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急診科實踐「考慮別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急診內科醫生,從二零零五年調到急診科工作,一幹就是十三年。在中國大陸,隨著醫療環境越來越惡劣,醫患關係越來越緊張,急診科更是大多數醫生望而卻步的科室。下面是我在比較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修煉的點滴體會。

一、學醫與修煉同時進行

一九九八年六月初,剛剛填寫高考志願,在我的志願表裏填滿了各種醫學院校,當父親問我為甚麼要學醫時,我不假思索的回答:「積德。」那時在我的內心深處,只是把「德」簡單的理解為一種精神層面的含義。

當月二十五日,我有幸拜讀《轉法輪》這本書,如夢初醒,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也糾正了以往對「德」的誤解,原來「德」是實實在在存在的一種白色物質,只是在我們人肉眼看不見的空間裏積存。我也因此走上了一條可以真正修煉自己的路。

高考後我順利的實現夢想,成為一名醫學院學生,完成五年制的臨床醫療學習後,一畢業就順利的在一家三甲醫院工作。用我同事的話說我太幸運了,因為醫院已經很久沒有招人了,而我沒花一分錢就這麼輕易的找到一份讓同屆畢業生都羨慕的工作。

二、混同常人,修煉狀態滑落低谷

二零零四年,我還在心內科輪轉時,經常在晚上十點熄燈後,透過值班室的窗戶依舊可以看見急診科燈火通明,看見急診科醫護人員忙碌的身影,那時在我的腦海裏對急診科就有了固定的認識:他們簡直太辛苦了!直到二零零五年輪到我在急診科工作,我這才真正體會到刻骨銘心的累。

在急診科工作,你會面臨形形色色的人,接待的患者幾乎都是不同面孔,加上陪同的家屬,如果一個白班和夜班均按接診三十人算,那麼一年下來,會面臨多少人呢?算起來真是讓人吃驚不小,所以師父給我安排的環境可謂是難得的修心的好地方。

當然修煉不像說起來那樣感覺輕鬆,真正實踐會受到方方面面的干擾,有時也會迷茫甚至迷失。對待紛亂複雜的社會環境,我的內心不像在學校裏那樣能夠保持純淨,修煉的狀態越來越鬆懈,隨之很多事情開始變的糟糕。我同常人一樣開始爭名奪利。以前,我還可以樸素的穿衣打扮,只要乾淨整齊就好,可是參加工作後,周圍同事都在攀比哪種款式的衣服流行,自己慢慢隨波逐流,也開始追求各種時尚,甚至心裏慢慢默許收取紅包、回扣等不正的行為,權當作是犒勞自己那麼辛苦而心安理得。

就這樣一直混著過日子,不知從甚麼時候起自己感覺非常疲憊,凡事愛抱怨,心理一直焦慮,無法讓自己放鬆下來,情緒變的消極、失落,膨脹的慾望讓自己不滿足。負面的情緒讓我窒息,家裏環境也亂糟糟的,工作起來很累、很煩躁,甚至不時的冒出想花錢調離急診科,覺的在這裏呆上一天都會讓人崩潰。情緒裏負面的因素佔據很大比例,整個人也懶蹋蹋的,開始熱衷中性款式的衣服,並剪起短髮。

直到二零一五年,我發現自己臉色越來越蒼白,就偷偷地採血查了血常規,結果嚇了一跳,血色素指標才剛過60!這才開始認真審視自己的修煉。

三、形成「考慮別人」的思維習慣

通過審視自己,我發現好像甚麼事情都喜歡從「我」的角度考慮,比如晚上值夜班,後半夜來個患者,一問病情,知道患者在家挺兩個月之久實在不行才來就診,心裏就生氣,兩個月幹甚麼了?大半夜不讓人睡覺,還後半夜來!觸動了「我」的利益,心裏就開始抱怨,對患者也沒好氣,冷言冷語。

那麼怎麼才能從頑固的習慣以「我」為出發點的思維裏轉變過來,並且讓自己內心真心願意為別人著想而付之於行動呢?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好,我就要求自己,遇事先儘量忽略「我」的感受,弱化自己在整個事件中切身利益的看重,因此就避免整個事件最後由於偏向於維護自己的「私」而又是老樣子,甚至因而產生怨恨、不平衡等負面情緒,儘量先站在對方角度考慮,然後慢慢讓這種思維變成習慣。我知道這並不容易,實踐證明,真是很難!有時前腳告訴自己要保持為他的心態,結果遇到突發事件,又牢騷滿腹。

