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次修心的機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幾天前,與近五十年後才重聚的小學同學聚會時,他們說我:你那時特認真。是啊,從小到大我的一大特點就是「認真」。

從小我就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總是在觀察:別人甚麼行為好、甚麼行為不好。好的效仿,不好的引以為戒。甚麼事,只要認識到了,從自己主觀來講,是儘量去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所以一般來說,做甚麼還都比較到位。與我共過事的人常說我辦事,他們放心。因為不管這件事成與不成(那是宿命),知道我都會盡己所能、有始有終。

對待修煉中的事也是本著這樣嚴肅的心態,儘量做到認真學法、用法對照向內找、事事檢視自己。記得早年的一次經歷,師父的經文《挖根》剛剛發表,晚上就做了一個夢,夢境中自己用鍬使勁(吭哧、吭哧的)鏟大腦中松果體部位,欲把不好的東西連根鏟除。

然而正是這種所謂的「到位、認真」也給周遭的人帶來了壓力。我自己會做的儘量到位,對別人我也用我心中的標準去衡量。

我的一位大學同學(在社會上比較行的開的人)跟一同學說:他不敢看我的眼睛。當聽到這話時,我的一念是:我的正讓你的不正現了形(我的自我感覺還不錯)。

曾有一位同修(與我同一單位)有一段時間早上沒來煉功點晨煉了,這天她來了,想問問有沒有師父的新經文,但是她沒問我,而是問的別人。後來同修跟我說:她那個時候不敢跟我說話。

其實我也沒說過甚麼,但我想一定是我的眼神、表情、語氣把我的不滿、指責、嚴苛、不容……都帶出來了吧,讓對方感到「強勢」與「壓力」。

別人常常是在有甚麼「心結」時才願意找我聊聊,每次聊完也都感到很有收穫;而在輕鬆的時刻,會去找別人不會找我。我曾說:我發現,別人不能與我同甘,只能與我共苦。想來是因為我的「強勢」與「高壓」讓對方感到不舒服吧。

走入修煉,我知道向內找後,也意識到自己的嚴苛、不寬容,但這種認識一直都是停留在:是別人覺的自己做的不足,所以才感到有壓力,而我要修的是:即使別人有不足,我也要包容對方。這個基點還是落在「別人有不足」上。

二零一七年四月的一天,當我要做針線活時,突然發現一直放在針線盒裏的兩個頂針,一個不見了。想是師父看我還沒有悟到吧,一個月後,另一個頂針也不見了。我知道不是偶然的,這是點我甚麼問題呢?想著「頂針」,我首先想到的是修「真」和「真修」的問題。

八月,我又出現了嚴重的「脫髮」現象,「脫法」說明我在修煉上有了大漏了,是甚麼?那就找自己吧。

開始時,還真覺的無從找起。因為平時我也是事事向內找。記的師父的經文「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1] 剛發表時,母親同修從外地隨信給我寄來,反覆念誦中,某一刻突然感到自己好像找到了修煉的「捷徑」:啊,就是「修心」、「吃苦」。當時感到這四個字深深的刻在了心裏,從那時起,就不會放過每一次修心的機會,「向內找」已成了機制。

即使在外邊看到甚麼,我皺了一下眉頭,我會馬上問自己:為甚麼?啊,是她的衣著另類,我看不慣,就會意識到是自己的問題,是對別的生命的苛刻、不寬容,那就更沒有善了。馬上會舒展眉頭。因此也就有了前面所說開始時覺的「無從找起」。這時只有多學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因為有向內找、改變自己的願望,法中高一層次的標準就顯現出來,這時再看自己,真是哪兒哪兒都是問題。

找自己:在做「三件事」的起心動念上、行為效果上;以及個人生活起居上,方方面面。即使小事,比如我比較愛吃粉條(那種溜溜的感覺),一日兩餐中必有一餐會有粉,意識到這也是執著,沒有做到「食而不味 口斷執著」[3],那就斷了這個口欲,少吃。

這段時間,這些不正常現象的出現、持續,也促使我更加用心實修:由原來的讀法,改為背法;每天又增煉一遍靜功。背法時,想到師父給我們講法,我們感受到的就是洪大的慈悲。即使是指出弟子的問題,我們感受到的也是理解、包容、珍惜、鼓勵(人言有限,任何詞彙都不足以表達弟子內心的感受),沒有絲毫壓力,只會激勵弟子更精進。再看看自己的所為,真是汗顏。

十一月的一天,突然發現一個頂針出現在原處,兩個月後,另一個頂針現身在原處。

這次過心性關,我主要是在修「真」和「真修」上找自己,學法小組中一同修看到我的侷限性,指出:他感覺「頂針」也是點我「頂」、「爭鬥心」、「針」─「好較真」。我感到同修真是點到了我的一個很大問題。

