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實修自己
善解了我和婆家人的恩怨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五日】我們自身修的好不好直接影響著眾生是否能得救,所以必須注意修正我們的一思一念。我們做不好,自身也難以提高,或許會給自己帶來其它的麻煩。

二零一七年八月份的一天,八十二歲的公公突然說自己胃不舒服,總想吐。我就和丈夫商量,趕緊把公公送去醫院,大伯哥及家人也都去了。丈夫當天交了六千元押金,結果當晚公公病情加重,醫生說是急性膽管炎和膽結石,搶救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又讓交三千元押金。醫生把各項檢查結果拿來說公公病情嚴重,血壓一直都在下降,打甚麼好藥都不往上升,叫家人把病危通知書籤了,因為隨時有生命危險。

我家當時有兩萬多塊錢,臨時又管別人要回一萬,共三萬多,都拿出來了。與大伯哥商量,這裏治不了,就去哈爾濱醫大,但這些錢肯定不夠,大伯哥家開大工廠,嚴重虧損,沒有錢,他的女兒就拿了兩萬多,丈夫手裏的現金又花了一萬多。

哈市的醫生看過病例,又見血壓一直往下降,有生命危險,就馬上下管治療,花了七千多,術後公公仍不見好,高壓降到74、低壓46而且還在往下降,就再次讓丈夫簽病危通知書。我們的意見是有一線希望也不放棄。馬上把公公送到重症監護室,那裏一天兩萬來塊錢。眼見我家的這點錢要花光,而且公公要見好的話,就得繼續治療,那樣我家肯定就得借錢治療。

恩怨

我結婚時沒有婆婆,二大伯哥結婚後也分出去了,公公當時一直和大哥過。我不想分出去,因公公能幹活,家裏還有豆腐坊,大伯嫂也不出去,這樣矛盾就產生了。

丈夫從小沒媽,就不上學,不識字,愛喝酒罵人,公公也看不上他,我們剛分家又窮,公公也瞧不起我們。加上我的脾氣也不好,沾火就著,還愛罵人。所以和大伯嫂及公公的關係都不好。尤其與大伯嫂的妹妹大打了一架,她妹夫把我丈夫的頭用磚頭砸了個雞蛋大的窟窿,骨頭取出,她妹妹傾家蕩產的賠了五萬元後,回老家去了。我也從此和大伯嫂結下了仇,我倆見面就幹,互不相讓,十來年不說話,真的是到了老死不相往來的地步。

實修 一切都是公平的

我後來因患絕症癱瘓了,通過修煉大法,股骨頭壞死和乳腺癌都好了。通過學法向內找,我才開始逐漸看到自己的缺點和不足,並下決心開始改變自己那愛走極端的性格,並發自心底的生出善念,無限感恩偉大師尊的慈悲救度,不但把我從地獄般痛苦的深淵中救起,擺脫了所有的病痛折磨,而且還教會了我做人道理,我對照真、善、忍法理,不斷的找到自己的私心、利益心和所有的不符合法的壞思想去掉,真心的去善待每一個和自己有緣接觸到的人,把證實法、眾生得救放在第一位。

在師尊法理的指導下,我一個一個的化解了當常人時的那些矛盾。我不和任何人較勁,就和自己那頑固的脾氣觀念、人的思想較勁,不管別人怎樣傷害我,就是善待她,心中有一個堅定的信念,就是希望對方能認同大法好得救,覺的這是自己活著的目地。

我用放下生死的心去改變自己,當我這樣做時,我真切的體會到了善的力量真的是最大的。師父講過「有熔化鋼鐵的慈悲就能做好」[1]。真修就沒有化解不了的矛盾和恩怨。師父就看我們這顆心。

我深深知道修煉的嚴肅性,尤其是要注意日常生活中的那些小事,要重視與常人的關係,哪怕一句話、一個舉動、一個思想,都直接影響著眾生對大法的態度,盡最大努力不去傷害一個人,只能化解矛盾,那就是按師尊交給我們的法寶「向內找」,無論在任何矛盾面前,找出自己錯在哪,有甚麼心,別去爭表面的理,業力魔性是在自己的空間場,只有向內找,在自己的心上下功夫,找出不足去掉,魔才能解體。