後來一次經歷,讓我真切的體會出考慮別人後,事情能夠轉危為安,我也因此稍有了修煉方面的信心。

一次我值夜班,來了一對母子。那位母親一坐到椅子上就說:「醫生,我頭麻。」查體後發現患者除了血壓偏高,並沒有發現其它陽性體徵。我開具頭部CT檢查,推來一輛輪椅,詳細的告訴年輕人如何繳費、做檢查以及注意事項,就這樣年輕人推著患者走了。

那天也是湊巧,科室的人員出車的,護送患者的都忙開了,只剩下我和一名護士在科裏,護士還得護理留觀室裏的患者。一會,那個年輕人跑來說找不到CT室醫生,而且他母親的症狀正在加重,我只好告訴護士一聲,同年輕人一起跑到CT室,找到CT值班醫生後,儘快安排做檢查,又回到急診科,因為科室隨時會來其他急診患者。一會兒,年輕人氣沖沖的跑來,抱怨沒有陪同人員,自己整不了。這邊不能置科裏患者不管,那邊又催,我心裏一下子煩躁起來,勸年輕人回去陪同患者,會儘快安排護士找他們。就這樣,另一名護士剛護送完住院的患者馬上就去了CT室。

本以為事情結束,哪知道這才剛剛開始。大概半小時後,那位年輕人又來了,一進到診室就坐到我對面的椅子上,竟揚言:「我母親因為你耽誤了,她得了腦出血,醫生正在給她搶救,如果她有三長兩短的話,我就跟你沒完!」這時我再仔細看他,頭髮染成奇怪的顏色吹得高高的,身著可謂奇裝異服,腳上穿著一雙拖鞋,和社會小混混沒兩樣。今天真是倒楣,碰到這麼一個不講理的。我腦子冒出各種如何對付他的想法,找保安?找領導?但我清楚的知道,如果那麼去做的話只能讓事情變的更壞。不行!於是,我讓自己情緒慢慢冷靜下來,想師父講的法,努力用一種溫和的語氣和他說話。通過談話,我知道他的母親以前患過兩次腦出血,都沒留後遺症,年輕人和母親一直相依為命,這次母親再次患病,年輕人很著急,原來這個年輕人很孝順。

那麼年輕人不是無緣無故找我麻煩,假如換位思考的話,可能自己也會生氣,再想想自己剛才的行為,真的發自內心為他們著想了嗎?真的盡到責任了嗎?我發現自己的情緒由憤憤不平慢慢變的愧疚,這時我真誠的對年輕人說:「謝謝你,我看到自己的不足,我向你道歉,也許做醫生久了,慢慢就忽視一些醫生應該盡的責任……」我能感覺自己這番話是發自於真心,就事論事,沒有推脫自己的過錯。話說完,突然感受一股很舒服的能量包圍著我,我想年輕人也應該感受到了,他變的不再生氣,起身走出門,我追上他,表示祝願他的母親能夠早日康復,希望他以後有需要隨時可以找我。最後年輕人向我深深的鞠躬表示感謝。唯一遺憾的是,當時正念不足,沒有正面和他講法輪大法真相。

這次經歷,讓我有很多感慨,一是錯過了那麼多壞事變好事的機會,二是沒有認認真真的體悟師父講的法,怎樣對照去修,並如何體現在日常生活與工作中。

四、形成「考慮別人」思維後的收穫

「考慮別人」的思維讓我變的積極而正面,比如,它使我對利益看淡了,以前自己都覺的捨棄切身利益太難了,幾乎做不到。而現在,我可以輕鬆地和藥商說:「我不收回扣。」工作中,我會常常因為「考慮別人」變的點子很多,使自己的工作越來越有效率,比如,告知患者家屬如何辦住院手續,以前我會重複說很多遍,結果可能是家屬著急,醫院大,不好找等因素導致家屬暈頭轉向。我就編輯出辦住院流程告知條,簡單又明瞭,這樣家屬按照告知條行事很方便;發熱的患者,我會編輯如何吃藥及注意事項,只要遇到發熱的患者,做完化驗後就給他們一張,省得回家後又不知道如何對待自己的病情;高血壓的患者,我通常都給他們人手一份我編輯的高血壓告知條,回家如何吃藥與平時注意事項,甚至做化驗與靜點我都準備相關告知條,這麼做後,使一些急診工作變的輕鬆,患者也滿意。

為了急診診治患者的流程快捷,我在電腦窗口做了很多模板,比如醉酒的患者來就診,我看完病人後只需找到我預設的模板一點擊,整個治療方案全部出來,再點審核就行了,而為了方便護士辨認醫囑小票字跡,我也編輯相關醫囑,打印下來備好,只需填上患者名字就行,護士乍一看,說:「高科技!」

這麼做使整個診療流程時間變短,在急診工作中是非常需要的,因為我們急診科經常是幾個危重的患者一同就診,如何有效而快捷就變的非常重要。後來我把這個辦法與同事分享,同事一見我就說:「這個辦法太好了,讓我很省力。」