一般甚麼事呢,我都會在心裏評判個對與錯,所以總能看到自己的、別人的問題。自己的問題,未意識到時,我會辯解,一旦意識到,我不會遮掩;同修的(為了同修的提高)總想指出來,如因機緣不成熟沒機會指出來,有時還真是「看在眼裏,急在心裏」。

有這麼個事:一同修的女兒(也是同修)給出生的女兒起個小名「taotao」(因懷她時很淘氣),聽說後,我想這個名無論從發音還是字義上都不具有正的能量,我就給同修打了電話,說了我的想法,建議起個陽光的名字,因為萬物皆有靈,都帶有各自的信息,並說「名正」才「言順」。這裏說明一下,我並不是擔心孩子會受甚麼影響,因為來到大法弟子家的孩子都是師父的小弟子,都有師父在管著。我只是想無論甚麼事,大法弟子儘量做到最好的才好。

一段時間過後,一天同修跟我說起她的外孫女,說「taotao……」,我就接了一句:還這麼叫哪。同修一下就爆發了:你不能總是強迫別人按你的想法做,名字改來改去,女婿(常人)怎麼理解,云云。當時她的反應把我也鬧愣了,辯解道:我只是想到這個事了,說給你,哪有強迫你的意思。在旁人聽來,當時我倆的表現都不冷靜。

過後,想到同修的反應,我想同修可能根本就沒跟女兒同修說這個事,確實是。想到自己本來是為對方好的心,提醒對方一下,最後卻是這樣的結果,對方的反應又是這麼強烈(好像受了多大的傷害),絲毫沒有感受到我的好意,我知道這一定是我哪擰著勁了。

通過學法向內找,意識到:修煉後,我們看待事物的好壞標準已經同常人不一樣了,但每個人都有自己在學法中的悟道,對一個問題的認識不可能一樣。不管我的認識高或低,第一次把自己的想法坦誠的說出來,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如果同修並不認同的話,再次提及,就有強迫對方改變之嫌了。我也就能理解同修的激烈反應了。

這也讓我想起了一個自己早已認識到,卻一直沒有做好的問題。一位同修(也是同事)曾婉轉的提醒我:你發現沒有?在辦公室大家談論甚麼事時,你一說完話,別人都不吱聲了。在同修中也是,切磋時你來我往中,最後發聲的通常是我。現在想來,同修都是忍住了,不再說了,因為同修說甚麼,可能又會招來我的話,這不好像就在爭鬥嗎。可想而知,我的語氣、用詞是多麼強勢(說話斬釘截鐵、好像自己說的就是定論;點出問題直擊要害,還認為自己看問題比較準);表達自我的心是多麼強烈。寫到此,想到同修一直以來都是在包容自己,而自己有意無意中曾給同修帶來過多少傷害,此時的我真是無地自容。

再一次把這個問題曝光出來(以前曾在多篇文章中談及),希望在這個問題上自己能有個脫胎換骨的改變。

就是因為我這個心(給同修指出問題的心)太強烈了吧,曾經的一篇投稿明慧文章《改變總喜歡指出同修「問題」的習慣》,這個標題是明慧同修選用的(替換了我的原標題)。當時看到這個改動,我知道不是偶然的,是針對我這個心來的。

就在幾天前,幾乎相同的事又出現了。那天,我去這位同修家,看到孩子的睡房的牆上有幾張貼圖,其中有兩張沒有線條、沒有圖案,就是一抹黑(純純的黑)。那個黑色給我的感覺不太好,當時我沒說甚麼(不能見面就給人家指出甚麼甚麼呀)。回來後,這件事在腦中翻出過兩次,我想還是跟同修說一下吧,這次是直接給其女兒同修發了信息。之後檢視自己做這件事的出發點、心態:只是想說出自己的感覺,供同修參考而已,已沒有了對「我的話會帶來甚麼結果」的執著。我知道在這方面自己已有了小小的改變。

有幾點修煉體會(自己現有層次的),想在這與同修分享:

一定要注重在小事上查找自己的心(修煉中沒有小事)。我是覺的:利用件件小事修去一個個人心,那還會有大事發生嗎?!

向內找時一定要深查(就是「挖根」)。我的體會是:當你能夠深入剖析自己的執著心時,我感覺這個心就在與你剝離,就好像你瞅著對面的「它」在說「它」一樣;如果不能深入剖析自己,或別人給指出時還在辯解、遮掩,就說明這個執著的物質還在自己的空間場中,並且自己還在把「它」當成了自己,所以怕被觸碰。

當遇到衝擊心性的考驗時,檢驗自己是否過好了這一關,我的體會是:就看自己能不能真心的感謝對方。因為是他(她)給你提供了讓你消業、提高、長功的機會。

寫出我修煉中的一些體會,認識如有偏頗,誠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法輪大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