在矛盾面前,別人一觸及就往外看,我說那永遠都提高不了,就快點修自己的心,在自己這下功夫,別人好壞不也是帶在他自己身上嗎?永遠都不要有不公平的心,因為「真善忍」法理在制約一切,哪怕別人對自己有一絲的傷害,都會給你補償,宇宙特性自動就在均衡,所以誰都不欠我們的,但我們欠別人的,我們不是有業力嗎?我們還要不斷的往上修,都是自己錯,把所有的錯歸正,我們不就修到頭了嗎?

修煉人就不怕別人對自己不好,越是不好,給的正是好東西,也正是我們轉化業力提高的好機會。師父不是講過業力的轉化的法理嗎?把所有的壞事都變成好事,利用一切外在矛盾提高自己。珍惜每一個人,因為每個人背後都有他的親朋好友,生活圈子,我們的表現直接影響著他們對大法的態度,決定著他們是否能得救,與我們的提高都有直接關係。

化解恩怨

公公過生日,我放下了面子心,在眾人面前我向大嫂低了頭,主動和大嫂說話,大嫂把臉一扭,我又到另一面和大嫂笑著打招呼,大嫂哼了一聲,瞪我一眼就走了,周圍人都看著我笑了,知道我是修大法才改變的。

後來我主動幫大嫂幹活,儘管大嫂不理我,但我知道都是以前自己傷害她太深,我想讓她認同大法好,得到救度,別錯過這萬古機緣。所以發自內心的對她好,一次次的向內找,擴大容量修自己,並且行為也要做到,直到大嫂消氣為止。大嫂看到了我的真心,逐漸的改變了對我的態度,也知道我是因為修大法才改變的,也開始認同大法好了。

大嫂二姐家的兒子(小二),患腦瘤惡性的,腦膠質瘤,長在腦幹上,手術後面癱,嘴歪眼斜的,不會說話,看不了書,四肢不靈,醫生說最多活三五個月。他家把房子、地、車都賣了,搬到我們這來,投奔大嫂。大嫂因此找到我,說:「你那兩樣絕症病那麼重都好了,別人不知道,這是咱自己家人,都知道這是事實,這法這麼神奇,我想叫你教小二煉功,你看行不行,咱不求能好,他病的太重了,已無藥可治了,只求他煉功,能多活幾天,他才二十九歲。」我說:「大法無所不能,他只要真修就一定能好。」這樣小二通過我和另外兩位同修教他煉功,幾天就出現奇蹟,煉功第五天,所有的藥就都停了,小二不但能正常說話,嘴歪眼斜也都正過來了。而且洗衣做飯收拾屋子等活都能幹了。現在他已經修煉十年了。

因為小二煉功好了,他家所有的親人、姐妹都無限的感恩師父、感謝大法,也不斷的把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告訴別人,同時也原諒了我當初對他們的傷害。我知道這是慈悲偉大師尊的巧妙安排,幫我化解了這麼大的恩怨,真的是太感謝師父了。我們都知道化解人表面的矛盾、恩怨,因為和另外空間是對應的,所以另外空間的恩怨也都得到了善解。我們自身也在不斷的提高。

回過頭來再說公公,他在重症監護室裏呆了一天一夜,卻仍不見好,主任和幾個醫生會診說公公心衰、腎衰、肝不生血了,所以血壓一直升不上去,肺部也感染了,最嚴重的就是膽了,結石堵在那裏又做不了手術,醫生說和胰腺癌一樣,已經治不了了,五臟都不行了,只有腦袋清醒。叫家人趕緊買壽衣,並讓家人趕緊把人從重症監護室拉回家。家人也趕緊通知在外地的二大伯哥坐飛機趕了回來,還有其他家人。