我也把頭髮留起來,前陣子略燙了一下,穿衣風格偏向於大方得體,大家看到後都說我像變了一個人,因為我希望自己只要出現在別人面前,他們能夠看到大法弟子那種正面而又美好的形像,有時這種印象讓我對有緣人講真相時更有說服力。

在改善醫患關係方面我也體會頗深。記得有一次晚上值夜班,接診了一位發燒的小伙子A,他由另一位二十幾歲的小伙子B陪同,兩個年輕人可能一直養尊處優,因為從他們身上能夠感受到一種傲氣。我給A看完病,開具了一些抗病毒的藥品靜脈輸液。沒過多長時間,就在我診室隔壁的處置室裏突然發生很大聲音的爭吵,聲音來自B和一名護士,伴隨摔碎東西的聲音,也可能是晚上寂靜的原因,這爭吵聲顯得格外刺耳,瀰漫了整個一樓大廳與走廊。

開始我並不想插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突然聽B喊明天要找院長,非要把護士開除不可。我就坐不住了,趕緊跑到跟前,弄清楚了事件原委,原來B把藥取來給護士,護士說把藥放在桌子上,B問:放在哪個桌子上?你都不看看藥品嗎?護士說:處置室不就一個桌子嗎?就這麼個原因。

B和護士已經被拉開,但兩個人都情緒激動,幾乎碰到一起就可以大打出手,藥品也摔碎了,殘渣到處都是。我先勸護士別再說話,因為我知道只要繼續說話,這場衝突很難結束。護士卻滿腹委屈:「為甚麼不讓我說,憑甚麼這麼欺負人!」我只好轉向B,把他拉開,邊拽著他的胳膊邊說:「咱先冷靜冷靜,我替護士向你道歉!」

回到處置室,另一個護士已經開始收拾現場,缺的藥怎麼辦?唉,再跟任何一方說把藥補上可能都是徒勞,乾脆我把藥補上算了。我交了錢領回藥品,走到A和B跟前,當面對好藥品就給另一個護士送過去,誰知護士說還少一支藥,也罷,再接著補藥。我再一次來到A和B跟前,說明來意,想借他們手裏的就診卡補上藥品,這時B有點不好意思,說:「我不差錢,不用你交錢,我去付款。」

於是我和B一起去交款、取藥。途中,我和B主動聊天,畢竟他還在氣頭上,還在想明天如何告院長,甚至他有意把當時場面都錄製下來,好像鐵了心要護士失去工作。B說他家開旅遊社,他也是做服務行業,在他的理念裏,盡好服務職責是必須的,他是因為看不上護士的態度才生氣的。我聽完,對B說:「我祝願你在事業上有所成就,但我想,一個有抱負的人心胸也應該是寬廣的,不是嗎?其實護士的工作很不容易,掙微薄的工資還很辛苦,即使你真的讓她失去工作,你又能得到甚麼呢?一名男子漢,你說他會跟一個女孩子如此過不去嗎?」B聽完好像氣消了一點,又對我說:「如果她像你這樣認真、負責就好了。我倆都對你印象好。」我直視著他,真誠地說:「因為我有信仰,我相信真、善、忍,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雖然中國還在發生著迫害,但法輪功在世界很多國家都在洪揚。」

這時B好像忘記剛才發生的不愉快,和我說:「我帶團去過幾次香港,看見過法輪功的義工,當時只是遠遠的看著,他們很棒,都是自己拿錢義務的做。」最後他欣然同意退出團、隊的組織。

晚上,B又進診室向我諮詢A的病情,我解答完他滿意的出去了,過了一會,又敲門進來,這時他手中拿著一瓶綠茶,並向我解釋是因為看到我咳嗽就特意為我買了一瓶潤潤喉嚨。雖然我婉言謝絕了他的好意,但內心還是很感動,那天晚上接診後面的患者我尤其的認真與負責,即使後半夜被問路的人敲醒也沒有抱怨,心情一直很愉快。

我在修煉中還有很多不足,比如懶惰、強勢、愛指導別人,喜歡隨性等等,但我因嘗試「考慮別人」後小小的修煉體會,讓我想發自內心的修去其它不足,讓自己變的主動而積極,努力的同化大法。

我用心修煉大法後的這些點滴體會,也許如一股清泉滌盪凡心過重的心靈,也許如小小的螢火光芒照亮漫長的黑夜,也許這點滴的善舉會融化人們內心的誤解,本性達到共鳴,從而有機會接觸大法開啟自己久遠的記憶,知道自己為何而來。

這是我目前的認識。不足請同修慈悲指出。

謝謝師父!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