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走出人生困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六歲,我自幼得到父母的疼愛,結婚之前都沒吃過甚麼苦,所以也常遭到其他姊妹的嫉妒,在生活中遇到挫折時就難以應付。

困境

一九八二年,我高中畢業,沒有考上大學。但在家鄉成立的五個職業班的考試中,我考入了其中的財會班,而這個班是五個班中最好的班,畢業後是從事財會工作。一年財會學習畢業後,我被分派到連隊,做出納工作。一年之後,我又調到我地農業銀行儲蓄代辦網點做儲蓄代辦工作,後來回到企業做出納工作。

雖然從事的職業都是比較輕鬆和令人羨慕的財會工作,然而好景不長,隨著貪官遍地,腐敗盛行,經濟不景氣,我家鄉的企業都紛紛倒閉,工人失業,我也於一九九四年初失業回家。兩年後,丈夫所在的企業也被買斷,工作面臨著危機,他的工資開不出來,我家的經濟陷入困境,而孩子也到了上學的年齡,需要錢啊!

為了解決生活問題,我丈夫和他妹夫合伙借錢買了一輛141汽車,給廠子拉煤。本想買車多掙點錢,結果丈夫開車接二連三的出事,兩次賠款人家二萬多,錢不但沒掙到,還賠了個底朝天。

失業對我來說打擊很大,加上買車、肇事,我覺的天都要塌了,這日子可怎麼過呀!每天面對著這些鬧心事,我對丈夫產生了怨恨心。雖然他樸實、善良,又很能幹,但我嫌棄他腦子笨,沒本事,不能賺錢,養活我們娘倆都很困難,就知道出傻力,不會掙俏錢。儘管他每天都起早貪黑,很是辛苦,但我並不心疼他,卻越發看他不順眼,甚至想:誰讓你沒本事了,人家養車能掙錢,你養車怎麼就不掙錢?我還想過要和他離婚,帶著孩子單過,或找一個能掙錢的人過日子。

孩子雖小,但很懂事,從不和小朋友攀比,給她買點零食,她總是捨不得吃,甚至留著留著就壞了,每當我看到孩子這樣,嘴上責怪她,心裏卻像針扎一樣的難受,覺的太對不住孩子了。

失業使我成為名副其實的家庭婦女,靠給人縫毛衣掙些手工錢,這巨大的落差,使我感到無地自容,無臉見人,白天我不願出門,也不和任何人接觸。生活的窘困,更使我心情煩躁,脾氣暴烈,夜不能寐。漸漸的,我的身體健康狀況也越來越差。失眠、頭痛、眼睛疼,牙痛,視物模糊,吃東西腹脹。因為上火,婦科病等多種疾病也一起湧來,我痛苦不堪。

我沒有把身體有病的事情跟丈夫和父母及親人們說,怕他們為我擔心,只是一個人默默的承受。晚上我睡不著覺,經常望著天花板落淚,心想:活著有啥意思,這種日子太難熬了。我感到我幾乎要承受不了了。有時候想:不活了,找根繩掛上吧,或吃點藥藥死吧等等,可一看懂事的女兒,又捨不得她,就這樣痛苦的煎熬著。

新生

我家旁邊是一所小學,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早上有一群人在操場煉功,音樂非常好聽,此後每天都能看到。終於,有一天我忍不住問了一個人,才知道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在我的腦海裏有了印象。

一九九八年夏季,在我人生最痛苦的時候,有一天我遇到我家鄰居,把她嚇了一跳,她說:「好長時間沒見到你了,你怎麼變成這樣了,面黃肌瘦的?」(那時我的眼睛已經看不清東西,細長的脖子支著個腦袋)。我苦笑了一下,沒說甚麼,就想回家,她又連忙叫住我,說讓我常出來蹓跶蹓跶,散散心,別老在家憋著,還說她們正在煉法輪功,挺好的,也讓我煉。我心想:我飯都快吃不上了,還煉甚麼功啊!