二大伯哥因欠債太多跑去外地,其中也有我家的錢,我曾為此差點和丈夫離婚,都因修煉大法,我才放下心中的怨恨,非典時,收留了為躲避非典投奔我家來的二大伯哥家的女兒,在我家呆了大約一個月,她見我對她這麼好,也認同大法好,跟我學了動作,走時還拿了一本《轉法輪》,但她並沒有真正修煉。

二十歲的她沒人管,父母離異,處對像被騙,那男人有家,她生了個男孩,三天後,被那男人抱走,就不再理她,她每日想孩子,痛苦不堪,自己哭了半年多,她也是個特別有個性的孩子,她終於不想再承受著地獄般的痛苦,最後她決定不活了,這時她想起來我給她的那本書《轉法輪》,她看後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今生為甚麼這麼苦,放棄了死的念頭,決定修煉大法,這是她後來哭著在電話裏和我說的,師父真的救了她的命,她也決定來修這個法。

但二大伯哥卻全然不知,只是罵我不該教她女兒煉功。後來姪女因講真相被迫害,被判了四年刑,二零一八年三月到期。在邪惡面前,她堅定不移,始終沒有「轉化」。二大伯哥後來也知道了原因,但對我也還是耿耿於懷。

念大法好 公公轉危為安

公公回來後,去區醫院不收,又不忍心拉回家,就又找了另一個中醫院住下,親友聽說了也都趕來,大家都眼見血壓低,因在哈市坐救護車醫生護送回來前,怕路上出事,就給打了特殊的臨時升血壓的藥。中醫院的醫生看完病例,說:「這不完了嗎?」也是叫家人趕緊把病危通知書籤了。親屬和家人都眼睜睜的看著120多的血壓又開始下降,知道藥物在失效,卻沒有任何辦法。

期間我曾給明真相的好友七姐打電話,告訴她公公的病情。七姐說我:你咋忘了呢?藥物不好使時,叫他快點念「法輪大法好」哇!大法不是超常的嗎?現在只有你們大法師父能救他,你快點叫他念。我因人太多,公公的病又這麼重,怕別人不理解,說我神叨叨的。七姐就是得肝癌、腎病綜合症,放療後無藥可治時,就每天念「法輪大法好」,並且不斷的把大法的美好告訴別人,出了奇蹟,所有的病都好了,所以她深深知道大法的神奇。

因到了吃晚飯的時候了,所有的人都到飯店去吃飯了,我主動的要求留下來照顧公公,那幾天,擦屎擦尿的照顧。我見人都走了,就和公公說:你病得很嚴重,不然的話不能這麼折騰,現在唯一能救你命的就只有師父了,你現在趕緊真心的念「法輪大法好」,啥也別想。公公一聽,馬上就大聲念:「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也和公公一起念。

我結婚後,公公一直和大嫂生活,後來公公找個老伴,過了七年,那時大嫂不在身邊,我隨叫隨到的幫公公幹活,因我已經修煉了,生活中也百般照顧他們。我股骨頭壞死康復後,走路一瘸一拐的,身體也老難受,通過善待公婆修心,以及化解與鄰居間的一些小事上不斷的修自己,身體長期難受的狀態徹底消失了,腿也徹底的好了,走路完全和正常人一樣了。我非常驚訝,自己注意修一思一念那些小事,竟解決了這麼大的問題,真是修煉無小事。

後來,後婆婆也去世了,公公在我家呆了兩年後,又找個老伴,過了半年後,走了,公公就一直自己過。丈夫因生公公的氣,公公把房讓大伯哥賣了,無處去,就在我家地頭臨時蓋了一個小房。當時丈夫不讓,也是我勸丈夫同意的。公公的地多年都一直給在外村的後婆婆的兒子種,要回五畝地,給了大伯哥家種,即使公公在我家,他也不給我們種。別人也都說公公太不公平,我們在生活上這麼照顧他,他不該這樣對我們。我按真、善、忍修自己,不斷的勸丈夫,照顧老人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公公年紀大了,做事走極端那也正常,畢竟他辛辛苦苦把你養大不容易。送啥不也都是他自己的東西嗎?又沒把你的送人,你生甚麼氣?!丈夫一聽我這樣說,對公公也越來越好。

