

正當我一籌莫展時,我想到師父的法:「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3]

從法中我明白,大法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我要證實法,救眾生,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師父在講法中說:「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4]我堅信師父,即使我修煉中有漏,我有師父管,我會在大法中歸正。不允許舊勢力操控眾生對我進行干擾和迫害,也不允許藉此毀掉眾生。

沒過多久,公司領導告訴我,舉報人找到了。但出乎意外的是,此人聲稱她沒有舉報,也不認識我,她的名字被人盜用了。半個小時後,我被告知沒事了,可以回家了。

然而,事情並未就此消停,幾天後公司官網上又出現了第二次舉報。第二次舉報增添了許多子虛烏有的所謂「證據」,也因此露出了隱藏在背後的馬腳──那個曾經與我打過交道的某公司,同時也證實了我的清白。

這一次,公司領導沒有直接找我,而是從側面對舉報內容進行了一一核實。核實結果令人震驚:我不僅沒貪沒拿,還經常用自己的收入去做業務推廣和客戶維護。領導感慨萬分:在物慾橫流的當下,這樣的好人太少了,也只有在法輪功中才能找到。事後,公司領導警告某公司:按規則出牌,否則逐出本地市場。一場惡作劇就這樣匆匆收場了。

師父講:「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5]我繼續向內找。從事情的起因看,是因為我拒絕代銷某公司的產品,從而被其誣告。按理,我有權選擇銷售哪款產品,況且某公司的產品性價比低,不利於銷售,自己拒絕代銷理所當然。當時他們提出可以多給一些業務提成,我不為所動,且正言相告:自己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從不收取任何回扣。後來他們又說可以幫我們做產品促銷和業務推廣,我告訴他們,市場同類產品很多,不僅產品性價比高,促銷力度也很大,客戶容易接受。最後他們一再說,如果我能考慮他們的產品,可以加大促銷力度,我態度堅決,說:以後有機會再合作吧。

捫心自問,自己在此過程中並沒有甚麼過分之處。那麼,問題出在哪裏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我去海邊看海,身後隱約跟著一個黑影。我剛到海邊,就看見一個黑乎乎的巨大漩渦從海底湧上來,有人驚叫:「海底漏油了!」我不假思索的說:「快去把洞堵上。」有人開始哭泣,說下去就再也上不來了。這時,黑色漩渦越來越大,油污幾乎吞噬了整個海面。人們驚恐萬分,紛紛逃離海邊。看著眼前絕望逃生的人們,我縱身跳到海裏。下沉中,一個意念打來:身上沾滿油污是不可能上來的。我毫無畏懼,繼續下沉。快到海底時,一個貝殼飄到身邊,我順勢將此貝殼投進洞口。油不漏了。隨後,我快速的往上升,耳旁響起一個嘲笑的聲音:身上的油污是無法洗淨的。我隨即打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能洗淨自己。瞬間,我飄上了天……

夢醒我悟到:放下自我,才能真正的救度眾生。同時,我也看清了自我是如何操縱人心幹壞事的。一方面,看似自己不為利益所動,拒收回扣;另一方面,卻以產品性價比低為由拒絕代銷某公司產品,無非是擔心自己費時費力,得不償失。我只放下了利益這個執著的表面(拒收回扣),並沒有放下執著利益的人心(擔心得不償失)。正因為如此,我才會自以為是,一味的強調銷售困難,而沒有考慮他人的不易。

一直以來,我認為自己對名、利看的很淡,從不與人爭名奪利。無論是在工作中,還是在家裏,我不僅不爭,還經常拱手相讓,所以不管是同事還是家人,都對我讚不絕口。尤其是,我經常拿自己的錢主動去做救人的項目,還時常配合被迫害的同修破除邪惡對同修經濟上的迫害,得到同修們的認可。其實,我只是放下了名、利這個物質,而沒有真正的放下執著名利的心,名利心才會被自我掩蓋起來堂而皇之的幹壞事。比如,我不執著名,但我經常會有意無意的抬高自己的名望,對別人的恭維還很受用;我不執著利,但有時別人不打招呼就把我的東西拿走,我還會憤憤不平,諸如此類的事還很多。由於自己平時不注重實修,沒有及時去掉執著,最終被舊勢力找到藉口,下手迫害。

走出魔難後,我深深的體會到了修煉的嚴肅性。在修煉中,我們要時時處處對照法向內找、向內修,不要等到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才醒悟。現在,我對師父講的「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6]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感恩師父!合十

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