又一天,我遇到了另一個鄰居,她向我介紹法輪功,還借給我《轉法輪》和《轉法輪法解》兩本書,我拿回家就看,可是總是看一會兒,睡一會兒,看一會兒,睡一會兒,看的是甚麼,也不太明白,只覺的是好書。

難忘的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鄰居喊我去輔導員家看師父講法錄像,我心裏想就當散心吧,就去了。剛開始,我還搭邊坐在最後邊看,看著看著,我不知不覺往前挪,離放像機越來越近,感覺師父那麼親切,那麼慈祥。再後來,我索性跑到電視機跟前坐下,生怕師父的哪句話沒聽到。可是以後幾天播放師父講法錄像時,我就睡覺,睡的很香,師父講完了,我也睡醒了。當時我覺的很不好意思,恨自己怎麼能睡覺呢?同修們看到也不說我。後來學《轉法輪》才知道是師父給我調整大腦呢。

那時我並不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也沒聽人說過,只是抱著散散心的想法來學的,可是看了師父的書和講法錄像後,在短短的半個月內我的疾病全無,身體健康,我胃好了,能吃飯了,能睡覺了,頭不疼了,眼睛能看清東西了,婦科病也好了,體重增加了十二斤。

感謝師父!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予我一個新的生命,千言萬語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激!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有師父管了!師父沒讓我花一分錢就讓我所有的病都好了。

從那時起,我下定決心,跟師父走到底!直到現在,我修煉二十年,我不僅身體好,而且親人看到我都說我面色紅潤,比以前更年輕。是啊,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不僅給了我健康的身體,還使我家庭和睦。

還錢

隨著不斷的學法和心性的提高,我的脾氣也變的越來越和善,能為別人著想了,不再怨恨丈夫和他的姐妹。丈夫八歲就沒有了母親,他的姐姐和妹妹當家。我和丈夫結婚後她們對我很刻薄,我嘴上不說,可心裏和她們較勁,非常怨恨她們。九六年我家買141汽車,丈夫從我大姑姐和我公公那借了兩萬塊錢。但因為開車一直賠錢,無能力還款。當時我想丈夫買車是他借的錢,他掙錢就還,掙不到錢就還不了,也沒辦法,算他們倒楣。當時我自己手裏有兩萬塊錢,是結婚前當姑娘時自己省吃儉用攢下來的,我想著如果有一天不和他過時,我和孩子不至於一點生活費都沒有,所以我不想替他還錢。修煉大法了,看到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 每學這段法,想著師父的教誨,思想中都有一種強烈的想法:我要替丈夫還錢。因為公公和大姑姐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終於有一天,我帶著女兒去大姑姐家還錢。當我站在她家門口說要還錢時,大姑姐愣住了,因為我們之間已有好幾年不來往了,她更是做夢也不會想到我會替她弟弟還錢。

我進屋坐在她家的炕上,內心非常平和,我覺的自己在做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那一瞬間,我不再怨恨,也不再委屈,也不再計較她們以前對我的種種。我說:「大姐,我今天是來還錢的。這錢是我自己之前當姑娘時攢下的一點錢,本想著以備不時之需。但我現在學法輪功了,我的師父教導我做事先考慮別人,與人為善,你們的錢掙的也不容易,所以我覺的我應該這樣做。而且這幾年的利息也一併還大姐。我不能讓你損失一分錢。」這樣我把兩萬元的存摺及到期利息全部給了她,她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過了一會兒,她說:「等我跟咱爸說說,就說你兒子沒本事,借你的五千元錢你就別要了。」我說:「那不行,一碼是一碼,該還的就得還,等我需要時再借。」大姑姐這個高興啊,連聲說:「謝謝」。我說:「就謝我師父吧!是我師父叫我這樣做的,不學法輪功,我不會有今天,也不會活到今天,即使活到今天,也會記恨你一輩子。」