公公年齡大了,在身邊照顧方便,要他來我家,公公說:我房也沒了,地也沒了。並當著丈夫的面和大伯哥的女兒算賬,說在前些年,我們最窮時,給大哥家偷著拿去好幾萬,現在也不可能再要回來了。丈夫回家和我一說,我真的感到了甚麼叫「心疼」,我揪著胸口,心想:那些年,我對他那麼好,照顧他們,幫他幹那麼多活,我家窮的他連一百塊錢都不借我,而對一次都不給他幹活的大哥家偷著拿去好幾萬。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幸好有大法,明白萬事都有因緣。師父說過:「宇宙的法理是公平的。」[2]其實誰都欠不下誰的。我們如果不對公公好,他到死都不會說出來的。公公說,我啥都沒了,咋去你家?我說,養您是應該的,我們甚麼也不要。其實公公根本就沒想到我那麼重的病會好,沒想到我家日子能過好,沒想到我們會對他這麼好,更沒想到會來我家養老。這一切的變化都因為我修煉了大法。

去年秋天,我們就把公公接到我家,多一個人,就多不少活,況且公公本身就愛挑理,我是更加細心的照顧,公公特佩服大法,經常說,怎麼也沒有想到我的脾氣會改成這樣。總說大法太神奇了,因我對他好,所以他經常和別人講大法好。

現在眼見從120多的血壓降到90了,這次一念大法好,血壓立即開始回升,等家人從飯店回來,血壓已上升到106,大伯哥回來一看,驚訝不已,連說不可能啊,哈市的大夫說肝已經不生血了,在重症監護室打那麼好的藥,血壓都不升,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就講了是念大法好的原因,他說,這也太神了吧。眾親友也都親眼目睹這一奇蹟,知道公公已脫離危險了,都說大法太神奇了,真是不服不行,一頓飯的功夫,公公的病就好了,而且血壓不斷的上升到130。我鼓勵公公就在心裏念大法好,公公連連點頭,說念呢。

公公覺的自己好了,就偷著自己把下到膽裏的管拔掉了,家人都特別生氣,丈夫也氣壞了,畢竟公公在我家,丈夫還得去哈市再花錢給他下管,七、八千塊錢,丈夫也心疼錢,我勸丈夫別生氣,沒有偶然的事情,該花就花,不能看著他脹死,那麼大歲數,拔掉就拔掉了,把心放平靜了,或許他好了,就不用下管了。他一聽,也不生氣了,第二天一檢查,說一切正常,好了,不用下了。沒幾天,公公就出院了。回家後,我們精心照顧,我又給他每天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沒幾天,他就又天天出去到街上蹓跶了,並且不斷的告訴別人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眾親屬明真相 走入修煉

大伯嫂和女兒聊微信說:「你們家又出奇蹟了。」因為去年外孫女出奇蹟的事她當時也在場。大嫂的姐姐見到我就說:「奇蹟又出在你們家。」村裏人那幾天一直都在關注公公的病情,公公病危治不了,都考慮怎麼辦理後事了,大家也都知道,可他突然好了,沒幾天就出院了,也都知道是念大法好的。因為在我家和本村都出現過多次醫院治不了信大法救命的奇蹟了,在事實面前都說大法太神奇了,你不服不行。

通過這次,周圍的人和公公都看到了我的真心,是大法改變了我,我也不斷的勸丈夫善待公公,這是做人的本份。在搶救公公的過程中,婆家人和親友都看見了我和丈夫不嫌髒,精心照顧公公,看著丈夫左一千右一千的往外拿錢,我卻沒有一絲的怨氣與不高興,而且沒有怕花錢的心,有一線希望也搶救公公的命。去掉了怕他活著給自己添麻煩的私心。真心希望他好,才叫他念大法好救了命。其實也都是在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別人也都在看著。

