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難中師父扶我走正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得法開始修煉的。由於從小被病魔纏身,痛苦不堪。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中旬,親人同修A給我郵寄來一本《轉法輪》,叫我先看看。

打開書,看到作者的照片,感到很面熟,就繼續往下看。這一看,可不得了了:這不是我一直在尋找的人生真諦嗎?一遍書還沒看完,身體就達到了一身輕的狀態,所有疾病不翼而飛!從此我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至今二十年了,沒吃過一分錢的藥!

可就在二零一七年三月以來,我陸續遭受了較為嚴重的持續的病業假相干擾。下面就與同修交流一下,在巨難中,我是怎樣在師父的慈悲點化和扶持下,前行的。

(一)堅決抵制企圖拖走我肉身的外來信息干擾:「反正你也沒有甚麼用」

由於我處在一個相對封閉的修煉環境中,周圍沒有其他同修可以交流。丈夫因害怕,由迫害之前的支持我修煉,變為了迫害之後的反對,這也使我感到了極大的壓力,常常覺的自己很孤單。雖然很想做講真相救人的事,但感覺自己一個人力量太小,做的範圍也很小,好像沒起甚麼大的作用。還好,我可以上明慧網,看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孤單感就沒有那麼強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中旬,因邪惡封網加劇,我也上不去明慧網了,感到自己好像掉進了一個巨大的黑窩中。身體的不正確狀態也到了極點,頭昏頭暈得很厲害,好像隨時都會死掉。很多過去背過的法都記不起來了。這時一個信息打過來:反正你也沒有甚麼用……沒等它反映完,我就給它立即否定了:我一定要跟師父走到底!雖然很多背過的法都記不起來了,但「師父」兩個字在頭腦中還清晰存在。睡覺前我就在心裏默默的念著:「師父、師父、我一定要跟師父走到底!我一定要跟師父走到底!……」

那時壓力大得真的怕自己一睡覺就醒不過來了。過程中,師父點化了我四個字「將計就計」。我知道這是舊勢力設置的索命大關,但我相信在師父的保護下能闖過去。就這樣,通過學法(那時只要一闔上書,剛學的法馬上就忘了)、向內找,慢慢的、慢慢的能記起一點點法了。

一天突然想起了一句話:「你的存在就在起著正面的作用。」我知道師父講過與此相關的話,但這個不是原話。後來去查找,終於找到了:「你的存在就是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1]對呀,無論怎麼樣,我都要活著。我活著就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

(二)賀卡的鼓勵

邪惡不甘心,一天,又一個信息打過來:「你一個人在這裏,你師父都不知道你。」那意思是師父不知道我,沒管我。我立即對它說:「不可能,我給師父發的中秋賀卡在明慧網上都發表了,師父肯定知道我。」在我的認識中,在明慧網上發表的,師父都知道。因為明慧網的首頁有師父的照片,就坐那兒看著呢,甚麼不知道啊?

我想我一定要繼續給師父發賀卡。二零一八年元旦,我給師父發了元旦賀卡,結果發表在元旦的當天;快過年了,我又給師父發了新年賀卡,結果發表在正月初一當天,我知道是師父在告訴我他知道我。二零一八年「五?一三」快到了,我給師父發了生日賀卡,當看到自己的賀卡就發表在五月十三日當天時,眼淚頓時流了下來,明白了師父似乎在告訴我:「我甚麼都知道!你儘管放心去修吧。」

今年聽了師父講的:「共產邪黨說我躲在美國,我天天都在中國!」[2]更堅信師父時時都在身邊看護著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我們只管用心去做好三件事就行了。

(三)為一個三退人員而堅挺

二零一七年十月,一個常人朋友W來找我,說她勸退了一個人,叫我給辦理。那時由於封網,我已經上不了大紀元退黨網站了,就只能擱那兒。那段時間,邪惡不斷的往我腦子裏反映索命信息,同時自己的正念也不是很足。但我想:還有一個三退名單沒有發到退黨網站,又不方便找A同修幫忙發。所以我想:就是死,也要先把這個名單發上去再說,那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於是就這樣堅挺著、挺著、挺著……

十一月下旬的一天中午,睡夢中夢見我房間窗戶外邊的樹被砍掉了,明亮的光照了進來。醒後想:是不是師父點化我可以上明慧網了?打開電腦,真的能上明慧網了。我首先把三退名單發到了退黨網站,終於鬆了一口氣。