臨走時她送我們上車,還給我們買了車票。在後來大法弟子遭到中共的迫害後,她及她的丈夫和孩子們也能站在正義的一面,了解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在我被非法勞教的兩年裏,她一直照顧著我的女兒。

是師父的法理,是大法的威力,化解了我心中多年的怨恨,平復了心中積壓的委屈,將這份怨緣變成一段善緣。

腫塊消失

我年輕時,每次來月經都肚子疼,有時輕有時重,但有一次疼哭了,一直也沒把它當回事,以為受點涼吧,覺的是正常的,注意一些就行了。九八年得法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痛經好了。

不知甚麼時候,我的身體開始出現不正確狀態,每次來月經時,不僅肚子痛,有時還伴隨著噁心、腰痛、腿痛,甚至渾身痛,時間長而且量很多。這種不正確狀態出現後的頭幾年,月經期間,煉功、學法、發正念都能一直堅持,從未間斷。可是後來,疼痛不斷加重,而且身體發熱,頭暈,迷迷糊糊,不想吃飯,只喝點水,並且嚴重影響了我做三件事,甚麼也不能幹,只能躺著昏睡。

那時候也向內找過,知道自己的很多人心,但總感覺沒找到根本。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修,只知道我是修煉人,也沒把它當成病,也從未麻煩同修幫我發正念。

二零一一年,我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兩個月期間,我的小腹內出現腫塊,幾天時間,腫塊長滿腹部,不能平躺,也不能側躺,蹲也不行,每天晚上睡很少的覺,很是煎熬。洗腦班頭目害怕擔責任,把我送到醫院做了彩超檢查,說是腺肌症,要想治好唯一的辦法就是手術,把子宮切除,再一個就是自然閉經,慢慢也會好,但要遭幾年罪。我想:你們的這兩種說法和我都不搭邊,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我有師父保護。

我被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兩個月回到家中,我的腹部腫的又大又硬,硬的像石頭一樣。丈夫很擔心,多次勸我到醫院手術,我說:「沒事兒,我有師父管,不會有問題的,你儘管放心好了。」我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做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

有一天早上,我煉完靜功,剛一結束,就從身體內排出兩股長長的氣,我忽然感覺腹部不那麼硬了,也不那麼滿了,我很驚奇,但沒太理會,接著煉動功。煉完功我外出上廁所,在廁所裏我又排出兩股長長的氣,這一次我可真的感覺到肚子癟了,用手摸摸,軟軟的,像麵團一樣。蹲下、起來,起來、蹲下,非常自如了,我這個高興呀,我知道這十多年的不正確狀態沒有了!肚子裏的大硬塊沒了!我的眼淚就下來了。

我高興的跑回家,激動的告訴丈夫:「我好了,肚子不硬了!」丈夫很驚訝,怔怔的看著我,他問我怎麼回事?我就把我早上煉功發生的神奇事情告訴了他,我讓丈夫摸摸我的肚子,他說:「真的哎!真的不硬了!」我說:「是師父把那個東西拿掉了,謝謝師父啊!」

我就這件事向內找,為甚麼這麼大的瘤子我甚麼都沒便出來,而是排了四次氣就好了呢?啊!我知道了:這不就是怨恨心嘛!由於家庭恩怨,或同修之間的矛盾,怨這個,怨那個,也經常想起以前大姑子小姑子對我的不公,嘴上不說,心裏還是不舒服,有時候還怨恨丈夫不幫我說話,心裏氣的鼓鼓的,就是一直埋怨。哎,讓不正確的狀態持續了十多年,我哪像個大法修煉人啊?真是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

我記得一個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說過:「怨恨心不僅害別人,也害自己。」我一定要去掉這些人心,修好自己,讓師父放心!

回想自己走過的路,一直都在師父的看護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經歷了二十年的風風雨雨,自己也在修煉的路上逐漸走向成熟。丈夫雖然不修煉,但知道大法好,也因為支持大法,支持我修煉,得了福報。

叩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