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柳暗花明又一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一九九六年開始,我兒子就在我老伴的單位上班,從事的工作比較輕鬆,順手。老伴在二零一五年去世,當時的單位負責人對我兒子說:「只要我在單位一天,你就在這裏幹,叫你媽不要擔心。」我聽到後也放心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頭的一天,單位負責人和兩個會計來到我家,說兒子的合同九月三十日到期,要終止合同,不續簽了,並把終止合同通知拿出來,叫我收下。十五天後到單位辦移交手續,理由多多:成立新區了,一切都提升了,用的都是年輕人,他也有壓力等等。

我知道考驗來了,是衝著我人心來的。我是一個修煉者,一定要把握好,就默默的發正念:清除舊勢力操控另外空間邪靈爛鬼利用常人來對我兒子和家庭經濟上的迫害,一切都是假相,不承認,由師父說了算。我沒有和他們爭辯,只問了一句:「兒子在你們單位工作二十一年了,按勞動合同有甚麼說法嗎?」負責人說:「甚麼也沒有,可能多給一個月工資。」

負責人看我一直面帶微笑,突然說:「阿姨,你身體真好,又這麼年輕,修的真好。」我說,「你們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那你們三人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裏,我除了做好三件事,閒下來就在考慮這事怎麼和兒子、兒媳說,兒子下一步到哪裏上班?離退休還有八年,怎麼辦?另一個念頭打過來:「我有師父!」就這麼堅定。一切有師父安排,是我的東西不丟,不是我的我也不爭,順其自然。

兒子知道後不同意,堅持要在這裏上班,說:「我又沒犯錯誤,憑甚麼要我走!」我就和兒子切磋(兒子一直在看書學法)說:假如用常人方式去辦這事能辦好,可能還會用你,但是我們卻要去爭去吵,這不是修煉人應該有的狀態,和常人一樣,那不就是個常人嗎?既然單位不留你了,我們再找,換個環境,這次不正是給你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嗎?把握住,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基點擺正,時刻在法上,有師父,工作肯定能找到的。

我就到職業介紹所的中介去為兒子找工作。一個姓黃的老闆聽了我的敘述,答應給兒子找個合適的工作,他又說,按照勞動合同法規定,你兒子有經濟補償,幹一年補一個月的工資,單位不履行走法律程序,我給你們當律師。我說:「謝謝您,我不想這樣做。」因當時中介有好幾個人在辦事,沒給黃老闆講大法真相,但心裏想,有機會我會給他講的。

我有這個願望,師父就安排了。一次和黃老闆在菜市場相遇,就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並給他抹了獸印,退出了少先隊組織,送了他一個生命的護身符,他很開心。感謝師父!

一天下午我到人力資源和社會勞動保障所去諮詢,接待我的是兩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士,我把兒子的情況講一遍,其中一個看著我問:「你替誰問這事?」我說替兒子問的。「你兒子多大了?」「我兒子五十二歲了,上班沒時間來。」「那您多大了?」我告訴了她們我的年齡。她倆吃驚的說:「一點不像,真年輕!」我告訴她們我是煉法輪功的,一切美好是師父給的,接著給她倆講了大法真相,叫她倆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保健康、平安。她倆開心的點頭。她們告訴我:「按照某某市勞動合同書第48條辦,幹一年補一個月工資,如果不給,就走法律程序。」

回家的路上,心裏想,我是修煉人,哪裏有時間去走常人的法律程序。救人這麼急,把精力耗在這事上是修煉人嗎?用修煉人的標準去解決這事。既然勞動合同上有這個規定還是可以和單位溝通,是我們的還應該要,一切順其自然。

第二天上午,我就給兒子單位負責人打電話,問起這方面情況,她說:「我休假了,這事我不清楚,就是有這個規定,還得新區的局長同意。」我說:「那就請你和局長溝通一下,幫個忙。」她說:「你不要『逼』我了,我休息,你還打電話來找我。」態度很不好,直刺常人心,我立即被帶動了,心想:你騙人,不講實話,踢皮球,就是不想給錢,錢又不是你家的,又不拿你家錢,又不違反法律規定,現在是你在違反勞動法,老伴在單位的時候,把你們幾個年輕人呵護的像自己的兒女一樣,你現在當負責人了,就不認識人了。越想越氣,在電話裏和她針鋒相對,把局面弄的很僵,坐在那兒傷心,覺的很委屈,想不起來自己是修煉人了。

到底刺到我的甚麼心了,還是名、利、情,她對我態度不好,覺的失面子(愛面子的心);要求兌現補償金是利益之心;想到兒子的工作還沒有找到,這是情。平時修的不紮實,被掩蓋住了,真正遇到事情的時候,這些心就反映出來了。下午學法、發正念,向內找,找到自己的妒嫉心、利益心、有黨文化的爭鬥心、埋怨人的心。

找到這些執著,我立馬向師父道歉,在法中歸正,請師父加持,正念滅它。修煉人時刻要向內找,不能和常人一樣,不能做對不起大法弟子稱號的事,不能做對不起眾生的事。一切由師父說了算。就這樣把心放下了,觀念轉變了,心性提高上來了。

九月十九日,姨姪女打來電話說她單位近期開發一個項目,需要員工,叫我兒媳去上班(兒媳五十歲退休,每月只拿一千元錢退休金),後又問兒子的事,姨姪女和她單位負責人聯繫,單位負責人一口答應,單位正需要一個搬運工,叫兒子二、三天後就去上班。我連忙雙手合十,感謝師父。

九月二十日下午集體學法結束,我趕到兒子原單位見到負責人,首先向她道歉:在電話裏講了那麼多常人話,沒有善心,讓你生氣了。我師父講「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1],這麼些年我都沒有給你講過大法真相,因為我有怕心,怕你排斥、抵觸,對不起你了,今天感謝師父為了不給弟子留下遺憾,安排這件事來給你講真相,因為你是個善良人,應該有福報。

然後給她講了大法的美好,我和家人怎麼得福報,講了共產黨和江澤民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她聽的很認真,一直在點頭,最後講到「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她同意用化名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她說:聽了你講的這些事,我心裏舒服多了(我知道她身後的邪靈爛鬼解體了),我遇到好人了。謝謝你。我說:「我師父叫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師父是在救人,要謝你就謝謝我師父吧。」我告訴她我兒子找到工作了,她很驚訝,這麼快,還真不敢相信。年底給她送了一個大法真相台曆,順便給一個會計做了三退(退黨團隊組織)。

兒子九月二十二日到新單位上班了,工資待遇比原單位高,兒媳也去這單位上班了。十一月上旬,兒子的經濟補償也順利兌現了。

親朋好友聽了這事都說:大法太神奇了。表面看來是人在幫忙,我知道是師父幫我家度過了一個大難關。從事情發生到結束,只有二十天的時間,那麼快、那麼順利。一場突如其來的對我家庭、兒子工作及經濟的邪惡迫害解體了。師父還安排機會給我救人,再次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記住師父的話,修煉人只要正念,不要人心,遇事向內找,轉變觀念。

師父時時刻刻都在弟子身邊。修煉人做事說話不忘用法來衡量,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一切魔難都能迎刃而解,一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