身邊的兩位同修,參加本村婚禮兩次,都聽見別人在宴席上談論我修大法後,對老人有多好,在事實面前,不得不佩服大法,煉功人就是好,大嫂家是開了很多年大工廠的,接觸的朋友很多,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在醫院裏,大伯哥的一個好朋友當著我的面,對大嫂說:「我看他們倆口子對老人多好啊,能做到這樣,我看他們正經不錯呢。」大伯嫂也連連點頭說可不是嗎。二大伯哥見我精心照顧他爹,對他爹這麼好,他多年在外,無法照顧,也因此改變了對我的態度。

丈夫看到我對他爸這麼好,不嫌髒,公公吃啥我做啥,知道我比他還細心,在利益上也甚麼都不說,每天樂呵呵的,與大伯嫂的關係也特別融洽,看到了我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也再次看到了大法在公公身上出現的奇蹟。他也和別人說大法的神奇,他說:「事實在那擺著呢,你不信行嗎?」對我也特別敬重,以前說話就罵人的他,現在連說話都是小聲心平氣和的。

有一次我無意間聽到他在另一個屋和朋友打電話誇我有多好。曾經的他說話就罵人,喝大酒耍酒瘋,拿刀把家具都砍了。我真心善待他,他也變了,這是大法的威德,師尊的洪大慈悲。我從沒想過,我家的生活會變的如此平靜。

更可喜的是公公病好之後,大伯嫂和她當初與我們打架的妹妹都開始正式走入修煉,公公病危時她們都在場,她們已經多次親眼見到信大法出現的奇蹟。大嫂的妹夫仍記得當年和我結的怨,不讓煉,但大嫂她們姐妹說從我這看,卻一點都沒有那個心。我對她們特別親,甚麼都不計較,發自內心的真心希望她們好。我知道自己的言行對她們特別重要,所以私下裏我一直在阻止公公管大哥家要錢要地。大嫂的妹妹下了決心修煉,現在她妹夫便不再管了。大嫂的四妹是去年秋天大嫂勸她走入修煉的,她患糖尿病、腦梗、小腦萎縮、發呆,一天打四次胰島素,手不好使,來我們這煉了二十天,全好了,人也聰明了,現在和正常人一樣幹活。一年多了從沒打過胰島素,降壓藥也沒再吃過。大嫂的二姐已經修煉好幾個月了。這樣大嫂家姐妹四人已經全部走入修煉,她們身上的病也都好了,現在每到星期六日,她們就來到我們這一起煉功,並各自講著大法在自己身上出現的奇蹟。大嫂的女兒說:我可真服你們了,一個個病的那麼重,就真都煉好了。於是她和大嫂五妹妹的女兒又各自請了一本《轉法輪》看,大伯哥有時也和大嫂一起看書。

我個人認為修煉首先要重視修好自己,在思想上下功夫,法輪功的特點不就是「內旋度己,外旋度人」[3]。「內旋度己」我悟到要向內找,自己身體範圍內的生命才能得救。我這麼多年的體悟,就是無論是破除邪惡迫害,包括身體病業方面,包括家庭方面,包括與任何人的矛盾,我都是對照法重視修自己的思想,下功夫用法改變自己,發自內心的修出善心來,利用外在的一切矛盾轉化業力,提高自己同時救度眾生。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做好救人的事。

尤其那些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包括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正的主動的在師父的法中改改自己的脾氣,觀念,放下名利情,不在邪惡的迫害中修。沒有舊勢力的存在,我們不也得去掉執著,達到法的標準,才能提高上去嗎?!

我因長時間在自己心上下功夫,近兩年,我發現自己幾乎把生氣、煩、怨等物質修沒了,這可能是在一定層次內的表現。去心時,雖然剜心透骨,但我體會到了向內找修自己的美妙境界。

以上由於本人層次有限,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