(四)怕心被嚴重加強,師父及時點化呵護

由於身體出現的不正確狀態一直持續著,時好時壞、起伏不定。雖然我壓根兒就沒想它是病,我也不是為治病而走入修煉的,也確信自己根本就沒病。但看到明慧網上刊登的好多被舊勢力利用病業假相拖走肉身的同修,時間長了,心裏有點不穩了,對舊勢力產生了強烈的怕心,一下子把舊勢力擺高了,有點無可奈何。感到自己一下子掉進了舊勢力設置的漩渦中,想突破,卻找不到突破的著力點,怕心被嚴重加強,怕被舊勢力弄死,給大法抹黑。嚴重的時候,就會對自己失去信心。

有一次乘車,剛坐下,就看見前排座位靠背套上的廣告,是專門治療頭暈頭痛的,當時我正處於嚴重頭沉頭暈的狀態。剛瞟了一眼,師父的法就立即浮現在腦海裏:「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3]我知道是師父擔心我挺不住而及時點化我。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份,我感到自己好像很難走過二零一七年了,於是想把自己積攢下的屬於我個人支配的錢從定期存款中取出來,轉為活期,以便我實在挺不住了,好把這筆錢轉給同修A,用於做證實大法的事。由於只有兩個月就到期了,轉活期要損失一些利息,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就去城裏辦理此事。在車上,頭腦裏突然冒出一句話:「就讓她再破點財。」我知道師父講過「破點財」相關的話,後來找到了原話:「就讓你再破點財吧」[4]。我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當天就沒再堅持辦理。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晚上,感到全身發冷,小便時也疼痛難忍,還帶有淡淡的血色,整個人很虛弱。睡夢中,夢見我要到一個大廳去開會,大廳裏還沒有人。我進了大廳的玻璃門,剛走了幾步,回頭一看,身後跟著一個裸體的中年男人,我立即把他轟了出去,快速用鏈子鎖把大廳玻璃門的兩個門把手連起來鎖上。可外邊又來了好幾個大男人一起推門,最後把鏈子推斷了,門開了。大概有八、九個大男人,每人舉著一把長長的砍刀,把我圍在中間要殺我,情急之下我喊了一聲:「師父救我!」只見那八、九個大男人手臂一軟,砍刀滑落到了地上。

醒來後,看到窗外的陽光,我知道二零一七年沒事了,是師父把我救過來了。

(五)對巨難的反思

師父講過:「不管那個邪惡怎麼瘋狂,你如果沒有毛病它不敢碰你。」[5]我知道是自己在修煉上存在大問題。

二零一八年三月份的一天,我決定從修煉入門時的一思一念上來個徹底的梳理,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執著自我!並在電腦上把當時能想起來的執著自我的那些表現寫了下來,如:

──入門時,是看到師父講的法理符合了我的某一個觀念,用師父的法來證明自己的觀念正確,而不是改變昇華這個觀念,無條件的去同化法,整個倒過來了;

──自己一看書就好病了,認為別人也能行,把自我認識擺在了第一位,看到那些重病的熟人朋友就想叫他們來煉法輪功,嚴重違背了師父的教誨:「重病人我們是不收的」[6];

──講真相中不知不覺就講高了,把自己修煉中的認識擺到常人面前去了,把大學的課程講給幼兒園的孩子聽,他們能聽懂嗎?講真相就如同大學的教授如何放低自己去教幼兒園的孩子,而不是帶博士生;等等等等。

之後在一次睡夢中,夢見有人說:「她(指我)寫了這個(指我寫的那些執著自我的事)了,死刑改死緩了。」醒後一驚:啊,終於找對了!

隨後,天天都在根據當天發生的事情向內找,雖然找出了很多人心和執著,但對於修去這些人心和執著的力度卻不大,同樣的錯誤還會再犯,總是很難忍住。我感覺自己好像被甚麼東西控制著,而且體內的「火」很重。這種火從小就伴隨著我。修煉後,這種火仍然存在,嚴重時長痘化膿,只是我沒太在意它了,把從痘中擠出的膿血當成是黑手爛鬼被化掉了。

近幾天,這種火又開始了,頭上都長出了痘。我想起了前段時間聽到的明慧廣播「【神傳文化】(第三百一十集)尋道」中那個老僧為醫生治療灼疼時的對話:老僧忍著痛,再次微微笑著對他說:「平常的火,藥物是可以去除的。如果這火來自神佛,或者來自邪魔,你怎麼治都不會好的,除非修煉。」醫生很好奇,為甚麼修煉就可以去掉這火。老僧平靜的說:「修煉修的是慈悲呀。人有了慈悲,就不會對痛苦的感受那麼的執著;人有了慈悲,就不會對造成你痛苦的那些靈,抱有怨恨;人有了慈悲,就不會用人的苛刻態度,來對待眾生;人有了慈悲,就會超越萬種痛苦,人心會升起真正的光明和喜悅。這才能真正的解脫,才能救度世人。」

啊?原來是我慈悲心不夠,才導致那「來自神佛,或者來自邪魔」的火不能被澆滅。也明白了《西遊記》中為甚麼只有大慈大悲的觀音菩薩才能澆滅紅孩兒體內的三昧真火。

那麼這火來自哪裏呢?進一步向內找,發現這火來自執著自我背後的那顆「煩心」。

我深知病業表現是假相。但這個假相為甚麼會出現呢?自己到底誤在哪裏呢?學法中,突然有所領悟:「那麼也就是說有氣就有病。」[6]啊?難道是「氣」造成的?修了近二十年了,自己還時不時的對看不慣的事情動氣。後來對師父講的:「你去給別人治病的時候,別人身上也是氣,說不定給你治了呢!氣與氣之間哪有制約作用?氣根本就治不了病。」[6]有了新的領悟:這不是說我嗎?我經常「動氣」去治丈夫的「壞毛病」,結果自己反被氣得夠嗆!因為他根本意識不到,也不在乎。

每個人可能都會對自己看不慣的事情生氣,只是程度不同,也覺的自己是對的,尤其是那些公認的不好的事情,生起氣來那簡直就是憤怒!這對常人來說也很正常,可對修煉人來說是不是太執著於常人的對錯了?沒意識到背後隱藏的人心:「煩心」正在被邪惡一點點的加強。因為只要心一煩,就會動氣,發火,邪魔就得到了滋養,就得逞了。

下面僅舉兩例公認的不好的事情。正因為是公認的,所以長期認為自己絕對正確,而忽視了向深層去找背後的人心。

我覺的:煙灰不能隨意到處抖,這是公認的基本常識吧。可我家的廚房、廁所卻成了丈夫隨意抖煙灰的地方。剛把廚房打掃乾淨,不鏽鋼水槽洗的乾乾淨淨,準備第二天洗菜用的,他就到廚房打開換氣扇去抽煙,灶台上飄些煙灰,水槽裏抖的到處是煙灰。我說:「你看到洗的那麼乾淨的水槽,怎麼就忍得下心呢?這洗菜盆都成了你的煙灰缸了。」他毫無歉意且嬉皮笑臉的說:「不是煙灰缸,而是煙灰盆。」

我認為:小便後要沖水,儘量不要便到便池外,便到了便池外,自己把它弄乾淨。這應該是最基本、最基本的常識了。我家的衛生間經常有一股很濃的尿騷味,是丈夫小便後經常不沖水,當被我說到時,丈夫返回去,用漱口杯接一杯水,倒在便池裏,就走了,應付了事,還藉口說:要節約水。他還經常把尿撒到了便池外,打開閥門都衝不到,只能舀水來衝便池周圍的地面。

剛開始發現他這個毛病時,我真是被他氣的心疼、肝疼、胃疼!這連小孩都能做到的,他一個四十多歲的大男人怎麼就做不到呢?後來慢慢告誡自己:不要動氣!不要動氣!自己舀水沖乾淨就行了。可每次他用完廁所,我都得給他衝,否則,在廁所門口就能聞到尿騷味。提醒他時,他還說:「你甚麼狗鼻子,那麼靈,我怎麼沒聞到?」

一次,早上起來聞到尿騷味、看到便池和洗手池裏的煙灰,心裏已經動氣了,但強壓著,對著洗手池前面的鏡子發了一問:怎麼就忍不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一會兒,兩個字浮現在腦中:共毀!我知道這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的兩個字。後來我悟明白了,共產邪靈是想用它灌輸給丈夫的種種變異觀念和行為長期反覆折磨我,不斷加強我那個煩心,讓我越來越煩,走不出「氣」,從而毀了我,也毀了他。好陰險毒辣!

此次寫稿過程中,還找到了許多其它人心,因字數限制,就不再敘述了。不管有多少人心,只要我們真正的向內去找,就能找到這些人心。只要有堅決去掉這些人心的決心,真正的想跳出人,師父就會幫我們拿掉這些人心,慈悲心就會越來越大,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師父講了:「不管怎麼樣,那個煤渣和鋼比不了,但是它在熔煉你,不是你在熔煉它。」[2]希望處於難中的同修都能振作起來,珍惜修煉的機緣!

下面以一首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隨師行》中的歌詞,來鼓勵自己和同修堅定的走好自己的修煉路!

《隨師行》

乾坤茫,蒼穹深,
歷盡萬劫下凡塵。
誓約在天,誓約在天,
生生盼師尊。
幸得法,重逢親,
萬古聖緣隨師行。
忍苦精進,忍苦精進,
風雨見真性。
正念啟,敗物盡,
眾生同向天地明。
師恩浩蕩,師恩浩蕩,
大穹萬古新。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